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2月5日
More

    致艾伯特·戈德曼

    1940年6月5日

    親愛的朋友:

    伯納姆不承認辯證法,但辯證法卻不允許他逃脫它的羅網。他就像網罩裡的蒼蠅一樣被套住了。他給予沙赫特曼的打擊是無可挽回的。在有原則和無原則的集團內,這是何等的教訓!而可憐的阿伯恩呢,四年前,他找來馬斯特及其祭台助手斯佩克特,請馬斯特給他的派別私黨當教父,讓他們做了他的私黨的庇護人;現在他又找上了世俗化的天主教徒伯納姆及其代理人沙赫特曼,玩起了同樣的老把戲……在美好的往昔,我們得等上幾年、幾十年才能證實自己的診斷。現在事件的節奏發展很快,第二天診斷的證實就出乎意料地到來了。可憐的沙赫特曼!

    致以最美好的祝福!

    列夫·托洛茨基
    科約阿坎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