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28日
More

    李甬 中國勞工論壇

    就在五一勞動節當日,廣東梅大高速公路發生坍塌事故,造成至少23輛汽車掉落山坡,現場消息指當時山坡中至少傳出18下爆炸聲,相信是電動車的鋰電池遭到猛烈撞擊下發生爆炸。目前事故已造成至少48人死亡,30多人受傷,據報大多死傷者都是趁五一假期返鄉或出行的農民工。

    發生事故的梅大高速公路於2014年開通,通車至今不到10年,一條嶄新的高速公路發生如此駭人的意外,令人不得不懷疑起工程存在腐敗,是又一起「豆腐渣」基建工程。事故發生後,廣東當局雖未確認事故起因,但馬上指今年四月的降雨量比以往同期要高,似乎暗示這是「天災」而非人禍。在剛過去的四月,廣東極端天氣頻發,接連出現暴雨、冰雹、甚至在華南罕見的龍捲風等災害,這也是氣候危機的一部分,是中共資本主義體制以自然換取利潤的後果。再者,檢查路基的安全情況,特別是在雨量較高的日子加強巡查保養,排除安全隱患,難道不正是政府部門的責任?

    梅大高速公路在去年4月已經發生過坍塌事故,所幸當時車流量少,因此沒有造成人命傷亡,但也使得該路段交通中斷,經一個多月的維修後才全線恢復通行。這證明了這次事故絕非個別意外,而是早有預警,只不過政府掉以輕心,因而釀成慘劇。

    吃人的「狂魔」

    梅大高速公路的興建過程也體現了中共吹噓的所謂「基建狂魔」,實際上是一頭吞噬生命的「狂魔」。據資料顯示,在施工的過程其間,梅州市政府為了迫使梅大高速公路在2014年件底如期峻工通車,不斷層層施壓,要求加快工程進度。對比同一時期,同樣在梅州,施工難度更小的另一條公路──梅平高速公路,它的建設進度平均每年約10公里。而地質情況更複雜、施工難度更大的梅大高速公路,當時平均建設速度達到每年18公里。因此,極有可能在施工期間很多地質問題根本沒有徹底處理,安全隱患也沒有被全部排除。這就突顯了中國基層工人獨立組織的必要性,假如在這種情況下,工人有自己民主選舉產生的獨立工會和安全委員會,他們早就可以通過集體行動,對抗施壓,確保工程質量。並以自己的安全委員會和安全監督人員,對從施工安全到啟用後的安全進行全程監管,確保工程能有足夠的時間徹底處理所有地質問題,並有著足夠的安全保障。

    梅大高速公路坍塌路段的施工方到底是誰,至今居然仍然眾說紛芸,比較多人相信的是廣東省路橋建設集團,隨後集團將工程轉包予中鐵九局。這種層層轉包的情況極其普遍,2011年,中共官方媒體《法制晚報》就曾報導過中鐵九局違規分包造價達23億人民幣鐵路工程的消息,那些建設公司在接到分包工程後又繼續將其分包予其他規模更小、施工經驗和資格更差的公司。直到在工地上幹活的農民工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坦言:這條鐵路通車後,我可不敢坐。

    隱患陸續爆發

    無論事發的公路路段到些是否由中鐵九局承建,顯然其中也必然存在著這讓的層層轉包的情況。特別是在08年金融危機後,中共通過大舉進行基建浪潮,以圖刺激經濟,除了造成驚人的債務問題外,腐敗官員對資金的雁過拔毛,再加上這樣的層層轉包,造成了真正實際投入在工程的資金可能十不存一。最後只能通過壓低工人工資,或採用不合規格的廉價材料,以偷工減料完成工程。這些存在質量問題的工程經不起時間考驗,陸續出現各種問題和事故。「基建狂魔」吞噬著工人和工程使用者的血肉,以養肥了中共的腐敗官僚和資本家。

    面對這一系列的問題,建設集團需要置於工人民主控制下,而且需要由民主選舉的交通委員會民主監督。此外,獨立工會能夠自下而上地,從施工的個體上就開始監督整個工程的安全性,確保工人得到合理的報酬、安全的工作環境、以及合格的工程質量。但這再次表明,基層勞動人民的需求與持續的專制統治是水火不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