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8日
More

    斯里兰卡:群众攻入总统府,戈塔巴雅下台

    持续进行革命,推翻整个制度!

    Serge Jordan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

    (本文首先发表于2022年7月10日)

    斯里兰卡危机急速发展,局势在进入了新的阶段。在7月9日星期六,已有成百上千位民众遍布在首都科伦坡抗争,该抗争由年轻社运人士发起,他们占领了活动抗争的中心点——加勒菲斯绿地(Galle Face Green)。今天的抗争则是进入高潮,群众冲进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的总统府,迫使拉贾帕克萨在沦陷前一刻逃出,当天晚上,戈塔巴雅宣布下台以应对目前街头上大规模群众的抗争,全国各地则是在消息宣布之后以放烟火庆祝。

    许多泰米尔家庭庆祝此事并为此扬眉吐气,因为在斯里兰卡国内外,泰米尔人见证了这位不光彩且嗜血的独裁者,犯下战争罪、严刑拷问、强行逮捕同胞并让他们“被消失”,甚至严重到种族清洗的程度。世界各国权贵和资产阶级统治者们,则是对现在斯里兰卡的事件感到恐慌,尤其这个岛屿国家的经济、社会危机以及政治风暴已成为其他许多的国家的借镜,因为全球资本主义危机的新局势使很多国家深受其害。

    上百抗议群众冲破警方封锁线,进入总统府并在屋顶上挥舞着旗帜,甚至跳进总统府内的泳池内嬉水的场景,已经被世界各大电视媒体播报出来。这并不意外,因为斯里兰卡人民在这数个月以来,忍受每天数小时的断电,在强大的热浪下排着无尽的长队等待必需品,但是与此同时,少数的贪腐政客和亿万富翁们却持续过着奢华的生活,戈塔巴雅的总统生活就是证明。

    总统府附近的街道已经被潮水般的抗议者占领,群众们对这些欺骗大众的统治者表达愤慨,因为这些统治者让绝大部分的斯里兰卡国民饱受经济灾难之苦。油料不足导致禁止私人车辆通行,公共交通系统也处在崩溃边缘,但这些并没有阻止群众千里迢迢参加今天的抗议,有些人甚至是从首都科伦坡外围的乡村地区过来。在当天中午,根据半岛电视台的记者报道“上万名的斯里兰卡群众仍然陆续进入首都科伦坡⋯⋯群众涌进火车站,要求站务人员让他们搭上火车载他们到科伦坡,声称要夺回他们的国家。”

    尽管警察、公安、军队想阻止这场抗争,但是面对数量庞大且意志坚定的群众,想驱散抗议已不可能。甚至有报告指出部分国家执法人员同情并加入抗议群众,有影片拍到警察停下巡逻摩托车脱下头盔并加入抗议群众喊口号,这已经在社群媒体上广泛流传。

    斯里兰卡警方原本预计周五晚上在首都及其他城市实施宵禁,以阻止周六的群众抗议游行,但是在反对党政客和律师公会的压力之下,宵禁于隔天早上解除。政府的抗议禁止命令也在最高法院的拒绝下遭到推翻,这也表示统治阶级就如何应对自下而上正在沸腾的社会压力、及预计会很重要的次日会有多大规模抗争上,发生进一步分裂。

    在今天的事件过后,美国驻斯里兰卡的大使呼吁警方给抗议群众“空间”,部分统治阶级担心当前国家镇压将助长革命的气焰,甚至可能引起基层军人和警察内部分裂,因为军人、警察等力量屈服于灾难性的经济政策并保护着这个失去信赖且腐败至极的政权。

    辞职

    面对爆炸性发展,躲在安全保密场所的斯里兰卡总理——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率先宣布辞职,他才被令人憎恶的总统提名不过两个月,接替了总统的兄长——马欣达成为总理,前总理马欣达也是因为类似的理由,触发群众大规模抗议而被迫下台。这已经是第二个总理因为今年初斯里兰卡经济崩溃,群众起义而下台。

    统治阶级兴致索然地指名维克勒马辛哈为总理,看能否淡化群众反抗,以及让残酷的撙节政策顺利过关,造成了今天如此难以应付的态势。不意外的是,前总理的私人住宅因此被抗议群众纵火。在维克勒马辛哈的主政下,危机反而每况愈下,状况达到新的崩溃临界点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在戈塔巴雅的总统府被冲入之后,执政党斯里兰卡人民前线(Sri Lanka Podujana Peramuna party,SLPP)的16名议员随即要求总统辞职,尽管这些议员一直以来都支持戈塔巴雅到最后一刻。可能是被社会氛围所影响,戈塔巴雅的一位前顾问宣称“总统已经不在了,他说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他已经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物。”总理辞职数小时后,内阁发言人阿贝瓦德那向公众证实戈塔巴雅打算“下周”辞职的消息。在撰写本文之时,尽管有影片显示戈塔巴雅与家人快速登上了海军船舰并启航,他本人的去向仍然未知。

    抗争运动的目标和口号从广受欢迎的“戈塔滚蛋”以及推翻现任总统,转变聚焦到下一步该做什么。主要的反对党用尽全力、东拼西凑各方势力,想推动“全部政党”组成联合政府,但实际上斯里兰卡人民的愤怒已不止于拉贾帕克萨一个家族了,对许多人来讲,所有台面上的政治组织和制度都是乱源。我们可以合情合理地说,台面上的所有组织都无法提出一个本质完全不同于拉贾帕克萨王朝及其后继政府推行的经济政策。台面上没一个政党——不论是团结人民力量(Samagi Jana Balawegaya,SJB)、人民解放阵线(Janatha Vimukthi Peramuna,JVP)还是泰米尔全国联盟(Tamil National Alliance,TNA),有去反对即将下台的内阁的中心策略及目标,即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低三下四寻求更多经济援助,并用更残酷的撙节专案,迫使已经苦不堪言的工人和穷人生活水平更差。

    这次斯里兰卡的青年、工人阶级还有贫穷大众们展示出强大的革命能量和潜力,尽管肩负了数个月的生活重担也在所不辞。他们再次告诉大家唯有自身的阶级动员和组织,才能迫使统治阶级让步,而不是依靠其他力量。斯里兰卡的群众必须知道,现阶段不应停下,而是进一步持续斗争。如同今年4月和5月的总罢工和“Hartal”总关闭行动,展现了工会和工人阶级对激化运动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但是大众也必须发展自己的革命替代方案,而不是给各个毫无代表性的资产阶级政客,擅自决定群众需求和绑架运动方向。替代方案可从各个工作场所、大学、城镇和乡村建立地方草根行动委员会开始准备,让这些委员会成为工人阶级及革命者的代表在未来组建自己的政府、看见改变的希望的组织核心。委员会由民主选举产生,反映出广大活跃的工人、贫农、革命青年、以及所有被压迫的斯里兰卡人民,并且对他们负责。委员会先从打破极权主义、沙文主义、僧伽罗佛教中心的宪法开始,然后就摆脱斯里兰卡破产的政经系统的办法进行辩论。

    除此之外也必须特意地准备群众自卫,以应付危险且血腥的镇压,甚至是可能的军事政变。向基层军人和警察则发出清晰的阶级团结呼吁,要求他们不去暴力镇压群众运动。

    以清楚的运动方向和翻新的讨论,我们将可以设想出后拉贾帕克萨时代的社会愿景,并且不逃避困难复杂的问题,包括承认之前对台米尔人的镇压和虐待,以及对泰米尔人的战争赔偿、平权措施和自决权。近期斯里兰卡的国防参谋长席尔瓦(Shavendra Silva)呼吁群众“支持军人和警察”,部分反映出军方高层担心自身血腥过往被揭露、以及和拉贾帕克萨的贪污遭到公开调查,但这些都是应该被调查的。不仅是拉贾帕克萨,所有犯罪人员、军事人员或退休军人都应该为了战争恶行受到审判,鼓励建构群众抗争以结束东部、北部对泰米尔人的军事占领,过多的军事预算必须删减掉、改用在社会需求上。诸如此类的诉求,对泰米尔和僧伽罗工人青年的团结至关重要。

    今天科伦坡群众占领总统府,开创了斯里兰卡革命的新篇章,这些事件将会占据国际版面。新的胜利赶走了贪腐、极权、沙文主义的政权傀儡,但是随着斯里兰卡的经济问题悬而未决,往后仍存在着巨大挑战,而这些问题没办法借由一国范围内、资本主义的方式解决。

    需要启动紧急措施,比如拒绝向那些贪婪的国际借贷者妥协、偿还债务,对生活必需品要设定价格上限,对于资本流动实施公共控制,并马上调查拉贾帕克萨家族的财富,群众运动必须具有一致的方案,对利润导向的国内外资本主义制度提出本质性的改变诉求,并且支持工人掌握全岛经济生产、分配主导权,用在民主的、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上。最重要的,群众必须建立自己的政党来实现这个目标,不对任何外国强权和他们的机构抱持信任。这些资产阶级机构只会根据自身的经济利益和地缘战略行动,群众反而需要对南亚和世界其他国家的工人展现支持、传承经验,这些地区的人民也正因全球粮食能源危机受到重创,也将会借由斯里兰卡大规模起义的经验为模范,受到启发。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