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2月5日
More

    致馬克斯·沙赫特曼

    (1939年12月20日)

    親愛的沙赫特曼同志:

    我將我最近的文章[1]寄給你。你將從我的辯論中看到:我將分歧看做決定性的特徵。我親愛的朋友,我認為在爭論之中你位於錯誤的一方。你根據你的立場給予所有的小資產階級和反馬克思主義分子與我們的正統、我們的綱領、我們的傳統作鬥爭的勇氣。我不想用這些路線來說服你,但我預知如果你現在拒絕找出一條與馬克思主義派合作反對小資產階級修正主義的道路的話,你將不可避免地多年哀歎你人生中的最大錯誤。

    如果可能的話,我會立即坐飛機到紐約,以便和你不間斷地討論48或72小時。我很抱歉在這樣的形勢中你無法覺察到有到這裡來與我討論問題的必要。或許你會來的。我會很高興的。

    列·托洛茨基
    科約阿坎D.F.

    註釋:

    [1] 這篇文章是指《社會主義工人黨內的小資產階級反對派》。——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