2024年4月16日
More

    美國:未曾一敗——社會主義者擔任公職10年的教訓

    早在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a Ocasio-CortezAOC)成為家喻戶曉的名字前,克沙瑪·薩旺特(Kshama Sawant)就已經是近百年來首位在西雅圖當選的公開社會主義者。過去10年來,薩旺特一直是市議會中唯一的社會主義者。她利用市議員的職位,和西雅圖勞動人民一次又一次地贏得歷史性勝利。

    Grace Fors 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

    (本文首次發表於2024年1月3日)

    在西雅圖,沒有什麼比薩旺特、社會主義替代、我們利用市議會辦公室發起的運動,能更讓大企業、億萬富豪階級和主流政客倍感頭痛了。杜爾坎(Jamie Durkan)長期擔任大型租屋企業說客,他曾表示,在過去10年,大型租屋企業花在遊說西雅圖市議會上的每一塊錢都白花了,這正是因為基層租戶組成的「薩旺特大軍」動員起來,贏得租戶權利。

    儘管該市富裕的親財團勢力處心積慮,企圖令薩旺特失去議席、擊潰她所代表的階級鬥爭政治,但她仍贏得四次選舉、以不敗戰績卸任。

    我們的市議會辦公室贏得了什麼?

    每當薩旺特和社會主義替代喊出「當我們鬥爭,我們就能贏」時,我們都是認真的。這一點無庸置疑。

    薩旺特當選後僅僅幾個月,我們就發起了「現在15」運動,並成為第一個贏得最低時薪15美元的主要城市。這是一個轉折點,使得15美元最低時薪的訴求進入主流輿論。在西雅圖我們首戰告捷後,運動在全國各地城市贏得相應的訴求。我們的戰果包括,法定最低時薪要與通貨膨脹掛鉤,這意味著從2024年開始,西雅圖的最低時薪將為19.97美元,這將是全國最高的最低工資標準。

    儘管許多地方領袖企圖出賣這場運動,包括一位著名的勞工領袖,他在鬥爭期間曾一度表示15美元時薪不現實,我們應該滿足於11美元時薪。但我們還是能夠贏得勝利。薩旺特是唯一挺身而出的人,她表示,如果領導委員會淡化這項訴求,她就將這項背叛行為公佈於眾。

    薩旺特的辦公室也帶頭發起了「向亞馬遜徵稅(Tax Amazon)」運動,該運動在2018贏得每年從大企業身上徵收1億美元的稅款。但亞馬遜發起了一場猛烈的運動,反對這項徵稅。隨後民主黨與亞馬遜協調,在一次非法組織的市議會投票中廢除了這項徵稅。2020年,在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引發的示威處於高峰時,「向亞馬遜徵稅」運動捲土重來,並在一項投票倡議中收集了超過2萬名勞動者的簽名,成功向市議會施壓,要求通過歷史性的亞馬遜稅。我們贏得的亞馬遜稅,意味著每年向西雅圖最富有的公司徵稅超過2.4億美元,用於資助可負擔住房、社會服務及綠色新政項目。

    通過動員租客和工會成員,薩旺特辦公室也率先提出了一系列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租客權利,例如:要求提前6個月通知租金上漲;強制房東因租金上漲逾10%而強行驅逐租客時,支付3個月租金作為搬遷補助;禁止在冬季驅逐租客,並禁止在學年期間驅逐學童和公立學校工作人員。由於沒有一場運動來捍衛並實施這些法律,讓政客可以服從於建制利益,使新法律仍不足以保障租客權利免受業主和政客的無盡貪婪所威脅,但是卻從根本上改變了數百萬西雅圖租屋者的生活。

    上任第一年結束時,我們與數百名低收入租戶一起,擊敗了「前進(Stepping Forward)」計劃 。該計劃一旦實施,低收入租戶的租金將在5年內增加400%,而幾乎必然會導致無數家庭無家可歸。租戶和住房權利運動者組織了一系列抗議及示威,包括讓抗議者擠滿市長辦公室,要求市政府官員採取果斷行動,從而保護低收入租戶。我們共同迫使市議會發出信函,一致反對「前進」計劃,並成功迫使西雅圖住房管理局撤回該計劃。過去10年來,薩旺特辦公室協助組織了無數工薪階層和貧困租戶(他們的住所遍及全市多幢大樓),反對租金上漲和惡劣居住條件迫使大型租屋企業做出讓步。

    我們贏得了南亞以外地區首個禁止種姓歧視的法令,通過了一系列國際決議,包括聲援2020-2021年歷史性的印度農民運動。我們也做到了下列這些成果:史無前例的聲援勞工及罷工運動決議;在西雅圖以原住民日取代哥倫布日;作為2020年「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BLM)」運動的一部分,美國首個地區禁止警察使用化學武器;通過法律,使西雅圖成為墮胎庇護城市,並為墮胎服務提供全額公共資金;通過決議,使西雅圖成為迄今呼籲加沙停火的城市中最大的一個。

    以上列出的僅是很少一部分,如此輝煌的戰果在全美任何地方都無與倫比。

    長年以來,西雅圖市議會的其他議員一直都是民主黨人擔任,而這些民主黨人都在阻撓上述每一個戰果。2018年,市議會8名民主黨人在幕後非法勾結,廢除了徵收亞馬遜稅的首次嘗試,以安撫億萬富翁貝佐斯(Jeff Bezos)。「向亞馬遜徵稅」運動於2020年捲土重來,迫使民主黨通過了新的稅收法案,而這個稅收法案比他們之前所廢止的亞馬遜稅額度更高。當薩旺特與反戰人士在上個月提出決議、要求加沙停火時,沒有民主黨人會支持動議、更惶論允許針對該決議投票。但是在500名工人與社運人士擠滿市政廳的情況下,民主黨人才在壓力下,被迫就這一緊急事項投票,但民主黨人確保了該決議在投票通過前被淡化

    在美國其他城市,已有數十名自稱社會主義者和進步派的人士當選公職,但他們都沒有可與薩旺特相媲美的成就。相反,他們滿足於與民主黨或多或少地和平共處,這情況意味著任何社會運動只要有可能贏得真正勝利,那麼就會被他們所扼殺。

    是什麼令薩旺特與眾不同?

    薩旺特只領取其所在地區工人平均水平的工資,市議員的稅後工資的剩餘部分則捐給團結基金,用於社會運動及工人組織。據我們所知,無論是在勞工運動、還是在政府擔任公職,美國沒有其他民選公職人物也像她這樣做。是什麼令她成為一個獨特的模範,一個真正可問責的領導者?

    一些批評者嘗試淡化我們在市議會席位上所取得的成就,說是在地方層級更容易贏得勝利。有些人還會說,之所以這一切都成為可能,是因為西雅圖是一個很進步派的城市。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在各個「進步派」城市的其他民選公職人員,像薩旺特一樣做事的還有誰呢?還是我們之所以能取得這些成就,是有另外的原因?

    只要一窺西雅圖政治的幕後,大家就會清楚地看到,在薩旺特和我們的運動改變這座城市的政治版圖之前,這座城市到底是多麼「進步」。早在薩旺特當選之前,自1987年起,西雅圖市議會成員就應西雅圖商會的邀請,參加了每年的秋季聚會(西雅圖商會的企業遊說者,為波音、微軟、Vulcan房地產公司等巨頭效勞)。數千美元的納稅人的錢,被拿來負擔這些昂貴的宴會。在每年預算審議開始之前,市議員們都會在這些宴會上,與企業遊說者一起觥籌交錯。

    2014年就職後,薩旺特也有被邀請參加當年的聚會。但她沒有出席,而是公開譴責這個活動,同時向當地媒體透露了這一消息,並發起了第一次「人民預算(People’s Budget)」運動進行鬥爭,力爭預算捍衛大多數民眾的需求、而非為億萬富翁服務。如果沒有社會主義者的代表來揭露所謂「進步」民主黨人的背叛,這些活動很可能會在勞動人民不知情的情況下繼續下去。

    透過10年來的年度「人民預算」運動,薩旺特辦公室與社區成員、工會成員和社運人士一道贏得了數億美元,用於為無家可歸者提供過渡性住房(房屋本身並非永久住房,僅是紓緩有迫切住屋需要人士的壓力)、新建可負擔住房、將租戶組織起來、為工人與學生提供心理健康服務、修復式正義司法項目、文化項目等等。如果沒有「人民預算」運動,其中大部分項目都會在城市預算中被削減資助,或者從一開始就胎死腹中。

    贏得工人階級的重大勝利,與民選職位是處於地方層級、還是全國層級無關,也與民主黨還是共和黨有席次優勢無關。贏得前述勝利也與個人的性格無關。儘管一個認真的工人階級戰士必須勇敢、有原則、在重大壓力面前不可動搖,但這些品格都不只是個人特質。最重要的是,這些品格源自於真正的社會主義思想,以及對所涉及階級力量的清晰政治分析。

    在此,政治分析的其中一點是要明白,身為工人階級代表,你的任務絕非只是以稍為人道些的方式,協助民主、共和兩黨一起管理資本主義國家機器。你的任務是打破現狀,利用選舉贏得的職位,動員並組織工人與年輕人,圍繞具體訴求進行鬥爭。通過揭露為大企業服務的民主、共和兩黨本質——即這兩黨根本不願滿足工人階級真正的需求,你便解釋道工人階級贏得勝利所需的反擊行動。至於如何對付自稱「進步派」或「親勞工」的民主黨人,至關重要的便是揭露這些出賣勞動人民的政客,因為最終他們會聽從建制派政客的命令,而勞動人民需要知道誰是真正的和自己站在一起。

    這不可避免意味著,真正的工人階級代表在政府大廳裡的日常經歷會是殘酷的。薩旺特說道,人們常常認為高薪厚祿和財團鈔票操控了政客,使他們不斷出賣。這是事實,這也是為什麼薩旺特堅持只領取普通工人水平的工資——但險惡因素還有很多。

    如果你敢於與當權政客劃清界線(哪怕事情本身很小),在他們試圖用糖衣炮彈逼你屈服不成後,他們就會讓你整個生活都像地獄一般。他們會竭盡全力讓你痛苦、疲憊不堪,讓你走不出自己的辦公室、並告訴你是他們才是市政廳的主人,在走廊裡排擠、孤立、霸凌你,在後台對你大喊大叫、惡意誹謗。對你實施騷擾、恐嚇,甚至威脅在家中的你。AOC坦率地提到了這一點,她說如果你反抗民主黨的領導層,你就會面臨「關係破裂」。她的真正意思:她不會為勞動人民而戰,因為如果她這樣做,就會破壞她與黨內當權政客和其他權力掮客的個人關係。

    如果你不明白建制政客不是你的同事、而是你的階級敵人,不明白當你為勞動人民挺身而出時,他們就會反對你的話,那麼儘管你的初衷是最好的,但你最終還是會出賣自己。

    克服這種壓力聽上去非常艱鉅,而且在許多方面也的確如此,這就是為什麼不能單靠一人抵抗這種壓力。如果沒有像社會主義替代這樣的組織,任何個人都不可能抵禦當權派的猛烈攻擊,而社會主義替代一直作為一個支柱,令薩旺特辦公室與勞動人民共同取得成就。

    為了永不背叛工人階級,必須確保薩旺特和整個組織清楚,如何運用市議會席位、以及必須做什麼。做到這一點的第一個關鍵因素,便是社會主義替代的馬克思主義綱領。這意味著要理解,當勞動人民擁有了致勝的戰鬥策略時,群眾運動絕對至關重要。馬克思主義者就是這樣運用民選公職。

    在社會主義替代,如果我們選出的領導人拒絕以有原則的方式進行鬥爭,那麼成員有權利和責任挑戰他們,並在需要時投票罷免他們——在工人階級的新政黨中,民主問責制是必須的,而前述的內容正提供了範本。

    要怎樣才能使得有原則的社會主義者當選?

    我們的競選活動提出了強有力的具體訴求,勞動人民不僅可以就這些訴求投票表決,而且可以與我們一起為此奮鬥。進步派和所謂的「社會主義者」在當選後,為了連任而淡化政治,但我們不同,我們圍繞向富人徵稅、租金管制等議題開展競選活動。我們與一千多名志願者一起進行了強有力的競選活動,他們敲門訪問薩旺特所在選區的每家每戶,因為薩旺特認真爭取實質改善勞動人民生活,使這些志願者願意付出努力,為她這樣的人成為民選代表而奮鬥。

    我們打破了投票率記錄以及籌款記錄,然後又刷新了我們自己的記錄。2019年,我們擊敗了擁有超過120萬美元的政治行動委員會(美國選舉籌款組織),而亞馬遜正是通過該組織,資助我們的對手。2020年,大企業和右翼發起了一場罷免薩旺特運動,因為薩旺特支持喬治·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的起義,他們企圖利用一場低投票率特別選舉(2021年12月進行),終結薩旺特辦公室的運動。但一旦我們動員起來,他們便遭遇到慘敗。54%的合格選民在2021年12月這場選舉投了票——與2023年11月市議會選舉,我們選區的投票率僅47%相比較,這一數字令人震撼。

    在2020-2021年保衛市議會席位、反對右翼罷免的運動中,薩旺特談到:「許多進步派政客想讓勞動人民相信,通過某種和諧的方式,改變可以實現,但這根本不可能、這是一條投降之路。事實上,如果你在任期內沒有面臨當權派的猛烈反對,如果你的連任輕而易舉,那就表明你辜負了勞動人民,因為這意味著統治階級並不將你視為威脅。」

    不言自明,勞動人民迫切需要這樣可問責的社會主義領導。今天,我們在社會幾乎各個方面都面臨著災難,唯一的出路是有原則的領導,能夠帶領勞動人民的群眾運動取得勝利。為了有更多像薩旺特這樣的民選代表,我們需要一個工人階級政黨,提供可對於民選代表問責的框架、一個使他們承擔強有力訴求的平台。

    我們的工會也需要這種領導。工會領導人和幹事應該像薩旺特一樣,只領取他們所代表的工人平均水平的工資,否則他們就會與工人的現實生活脫節。2021年,服務業雇員國際工會 (Service Employees International Union,SEIU)的主席年收超過27.9萬美元,而大多數SEIU成員(主要是護理人員和其他服務人員)平均年收2.5萬美元、並且要打好幾份工。

    鬥爭尚未結束

    薩旺特在2014年的就職演說中講道:「我自豪地佩戴社會主義者徽章,不會與企業及其政治附庸進行幕後交易。我絕不會腐化墮落、出賣我所代表的人。」

    我們的社會主義市議會辦公室兌現了這項承諾。但隨著工人開始在工作場所和街頭進行鬥爭,全美各地都會爆發鬥爭——薩旺特辦公室向他們展示,階級鬥爭方法可以致勝,而這些工人也正在探尋這種方法。這就是去年早些時候,薩旺特和社會主義替代發起「工人反擊戰(Workers Strike Back)」的原因:這是一場擁有獨立政治、普通民眾為基礎的運動,組織起來反對大老闆們及其政治附庸。我們正在以過去10年西雅圖的經歷為範本,在全美擴大並加強階級鬥爭。

    「工人反擊戰」已經在全美11個城市活躍起來,並且還在繼續發展。「工人反擊戰」最近推出了「罷工」的影片頻道,這是一個由薩旺特共同主持的視頻廣播,從工人需求、而非億萬富翁貪慾的視角討論問題,並以社會主義分析與戰略來建立工人階級運動、反對壓迫,並且為工人與年輕人建立一個新的群眾政黨。

    薩旺特市議會辦公室的勝利,對於這個政治時代獨一無二,它們每時每刻都由工人階級人民推動,並由馬克思主義方法——社會主義替代的方法指導。正是這種方法使一個小型革命組織不僅在西雅圖,還在美國各地的一個又一個城市贏得勝利。如果您相信薩旺特和我們市議會辦公室的方法,並想為社會主義世界奮鬥,您應該考慮加入我們。

    薩旺特所做的一切,離不開這些人的巨大犧牲:她本人,以及與她的辦公室並肩作戰的成千上萬名工人、年輕人、工會普通成員、租戶、社運人士和社區成員。感謝過去10年歷史性鬥爭中的每一個人——我們向大家展示,當我們組織起來時,工人階級可以使力量平衡向有利於我們的方向傾斜。我們阻止西雅圖政治當權者和大企業的盤算,我們在任何地方也可以如此。

    我們要贏得的東西,還有很多很多。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