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24日
More

    醫院產科倒閉潮:出生率下降是資本主義與父權制的危機

    朱工 中國勞工論壇

    2022年,中國的出生率迎來持續第六年的下跌。這一年,在繼60年代「大躍進」導致的大規模飢荒與死亡後,中國人口數量首次出現了負增長,即死亡人口(1041萬)高於出生人口(956萬)。儘管中共當局因2022年底遍布全國的反封控示威活動,被迫取消了對新冠的「清零」政策,並試圖採取了多種「催生」手段,仍沒能拯救斷崖式下跌的出生率:2023年全年出生人口僅902萬人。在人口萎縮的背景下,大量的醫院迎來了婦產科室的「倒閉」浪潮。自2023年下半年起,各地多家公立醫院陸續發布關停、調整產科的公告;其中不乏醫療等級最高的「三甲」醫院,如江西省贛州市第五人民醫院於2024年3月11日起停止婦產科服務。

    性別壓迫與低結婚率

    儘管中國的法律宣揚性別平等,甚至在2022年底新修訂了《婦女權益保障法》,聲稱保障婦女的人身自由、生育自由、消除性別歧視、阻止性騷擾和人口販賣等;但在中國的專制資本主義環境下,只能成為一紙空文。中共沒有任何實質上的行動促進性別平權(我們認為當局也無能採取這些行動),相反地,為促進生育率和保障獨裁政治的穩定,官方反而扮演著加劇父權制的推手。

    長期以來,習近平一再提及女性要「回歸家庭中的傳統角色」,並將其定為「中國式現代化的重要內容」,《婦女權益保障法》也規定女性應該「尊重家庭美德」;結合限制 墮胎、放縱職場性騷擾、增設「離婚冷靜期」等一系列政策,政府有意推崇並強化父權社會氛圍,迫使女性落入傳統二元性別角色地位。

    不僅如此,對女權運動的嚴厲鎮壓,更顯露出中共當局其反動本質。2015年,「女權五姊妹」遭到當局拘禁;2018年,#MeToo運動剛傳入中國就在各大網絡平台封禁,相關詞彙成為刪帖的敏感詞,大量關注並參與#MeToo話題的用戶遭 到封號;2022年,駭人聽聞的「鐵鍊女」事件引起全國女性的憤慨,官方反而在竭力掩蓋事實,透過網路平台的屏蔽封禁降低民眾對事件的關注,甚至拘捕了前往事發地聲援的女權 活動者,並以新冠為藉口在當地進行長期戒嚴。

    儘管女權運動長期被官方鎮壓,並抹黑為「境外勢力」挑動對女權的仇恨,女權主義運動的進步思想依舊透過網路社群廣泛傳播並造成影響。越來越多的青年女性受其日常條件推動,覺醒女權意識,開始質疑與反抗父權制的壓迫。她們不願淪為「家庭中的傳統角色」,即「性資源」、生育機器、和家務奴隸。因此,她們所做的直接行動就是拒絕結婚。連續7年的生育率降低前提之一,也即連續9年的結婚率降低:2022年中國結婚人數僅十年前的一半(排除2023年因清零政策的解除產生的短暫回升)。

    勞動法規的失能與職場性別歧視

    中國法律規定女性產假為98日,在女性勞工休產假期間,可以領取產假工資(由該工作單位發放的與原待遇相等的工資)和生育津貼(社保基金發放)。但與《婦女權益保障法》相同,在專制資本主義的中國,勞動相關法規更是可以明目張膽地違反。

    中國絕大多數企業會將職工的工資拆分為「基本工資」「績效工資」「崗位工資」「提成」等以規避法律風險,很多女性員工在產假期間只發放「基本工資」,而基本工 往往與當地的最低工資標準齊平,這絕對難以維持產期女性的生活水平。中國參與生育保險的人數約2.4億,而勞動人口為8.7億(2022年數據),代表大多數女性勞動者不能在產假期間拿到生育津貼(《勞動合同法》要求雇主為每名勞動者繳生育保險!)。更多的企業因違法成本極低,在得知女性員工懷孕後會進行勸退,而員工透過申訴奪回自身權益的法律流程十分繁雜。同時,雇主在招募和升職時,會對未婚、未孕的女性進行職場性別歧視,迫使女性職工透過簽訂保證書等方式,承諾入職後幾年內不會有生育計劃。

    父權制下,職場性別歧視同樣也使男性勞工飽受其苦。與女性勞工往往被安排在單調枯燥的職位、工資收入較低對應,男性勞動者儘管在就業時更有優勢——但會被默認能夠忍受更惡劣的工作環境和更多的加班時長。勞動法規並未對男性勞動者陪產假作出明確規定,許多企業便放心大膽地拒絕男性職工的陪產請假申請,使得產婦在生產期間缺少配偶的關照,進而迫使更多的工人家庭推遲或放棄生育計劃。中國生育並撫養子女的成本世界第二,結合失能的勞動法規和隱藏的職場歧視,必然造成中國人口出生率隨資本主義的經濟危機一同下滑。

    2022年,在封鎖期間的上海,一名警察與一對年輕夫婦的對話影片在網路上爆火。影片中,警察威脅道「如果你拒絕被轉運,將會受到處罰,要影響你的三代」,拍攝男子則不卑不亢地回應:「這是我們最後一代,謝謝!」儘管視頻很快遭到屏蔽, 但不久後北京居委會商討抗議要拘留封控小區男子,聲稱「他的軟肋是他兒子」同樣再一次引發青年群體對拒絕生育的熱烈探討。

    從「最後一代」到「軟肋」事件所引起的廣泛共鳴,反映了更多青年在資本主義和獨裁的壓迫下逐漸覺醒的政治意識:他們意識到,與其在傳統的受壓迫者身份中按部就班地 消費、結婚、生子,不如拒絕生育以減輕自身的壓力;況且將新生兒帶到世界上遭受和他們同樣的剝削與壓迫,是一種自私、殘忍的事情。因此,青年透過參與降低生育的行動表達對中共的專制獨裁和資本主義的反抗。

    我們要什麼樣的願景?

    隨著工業化的發展,全球女性的工作參與率提高,二戰結束後,全球各工業化的國家都出現了生育率降低的情況。而每個資本主義政權都對此束手無策。社會主義者認為,對工人階級來說,所謂的「傳統家庭」已經正在瓦解。恩格斯在《家庭、私有財產與國家的起源》中提到,傳統以家庭為本位的制度越來越不適應社會生產力發展的需求。中共的獨裁政權透過「回歸傳統家庭」的手段,更是更為封建的反動而倒行。

    只有社會生產不再以少數資本家和獨裁者的利益,而是以實現人民的福祉、解放人類的勞動為導向,人才能被視為人,而不是一種資源。在此基礎上,父權制所帶來的性別歧視、對女性的物化和壓迫,才能在得到解放的男性和女性之間透過溝通與鬥爭逐漸消融,最終得以在人類歷史上埋葬罪惡的父權制。只有在真正的社會主義下,才能實現這樣的願景。我們所說的社會主義並不是指蘇聯史達林主義和中國毛主義的扭曲,而是真正的、由下而上的工人階級對社會和經濟的控制。

    屆時,所有人都應該可以自由地享受新式的家庭形式;托洛斯基透過文章《從舊式家庭邁向新式家庭》表達其觀點:新的工人國家政府應該提供以下的物質條件,修築好人類走向新式家庭形式的道路:(一)提高工人階級及組成這個階級的個人的文化、教育標準;(二)由國家組織料理,改善工人階級的物質條件。擴大托兒、養老和照顧殘疾者的公共服務,提供優質的託兒服務,並包括清潔和洗衣等家務勞動,以及提供高質廉價的公共餐廳,讓所有人想外食的人免卻在家備餐。全面有薪產假和侍產假亦應大大增加。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