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2月4日
More

    致約翰·賴特[1]

    (1939年12月19日)

    親愛的朋友:

    我讀了你給喬[2]的信。我完全贊成你提出的有必要進行一場反對反對派中小資產階級傾向的堅定而無法改變的理論和政治鬥爭的意見。明天我會將最近的文章用空郵寄給你,你會從文中看到,與多數派相比,我更突出地描述了少數派的多樣性。但與此同時,我認為這次無法改變的思想鬥爭應該與非常謹慎和明智的組織策略並行。即使反對派在下次大會上偶爾成為多數派,你們也不可有絲毫的分離意向。你們不可有絲毫的理由將分裂的借口推到反對派的異質及不均衡的隊伍身上。即使你們最終成為少數派,依我看來,你們也應該對整個黨保持紀律和忠誠。對真正的忠黨主義的教育極為重要,關於這方面的必要性,坎農非常正確地及時寫信給我。

    這種反對派的多數組成不會持續幾個月的。隨後黨的無產階級傾向將帶著倍增的威信再次成為多數派。極其堅定但不要膽怯——現在這比以往更意味著黨的無產階級一翼的策略。

    致以最誠摯的同志式的問候和祝福。
    你們的,

    列昂·托洛茨基
    科約阿坎D.F.

    附:不幸在於:(1)不良成分,尤其是最重要的紐約支部內;(2)欠缺經驗,尤其是從社會黨(青年)過來的成員。靠特別的手段去克服這些從過去遺傳下來的困難是不可能的。堅定和耐心是必須的。

    列·托


    註釋

    [1] 約翰·賴特(John G Wright)(1902-1956)美國社會主義工人黨領導人之一,在1939-1940年的派別鬥爭中支持多數派。他也是多部托洛茨基著作的翻譯者。——譯者

    [2] 喬是約瑟夫·漢森(Joseph Hansen)(1910-1979)的暱稱,當時漢森受美國社工黨指派,在墨西哥(1937-1940)擔任托洛茨基的秘書和警衛。後來一直擔任《戰士報》、《國際社會主義評論》以及《洲際通訊》的編輯直至去世——譯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