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19日
More

    從農行繼承事件看中共的裙帶資本主義

    朱䴉 中國勞工論壇

    4月3日,一段視頻引發熱議,男孩站在鏡頭前講述自己夢想,他說「我想當中國農業發展銀行的行長」,因為「我的爺爺/媽媽」是「行長/副行長」,所以「我想繼承我們的家產」。中國的權力世襲關係突然就這樣經由「童言無忌」肆無忌憚的暴露在公眾視野當中,刺痛著那些被教育通過競爭來獲取地位、相信還留有公平的大多數。

    請回憶起2022年周劼(江西國控集團員工)的朋友圈,在長達九個月內,他多次炫耀權錢交易的過程(在酒桌上幫助其父升職,巴結市長兒子、省委書記孫子等),不僅聲稱自己喝的是二十萬一斤的茶葉、住的是價值千萬的別墅,講到自己家在交通系統的勢力時,更是直言「要想富,先修路」,將公共工程當作大發橫財的機會。

    「家族傳承」

    周劼敢叫囂「家族傳承吾輩責」,是因為國企長期存在著內部子弟優先錄用的情況,2016年中共自己對工商銀行總行的調查發現,691名幹部里有220名幹部的親屬(共240人)在系統中工作,已經形成了龐大的裙帶關係網絡。

    2023年的「北極鮎魚」事件是周劼在中國資本主義官僚系統下的翻版,當時微博同名用戶自曝家中有9位數的存款,表示「我們家那麼多錢都是『韭菜』供的」,多次使用「支那」這樣的種族主義術語來進行攻擊,字裡行間都透露出其身為交通局局長的後代所特有的「驕傲」。

    在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僅為39218元的情況下,號稱「為人民服務」的官員能積聚起如此巨量的財富,只能證明腐敗是如何大行其道(2023年光是中共自己披露出來的因腐敗問題而遭受處分的人員就有61萬之多,這是一個被低估卻絕不可小覷的數字)。

    從3月24日深圳交通運輸局回應開始,直到10月10日深圳市監察委員會對其局長祖父的處分通報發出,在如此巨大的輿情下(多個官號被追評、多個部門遭致電),長達半年的流程顯示出系統內部的阻力是如何巨大,不僅通報被指責披露的信息太少,避重就輕的處罰更是被人們戲稱為「罰酒三杯」,這樣輕描淡寫是普遍腐敗的官員給自己所留的後路。

    不存在超階級的國族利益

    種族主義的術語還暴露了馬克思主義者向來堅持的一個事實,那便是從來不存在什麼統一的、超階級的國族利益,腐敗官員通過攫取人民的血液來供應自己的後代出國留學,而後者在對於其階級利益有利時,不吝聯合國際資產階級來變本加厲的剝削本國人民,他們從不把「韭菜」無產階級視為自己同胞。

    在上述事件(包括這次)之後,中共乘機高舉「打擊貪污」、「杜絕近親繁殖」等旗幟,幫助習近平維持反腐鬥士的形象,但無論習近平如何熱衷於這副假面,都不能掩蓋一個鐵的事實,那便是他自己就是畸形的權利世襲的產物,也就是人們所說的「太子黨」、「趙家人」(即與高層官員存在聯繫)。

    中共絕無意改變它自身的現狀,其裝模作樣的政策和口號不過是害怕愚蠢的二代將裙帶網絡暴露出來(由此將引發那些本就因階級固化而感到絕望的青年人奮起反抗,增加維穩成本和損害整個資產階級制度的利益),他們階級調和的意圖在人民網「對炫權又炫富的『周劼們』一查到底」的熱評里就早已暴露,文中將周劼的行為稱作「愚蠢而又帶有挑釁意味」,埋怨式的說他令「『權力家族』進入公共視野」、「製造了社會矛盾,讓很多人產生不公平感和被剝奪感」,害怕「無法平息眾怒」。

    為此我們在這裡提出工人階級的訴求:在經濟上,我們要求真正的獨立工會,讓工人可以有效組織起來,抵抗減薪、裁員、危機中的資本主義下的殘酷條件。由無產階級全面接管企業,建立起廣泛的民主監督,意味著踢走現時中共的群帶領導層,由工人由下而上選舉產生領導層。工人代表的領導層可以有重大決策權力,包括制訂企業規則、解僱和聘用員工等。他們應處於工人民主控制之下,只領取技術工人的薪金,而且可以隨時被罷免。

    全面民主公有

    此外,要將私人企業全面公有化和同樣收歸民主公有,才能避免資本積累導致腐敗和特權。所有這一切,不可避免和中共獨裁政權的根本利益相衝突,必須通過群眾鬥爭來推翻中共資本主義政權,只有社會主義才能實現工人階級的訴求!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