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除RCEP!立即启战!

2020年12月23日 上午 8:23

为什么我们要反对这个反工人的贸易协议

Vincent Kolo 中国劳工论坛

11月15日,15个亚太国家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目的明显是为了创立一个典型的新自由主义贸易协议。此协议一旦全面落实,将会降低成员国(东盟10国和5个非东盟经济体)之间的关税和其他非关税贸易壁垒。东盟10国包括有文莱、柬埔寨、老挝、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新加坡、泰国与越南。而5个“外来”成员国则是澳大利亚、日本、韩国、新西兰以及区域超级大国中国。

RCEP成员国(图源:维基百科)

RCEP被称之为世界上最大的贸易集团,涵盖22亿(中国人口占其中63%),GDP占全球的三成(当中中国占超过一半)。此协议很可能遇到整个地区的工人组织和社会运动的反抗,而各签署国之间的尖锐矛盾也使不确实是否可行。

中国劳工论坛就RCEP提出以下四个观点。

RCEP是对于工人、农民和自然环境的一大打击

RCEP是资产阶级政客和商界巨头在小圈子秘密协商下,对亚太地区广大人民犯下的严重罪行。“这会进一步破坏农民、渔民、原住民和农村妇女的生计,并且威胁到工人的工作。”菲律宾公平贸易组织(Trade Justice Pilipinas)警告:“RCEP只会加剧本已存在、并在疫情下恶化社会不平等。”

7个来自区内不同国家的工会也表示RCEP选在这时推动非常“恶劣”,在百年来最严重的疫症下,医疗系统不堪负荷,失业率急速攀升。联合国预计全球将出现50年以来最严重的粮食危机,而工会警告RCEP将会使情况恶化。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的调查,今年亚洲整体的经济将会衰退2.2%,这是自1960年代以来首次出现萎缩。就算是严重的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亚洲经济增长率仍有1.3%。RCEP反映了这15国政府的迫切忧虑,他们需要一些利好消息来安抚商界,并且恢复外国投资。

RCEP会加大对工人的剥削和对环境的破坏。RCEP所推动供应链重组和区域化,将会导致大量裁员、企业倒闭、削减工资,原本已经保障不足的工作将会变得更加不稳定。国际劳工组织(ILO)的报告指出,亚太地区68%的劳动力都在非正式部门,欠缺退休保障或工会权利。在老挝和柬埔寨,非正式部门占这两个成员国劳动力的93%,不过就算是富裕的日本这比例也有20%。

土地掠夺、迫迁、贫困小农户将会增加。RCEP要求成员国加入《布达佩斯条约》,该条约巩固了诸如孟山都(Monsanto)和中资的先正达(Syngenta)等大型农企对于种子与微生物的垄断控制,进一步恶化小农户的处境。医护人员警告RCEP有关非专利药品的规例一旦落实,将会导致东盟国家的医药费大幅飙升。

本来脆弱的生态系统将会受到更大压力。在印尼,每年遭受大企业开发农地、砍伐、采矿而损失的林地面积与整个文莱相当。近年来,环保分子与原住民 (从西巴布亚到内蒙古)都发起了群众抗争,来阻止采矿或其他破坏环境的企业项目。例如在印尼、泰国、缅甸和其他RCEP国家,都爆发了反对中国企业和中资基建项目(例如一带一路)的抗议。

RCEP并不包括任何环保条款。要拆除生态与气候问题的计时炸弹,并改善亚洲贫苦大众的处境,不能依靠游说当局“改善”RCEP,而是应该要求废除整个协议。强大的工人组织,并且连结及带领农民大众,是唯一能够击败资本家这一进攻。工人的国际主义与共同斗争,终结资本主义的利润制度,将所有经济资源置于大多数人的民主控制下才是唯一的出路,而非对于“国族”资本主义和保护主义的幻想。

RCEP将会对民主权利带来新的打击

菲律宾左翼国会议员艾拉戈(Sarah Elago) 指RCEP是“对民主的侵犯”。她说:“政府给予大型商业说客团体特权,牺牲了基本民主原则。”RCEP的谈判完全在秘密下进行,排除了民选议会的监督(假若有的话),更莫说工会、青年组织和环保团体了。长达510页的最终协议文件,加上数千页附加文件,只是在协议签署后才公开的。但强大的资产阶级联合体,如东亚商务理事会、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澳大利亚矿物理事会等,都正式参与在RCEP的进程之中。

财团对于土地与天然资源掠夺的加速,将会导致军事化,而在农村及少数民族地区的国家恐怖也会加剧。去年,印尼、泰国和香港青年与工人的群众抗争,都遭受了当局的严厉镇压。区内各国的军事开支不断上升,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2008-2018年十年间的军费就增加了52%。

RCEP的进程显示,当讨论到增加大财团利润的时候,独裁政权如中国、文莱和老挝,与“民主”政府如澳大利亚、日本和新西兰,他们之间是没有根本性分别的。

RCEP:谁是赢家?谁是输家?

RCEP跟其他自由贸易协议都是现代帝国主义的化身,让资产阶级能够更有效地剥削本国及外国的劳动力。根据经济学者普卢默(Michael Plummer),中日韩三国将获得RCEP当中90%的收入增长,以及88%的贸易增长。剩下的12个成员国就只能互相争夺剩余的残渣。

所有资本主义协议都尝试以“双赢局面”的糖衣来矇骗群众。但对于东盟大多数的“发展中”经济体来说,RCEP将进一步导致它们对中国等资本主义大经济体的依赖(作为其市场、廉价劳动力及天然资源的来源)。

过去十年间,半数东盟国家都陷入贸易逆差(柬埔寨、印尼、老挝、缅甸,更甚者为菲律宾)。菲律宾公平贸易组织(Trade Justice Pilipinas)警告加入RCEP会导致该国的进口额增加9.08亿美元,但相应的出口额只会增加440万美元。

中国在此进程中发挥的关键角色,使得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帝国主义本质,在这个打击区内人民的新自由主义计划中完全曝露出来。中共对于经济及地沿政治方面的野心,在习近平时代表现为更加使用胁迫手段,而这点与旧帝国主义列强(如美国)没有根本性不同。

中国需要强化其在东亚地区的霸主地位,用来作为与美国冷战下经济及外交“脱钩”的反制,这是推动RCEP背后很关键的因素。这代表了冷战的进一步重大升级,而非缓和。习近平政权知道就算拜登上任后,华盛顿的反中政策将会继续,只是如《半岛新闻》评论那样:“减少了特朗普的特色”。

RCEP的确是中国相对于美国的重大外交胜利,但是在经济方面的成就却十分有限。花旗银行研究所的分析员指出:“RCEP所发出的外交讯息可能跟其经济同样重要──这是中国发动的政变。”

实际上,纵使RCEP受到热捧,但根据香港《南华早报》的评论,这只会对中国的经济带来“小额的增长”。虽然RCEP应该能够为中国的GDP带来一定的增加,但“这不足以抵销与美国贸易战所带来的损失”。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在2020年6月预期RCEP完全落实后,到2030年只会为中国GDP带来0.4%的增长,但中美贸易战继续下去的话(我们相信这是最大可能),会对中国GDP造成1.1%的损失。吊诡地,移除贸易壁垒可能会导致日韩与东盟之间的贸易增加,而非与中国得贸易增加,这是由于日韩与东盟这些经济体之间的共通点。

要有效地反抗RCEP,工人运动需要清醒地分析这个协议所代表的是什么,而非全盘接受RCEP各国政府和商界自吹自擂的宣传。

《经济学人》杂志形容11月签署的RCEP内容为“毫无野心”,这也是很多资产阶级评论员的观点。为了尽快签署协议,各国政府被迫要降低自己的野心,并采取了比其他资本主义自贸协议更加软弱的方案。RCEP在服务贸易方面非常含糊,并包含很少关于农业的条款。

从工人阶级的立场来说,协议的漏洞和缺陷是好消息。而我们也不应低估RCEP所带来的真实经济威胁,而其不稳定的性质加上成员国之间的许多纷争,会使群众斗争废除RCEP成为可能。

RCEP会成功吗?

在现阶段,RCEP的象征意义多于实际。协议当中的关税宽减目标,要至少10年甚至20 年才能完全实现。而其他部分也可能会陷入了无尽的谈判。印度最初也参与了31轮RCEP谈判当中的28轮,却在2019年退出,其退出的主要原因是来自中国的经济挑战。

不少评论员提到“东盟方式”,也就是缓慢、循序渐进,几乎是龟速的进展。这是东盟半世纪以来的运作方式,原因是其10个成员国之间的巨大差异和分歧。而RCEP只会是更加的相异与分裂。

冷战也会内外地影响到RCEP,美帝国主义将决心阻挠中国获得任何优势。区内统治阶级之中的亲美和亲中派别两极化将会加剧。日、韩两国也是美国盟国,不过他们之间也有严重分歧。这些和其他地方的冲突,也可能影响到未来RCEP的谈判。澳大利亚作为美国的坚定盟国,中、澳之间的激烈冲突也显示了未来的路途。

现在的中澳冲突──中国已经限制了澳大利亚的煤矿、牛肉、大麦、葡萄酒和其他商品的进口──仅仅在RCEP签署几天后再次升级。两国的经济纷争某程度上被政治与外交风波所盖过,中国提出了14项“澳大利亚令中国不满原因”,包括负面的媒体报导等。而澳大利亚政府则要求中国外交部道歉,因为其官员发表了一则澳军在阿富汗的战争罪行的挑衅性推特帖文。

RCEP很可能不会在2022年1月前生效,因为这需要经过至少9个国家的国会“通过”(其中有些不是民选的)。虽然不大可能被否决,但审批过程就可能会遇到民众的激烈反抗。未来20年,RCEP要全面落实的话,还有一段很长的路──崎岖的泥路而不是高速公路。

我们也在见证着中共党国30年以来最重大的权斗,以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总理李克强为代表人物。李克强是负责RCEP的官员,因此这也必然成为权斗的一部分。习近平总体上主张依赖国家资本主义、更具有民族主义色彩的经济政策,而李克强则代表更倚重对外经济联系的中国资本家。当然习近平也不会在原则上反对RCEP,但他更着重于“双循环”经济战略中推动中国本地经济,因此RCEP有可能会被架空,成为空壳协议。

社会主义者、工人运动·、气候运动、学生和农民运动分子的任务是要建立起群众反抗。资本主义无法“团结”亚太地区,因为这个制度建基于民族国家,特别在这个时代的严重危机下,各个统治集团都为自保而陷入根本性的冲突。

社会主义者主张以跨国界的工人阶级共同利益下,达至真正的国际合作与经济融合。这只有在推翻资本主义(无论是“民族主义”还是“全球化”的资本主义),并建立由工人阶级与被压迫群众所民主控制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的计划经济的情况下才能实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