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19日
More

    中國國安新規擴大警察搜索民眾手機權力

    朱工 中國勞工論壇

    4月26日,中國國安部公佈兩條將在7月生效的新規,大幅擴大了警方搜索電子設備的權力。新規中,在所謂「緊急情況」下,「執法人員」只需在市級以上國家安全負責人批准後,出示警察證或者偵察證即可當場檢查有關個人及組織的電子設備及相關應用程序、工具、內容等。新規並沒有界定何為「緊急情況」,這意味著警察可以利用「緊急情況」為藉口合法搜查民眾的手機、電腦和其他電子設備。

    5月28日,中共國安部發文回應這一新規引起的廣泛討論,稱「入境查手機」是「境外勢力」的抹黑造謠,「執法程序」有嚴格的限定,該新規只應用於「間諜行為」。但中國警察的執法往往是先實踐後立法,並且在實際執行時超出其擁有權限的幾倍。

    1984》中的電幕在過去幾年內全面鋪設

    在中國,警察肆意檢視民眾手機的情況,在國安新規頒布前就已經普遍存在。長期以來,警察會在政治活動發生時,對出現在特定時間、地點的人群進行嚴密的信息搜查;另外,警察也透過技術手段對所有人的手機採取廣泛普遍的監控。

    過去十餘年來,中共以反恐為名義在新疆採取了嚴酷的種族壓迫政策,任何進入新疆的旅客都必須在邊界檢查站接受手機檢查,警察會使用警用設備與手機連接。2019年,一些外國遊客在接受邊境檢查後,發現手機被隱匿安裝一款名為「蜂採」的監控APP,能夠對手機通話記錄、簡訊、程式清單、相簿、位置等隱私信息進行掃描和上傳。

    中共在新疆累積到的經驗很快就被推行至全國各地。這是馬克思主義者與chinaworker.info早在16年前就預測到會發生的事(請見2008年1月15日於chinaworker.info 刊登的《新疆的民族問題》一文 )2021年3月,公共安全部開發的「國家反詐中心APP」手機軟件上線,聲稱「在偵測到詐騙相關可疑信息時提交給公安處理」。與新疆的監控軟件類似,該APP會要求手機大量的權限,並讀取用戶所有信息。推廣安裝「反詐APP」是一場轟轟烈烈的政治運動,指標下發到每一位派出所警員。警察會在地鐵、火車站巡邏檢查手機是否已安裝「反詐APP」,甚至會挨家挨戶敲門要求當場安裝。

    消息指出,2023年時,所有中國手機廠商都會在出廠時系統層面植入「反詐APP」功能。至此,中國一般民眾的手機化為《1984》中的電幕,一切隱私都暴露在警察的監控之下:下載翻牆軟件和Twitter、Telegram等「境外軟件」的行為會招致當地警察傳喚,境外來電會被轉接給反詐中心。甚至輸入法、麥克風也會偵測政治關鍵字。

    許多政治關心者和留學生透過購買非國產手機、刷機等手段規避監控以瀏覽牆外訊息,國安新規成為警察對這類群體行使監控鎮壓的補充。近年來,中國海關入境抽查手機已經很常見,可以預見的是,在中美帝國主義衝突升溫的情況下,國安新規難免會使「反間諜」的範圍擴大到更多出入境人員和翻牆用戶。正式立法會合理化警察隨意搜查民眾的電子設備的行徑,逼迫民眾更為審慎地自我審查,不敢和境外的人員聯繫、不敢使用境外的平台。我們明確反對國安新規,這是中共獨裁資本主義的壓製手段,是侵犯人民隱私、製造白色恐怖的惡法。

    信息安全必須置於民主控制

    一些國內自媒體聲稱國安新規是針對美國海關搜查手機的反制措施。誠然,許多入境美國、加拿大和歐洲的旅客抱怨海關對他們的電子設備進行侵入式搜查,要求翻閱聊天記錄、相冊等隱私信息,並根據搜查結果主觀判斷是否要遣返旅客。中共喉舌攻擊西方「民主」雖並不能合理化自身鎮壓,但的確顯示了西方資本主義「民主」的虛偽。許多西方科技公司為國內外政權提供監控與鎮壓的技術支持,如蘋果公司、以色列數位鑑識公司Cellebrite;更暴露資本主義下的「民主」的虛偽不實本質。

    因此,一方面,為了實現真正的民主權利,我們要打倒中共獨裁政權,同時只有將科技業公有化並將權力置於真正的民主控制,由科技人員及使用者進行由下而上的監督,才能使民眾的信息隱私安全得到保障。而這與中共資本主義制度和獨裁統治手段水火不容,必須在社會主義的全面鬥爭下才能實現。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