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20日
More

    重慶天然氣價格醜聞:居民遭到欺騙

    卯生 中國勞工論壇

    重慶市民發現,自2023年下半年換了新的燃氣表之後,即使燃氣使用量不變,家裡的燃氣費用也會暴漲。而隨著燃氣表轉速的無故激增而暴漲的,是重慶燃氣2023年第四季單季營收、淨利——分別達到了31億元、2.19億元。

    表面上來看,作為華潤燃氣控股的國企,重慶燃氣應該是「全民所有」的、「為人民服務」的;但在中國,國有企業也成為了資本主義掠奪人民的工具。這種現像或隱或顯地體現在多個方面,加快燃氣表轉速則是其中較為露骨的一種。

    「市場化」的國企

    國資委所推行的「國企改革」將國企定位為需要經過市場檢驗的、以市場化機制運作的企業。於是,雖然天然氣直接關乎民生,但對天然氣國企來說,利潤及為負債累累的地方政府籌集資金顯然比民生重要。在「市場競爭」的壓力之下,營收、淨利、銷氣量成為了重慶燃氣集團真正關心的問題,而為民供氣的責任則被拋諸腦後,在經濟低迷的情況下,對於利潤的渴望更是會推動他們去漲價、去調氣表轉速,進而將盈利的壓力轉移到人民的日常開支上,於是,重慶燃氣所炫耀的「戰果」是2023年全年營業收入同比增長16.8%、歸母淨利潤年增24.75%-但代價是居民的天然氣帳單飆升一倍甚至數倍。

    同時,中國的能源儲量客觀上體現為「富煤、缺油、少氣」,天然氣儲量低,2023年產量為2297億立方米、只及消費量(2023年為3917億立方米)的近六成。在減碳過程當中,天然氣被視為向綠色能源轉變過程中的「過渡燃料」,因此天然氣需求連年增加,但中國高度依賴其進口,因而中國的能源危機突出體現在了天然氣這一短板上,缺氣時常發生,比如2023年初北方多個省份就因為天然氣不足,供暖時而中斷。此時,「市場化」的國企考慮的便不是百姓冷暖,而是繼續供氣可能帶來的虧損。於是,天然氣就時常出現了漲價或限購。雖然發改委時常責令稱「民生天然氣供應絕不能限購停供」,但能源危機的發展是不以行政命令而轉移的,經歷了市場化改革的國企更是難以不惜成本保證天然氣的供應;而對於天然氣的價格飆升,政府更是難辭其咎。

    財政危機背後的政府

    在央視網對重慶燃氣調查結果的報導中,「順價情況較好」成為了對其獲利的一個解釋。那麼這個「順價」又是什麼呢?

    從2023年到2024年,在國家發改委發布了「指導意見」之後,大陸各地紛紛以「改善企業經營狀況」、「優化天然氣上下游價格聯動機制」為由,解除了對燃氣漲價的限制,是為順價,由此產生的天然氣漲價潮波及全國。

    順價的背後,是深陷財政危機的政府。在重慶,這種合乎上級意圖的漲價成了燃氣費飆升的一個原因,同時也自然被排除在了需清退的區區285萬元之外,搖身一變成為了正常的、合理的收費;發改委對「上下游價格連動機制」、「天然氣市場化改革」等的冗長論述固然沒有隔空遙控燃氣表一樣離奇,但相比於隔空遙控燃氣表的「小動作」,這種由政府推動的順價卻合法且公開地推高了氣價。唯一的代價就是百姓暴漲的帳單。就這樣,各地政府成為了另一個推動燃氣費用暴漲的推手。

    資本主義在中國已經陷入了嚴重的危機。這種危機是全面性的,並不侷限在一個或幾個領域裡;重慶燃氣費的暴漲則生動地體現了這種危機所造成的代價將如何被轉移到無產階級身上。

    當前,水、電、氣等領域的國企由資本主義政權掌控,水價、電價、氣價服從資本主義的、偽裝成「由市場公平決定」的需要。而我們主張這些企業應該由無產階級通過選舉產生的工人代表委員會民主地控制,而這些代表只領取熟練工人的薪水並可接受罷免。定價應該服從無產階級的需要,由工人、退休人士和消費者選舉產生的團體來監督與控制;更廣泛的經濟需要由工人階級控制以及民主計劃,而整個能源部門需要納入其中。這才是取代中共資本主義夢魘的社會主義替代方案。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