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月30日
More

    致艾伯特·戈德曼

    1940年8月9日

    艾伯特·戈德曼

    親愛的朋友:

    不知你是否看過德懷特·麥克唐納發表在他的《黨派評論》八月號上的文章。

    此人是自命不凡的知識分子伯納姆的追隨者。在伯納姆退黨之後[1],在沙赫特曼的黨裡面,就只剩德懷特·麥克唐納一個人能代表「科學」了。

    在法西斯主義問題上,他從我們的武器庫裡面偷去了一些東西,拼湊成自己的觀點,卻把這當成自己的發現,又把他反對的那些陳腔濫調硬扣在我們頭上。他的整個觀點毫無遠見,亂七八糟,完全沒有知識分子最起碼的誠實。

    然而,這還不是最糟糕的。伯納姆發出了可憐巴巴的聲明:「我們必須再次用冷靜、懷疑的眼光去審視馬克思主義的最基本前提。」(第266頁)在審視的這段時間裡,可憐的「工人黨」該怎麼辦?無產階級該怎麼辦?他們當然應該等待德懷特·麥克唐納的研究結果。這個結果很可能就是麥克唐納自己投奔伯納姆的陣營。
    這篇文章的最後幾行只是為了他個人臨陣脫逃作準備。「我們必須以懷疑精神和獻身精神——懷疑一切理論、政府和社會制度;獻身於群眾的革命鬥爭——來直面這疾風暴雨的年代,只有這樣我們才能證明自己是知識分子。」

    建立在理論懷疑論之上的革命活動有著最棘手的內部矛盾。對革命鬥爭的法則缺乏理論上的理解,就不可能「獻身於群眾的革命鬥爭」。只有在人們確信,自己的奉獻是合理的、適當的,也就是說它與目標一致時,為革命獻身才有可能。只有通過在理論上洞察階級鬥爭,才能讓人們確信這一點。「懷疑一切理論」只不過是為他個人臨陣脫逃作準備。

    沙赫特曼仍在保持沉默;作為「總書記」,他日理萬機,沒時間保衛「馬克思主義的最基本前提」免於小資產階級市儈和勢利小人的攻擊。

    致以兄弟般的問候!

    列·托洛茨基


    註釋:

    [1] 1940年5月21日,伯納姆致信工人黨(社會主義工人黨中以沙赫特曼和伯納姆為首的少數派脫黨後成立的組織)全國委員會,辭去黨內職務,從此脫離了激進政治運動,並遠離了馬克思主義。——校對者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