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15日
More

    社會主義者反對個人恐怖主義的立場

    左仁 中國勞工論壇

    在中國經濟困境下,群眾憤怒的情緒正在不斷提高,反對整個體制的意識正在激進化。同時,工人階級鬥爭面對著重大的困境——欠缺一個群眾性的社會主義政黨領導,加上在獨裁制度下高壓統治,獨立工會和學生會都被嚴厲禁止,網上言論被屏蔽。這使工人階級和青年難以在日常政治活動中找到出路,部分憤怒的情緒被引導至各種混雜和反動思想。馬克思主義者明白到進步和反動的發展是可以同步進行的,我們的責任是展示階級鬥爭如何強化進步的特徵,抵抗反動的特徵。

    極度憤怒

    由於對青年之間不免出現末日主義的情緒——對於當下困境感到極度憤怒,對未來感到絕望,但認為難以改變現實。他們錯誤地相信群眾沒有力量反對看似強大的獨裁體制。鬥爭也可以在這股情緒下發生,但往往欠缺清晰的目標和致勝手法,因而對於贏得勝利和改變制度未有信心。這股情緒反映在一部分青年以躺平主義作出消極控訴。在疫症封城期間,上海一名男子被「大白」從家中被強行帶走隔離時,說了一句「我們是最後一代」而在網上引起廣大迴響。這也是末日主義情緒的反映。

    這股情緒也可表現為是小部分人走向恐怖主義。據報少數毛左開始討論製造武器和採取恐怖行動,甚至網上流傳有部分人因此被逮捕和審判。更令人擔憂的是,恐怖行動可能會有蔓延之勢。今年兩會在北京召開之際,江蘇張家港市政府大樓發生爆炸,大門入口損毀嚴重。事發後,網上有人自稱作案:「張家港市政府是我炸,我要求懲戒貪官,還我工廠,私宅等不平等待遇。正在等待自首。」

    暗殺一個敵對階級的政治領袖或者高官,即使造成執政者的更迭,也不會對制度造成絲毫動搖。新的執政者只會在同一制度下推動一樣的政策。不論是獨裁政治體制和資本主義經濟體制,都是歷史發展過程和當下階級力量對比造成的結果,而不是憑一個執政者主觀意願決定。

    馬克思主義者的責任在於提高工人階級自我組織和鬥爭的意識,使他們相信自己才有改變命運的力量,而不是依靠任何外力。然而,個人恐怖主義往往推崇某一個人或小團體的英雄主義,代替動員和組織廣大工人階級的集體行動。這只會使工人階級的意識後退。

    馬克思主義者主張工人階級的集體鬥爭方法,包括佔領、罷行、組織工會和工人政黨等。我們並非和平主義者,在面對國家鎮壓時我們主張民主集體組織的自衛行動,然而這必須要通過廣大工人、植根於廣大工人組織起來。

    工人運動不是任何領袖可以隨自己意願隨時,而必須根據階級鬥爭的發展以及廣大群眾意識的。因此工人政黨才需要一個政治願景來分析當下的局勢,並提出正確的口號和訴求來鼓動及組織工人。個人恐怖主義之所以是一種極左冒險主義,因為往往幻想可以繞過階級鬥爭的發展直接引起「革命」。這是無政府主義者的典型錯誤。

    個人恐怖主義也是一種機會主義的表現。因為當工人階級意識還是低落的時候,革命黨正確的做是在政治上教育和組織工人,為未來的鬥爭作出準備。在這段時期工人政黨難以迅速擴張。然而機會主義者沒有這種耐心和刻苦,往往為了在短期內爭取群支持而採用恐怖主義行動。然而這做法最多只能贏得「追隨者」而非具意識且活躍的社會主義者。

    恐怖主義行動的破壞

    恐怖主義行動在群眾運動走向低潮期間發生,這故然是對運動的一個破壞,可以讓資產階級媒體散播對運動的恐懼,並且讓國家機器有藉口加強鎮壓。在2013年新疆恐怖襲擊天安門廣場以及2014年昆明屠殺後,中共隨即以反恐為名施加強力鎮壓,包括大規模增設軍警部署、建設集中營、禁止宗教活動和強制生育控制等。中共即借機加強「維吾爾人等同恐怖分子」的宣傳,從而煽動大中華民族主義情緒。

    馬克思主義者需要在此時擺出清晰的立場,表明對這種反抗的手段並沒有效果,相反只會使被壓迫階級受到分化。然而,我們要把矛頭首先指向統治階級和資主義體制,表明它們的鎮壓和剝削才是製造恐怖主義的源頭。我們建設性地提出真正工人階級解放的道路——由地下工人組織開始,進展至組織罷課罷工、工會和學生群眾組織、召開民主大會民主決策、組織工人階級政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