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9月29日
More

    斯里蘭卡:群眾攻入總統府,戈塔巴雅下台

    持續進行革命,推翻整個制度!

    Serge Jordan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

    (本文首先發表於2022年7月10日)

    斯里蘭卡危機急速發展,局勢在進入了新的階段。在7月9日星期六,已有成百上千位民眾遍佈在首都科倫坡抗爭,該抗爭由年輕社運人士發起,他們佔領了活動抗爭的中心點——加勒菲斯綠地(Galle Face Green)。今天的抗爭則是進入高潮,群眾衝進戈塔巴雅·拉賈帕克薩的總統府,迫使拉賈帕克薩在淪陷前一刻逃出,當天晚上,戈塔巴雅宣布下台以應對目前街頭上大規模群眾的抗爭,全國各地則是在消息宣布之後以放煙火慶祝。

    許多泰米爾家庭慶祝此事並為此揚眉吐氣,因為在斯里蘭卡國內外,泰米爾人見證了這位不光彩且嗜血的獨裁者,犯下戰爭罪、嚴刑拷問、強行逮捕同胞並讓他們「被消失」,甚至嚴重到種族清洗的程度。世界各國權貴和資產階級統治者們,則是對現在斯里蘭卡的事件感到恐慌,尤其這個島嶼國家的經濟、社會危機以及政治風暴已成為其他許多的國家的借鏡,因為全球資本主義危機的新局勢使很多國家深受其害。

    上百抗議群眾衝破警方封鎖線,進入總統府並在屋頂上揮舞著旗幟,甚至跳進總統府內的泳池內嬉水的場景,已經被世界各大電視媒體播報出來。這並不意外,因為斯里蘭卡人民在這數個月以來,忍受每天數小時的斷電,在強大的熱浪下排著無盡的長隊等待必需品,但是與此同時,少數的貪腐政客和億萬富翁們卻持續過著奢華的生活,戈塔巴雅的總統生活就是證明。

    總統府附近的街道已經被潮水般的抗議者佔領,群眾們對這些欺騙大眾的統治者表達憤慨,因為這些統治者讓絕大部分的斯里蘭卡國民飽受經濟災難之苦。油料不足導致禁止私人車輛通行,公共交通系統也處在崩潰邊緣,但這些並沒有阻止群眾千里迢迢參加今天的抗議,有些人甚至是從首都科倫坡外圍的鄉村地區過來。在當天中午,根據半島電視台的記者報道「上萬名的斯里蘭卡群眾仍然陸續進入首都科倫坡⋯⋯群眾湧進火車站,要求站務人員讓他們搭上火車載他們到科倫坡,聲稱要奪回他們的國家。」

    儘管警察、公安、軍隊想阻止這場抗爭,但是面對數量龐大且意志堅定的群眾,想驅散抗議已不可能。甚至有報告指出部分國家執法人員同情並加入抗議群眾,有影片拍到警察停下巡邏摩托車脫下頭盔並加入抗議群眾喊口號,這已經在社群媒體上廣泛流傳。

    斯里蘭卡警方原本預計周五晚上在首都及其他城市實施宵禁,以阻止周六的群眾抗議遊行,但是在反對黨政客和律師公會的壓力之下,宵禁於隔天早上解除。政府的抗議禁止命令也在最高法院的拒絕下遭到推翻,這也表示統治階級就如何應對自下而上正在沸騰的社會壓力、及預計會很重要的次日會有多大規模抗爭上,發生進一步分裂。

    在今天的事件過後,美國駐斯里蘭卡的大使呼籲警方給抗議群眾「空間」,部分統治階級擔心當前國家鎮壓將助長革命的氣焰,甚至可能引起基層軍人和警察內部分裂,因為軍人、警察等力量屈服於災難性的經濟政策並保護著這個失去信賴且腐敗至極的政權。

    辭職

    面對爆炸性發展,躲在安全保密場所的斯里蘭卡總理-拉尼爾·維克勒馬辛哈率先宣布辭職,他才被令人憎惡的總統提名不過兩個月,接替了總統的兄長——馬欣達成為總理,前總理馬欣達也是因為類似的理由,觸發群眾大規模抗議而被迫下台。這已經是第二個總理因為今年初斯里蘭卡經濟崩潰,群眾起義而下台。

    統治階級興致索然地指名維克勒馬辛哈為總理,看能否淡化群眾反抗,以及讓殘酷的撙節政策順利過關,造成了今天如此難以應付的態勢。不意外的是,前總理的私人住宅因此被抗議群眾縱火。在維克勒馬辛哈的主政下,危機反而每況愈下,狀況達到新的崩潰臨界點也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

    在戈塔巴雅的總統府被衝入之後,執政黨斯里蘭卡人民前線(Sri Lanka Podujana Peramuna party,SLPP)的16名議員隨即要求總統辭職,儘管這些議員一直以來都支持戈塔巴雅到最後一刻。可能是被社會氛圍所影響,戈塔巴雅的一位前顧問宣稱「總統已經不在了,他說什麼都已經不重要——他已經是個無關緊要的人物。」總理辭職數小時後,內閣發言人阿貝瓦迪那向公眾證實戈塔巴雅打算「下周」辭職的消息。在撰寫本文之時,儘管有影片顯示戈塔巴雅與家人快速登上了海軍船艦並啟航,他本人的去向仍然未知。

    抗爭運動的目標和口號從廣受歡迎的「戈塔滾蛋」以及推翻現任總統,轉變聚焦到下一步該做什麼。主要的反對黨用盡全力、東拼西湊各方勢力,想推動「全部政黨」組成聯合政府,但實際上斯里蘭卡人民的憤怒已不止於拉賈帕克薩一個家族了,對許多人來講,所有檯面上的政治組織和制度都是亂源。我們可以合情合理地說,檯面上的所有組織都無法提出一個本質完全不同於拉賈帕克薩王朝及其後繼政府推行的經濟政策。檯面上沒一個政黨——不論是團結人民力量(Samagi Jana Balawegaya,SJB)、人民解放陣線(Janatha Vimukthi Peramuna,JVP)還是泰米爾全國聯盟(Tamil National Alliance,TNA),有去反對即將下台的內閣的中心策略及目標,即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低三下四尋求更多經濟援助,並用更殘酷的撙節專案,迫使已經苦不堪言的工人和窮人生活水平更差。

    這次斯里蘭卡的青年、工人階級還有貧窮大眾們展示出強大的革命能量和潛力,儘管肩負了數個月的生活重擔也在所不辭。他們再次告訴大家唯有自身的階級動員和組織,才能迫使統治階級讓步,而不是依靠其他力量。斯里蘭卡的群眾必須知道,現階段不應停下,而是進一步持續鬥爭。如同今年4月和5月的總罷工和「Hartal」總關閉行動,展現了工會和工人階級對激化運動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但是大眾也必須發展自己的革命替代方案,而不是給各個毫無代表性的資產階級政客,擅自決定群眾需求和綁架運動方向。替代方案可從各個工作場所、大學、城鎮和鄉村建立地方草根行動委員會開始準備,讓這些委員會成為工人階級及革命者的代表在未來組建自己的政府、看見改變的希望的組織核心。委員會由民主選舉產生,反映出廣大活躍的工人、貧農、革命青年、以及所有被壓迫的斯里蘭卡人民,並且對他們負責。委員會先從打破極權主義、沙文主義、僧伽羅佛教中心的憲法開始,然後就擺脫斯里蘭卡破產的政經系統的辦法進行辯論。

    除此之外也必須特意地準備群眾自衛,以應付危險且血腥的鎮壓,甚至是可能的軍事政變。向基層軍人和警察則發出清晰的階級團結呼籲,要求他們不去暴力鎮壓群眾運動。

    以清楚的運動方向和翻新的討論,我們將可以設想出後拉賈帕克薩時代的社會願景,並且不逃避困難複雜的問題,包括承認之前對台米爾人的鎮壓和虐待,以及對泰米爾人的戰爭賠償、平權措施和自決權。近期斯里蘭卡的國防參謀長席爾瓦(Shavendra Silva)呼籲群眾「支持軍人和警察」,部分反映出軍方高層擔心自身血腥過往被揭露、以及和拉賈帕克薩的貪汙遭到公開調查,但這些都是應該被調查的。不僅是拉賈帕克薩,所有犯罪人員、軍事人員或退休軍人都應該為了戰爭惡行受到審判,鼓勵建構群眾抗爭以結束東部、北部對泰米爾人的軍事佔領,過多的軍事預算必須刪減掉、改用在社會需求上。諸如此類的訴求,對泰米爾和僧伽羅工人青年的團結至關重要。

    今天科倫坡群眾佔領總統府,開創了斯里蘭卡革命的新篇章,這些事件將會佔據國際版面。新的勝利趕走了貪腐、極權、沙文主義的政權傀儡,但是隨著斯里蘭卡的經濟問題懸而未決,往後仍存在著巨大挑戰,而這些問題沒辦法藉由一國範圍內、資本主義的方式解決。

    需要啟動緊急措施,比如拒絕向那些貪婪的國際借貸者妥協、償還債務,對生活必需品要設定價格上限,對於資本流動實施公共控制,並馬上調查拉賈帕克薩家族的財富,群眾運動必須具有一致的方案,對利潤導向的國內外資本主義制度提出本質性的改變訴求,並且支持工人掌握全島經濟生產、分配主導權,用在民主的、社會主義的計劃經濟上。最重要的,群眾必須建立自己的政黨來實現這個目標,不對任何外國強權和他們的機構抱持信任。這些資產階級機構只會根據自身的經濟利益和地緣戰略行動,群眾反而需要對南亞和世界其他國家的工人展現支持、傳承經驗,這些地區的人民也正因全球糧食能源危機受到重創,也將會藉由斯里蘭卡大規模起義的經驗為模範,受到啟發。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