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万盛地区万人抗议持续三天

2012年4月13日 下午 2:20Views: 34

大爆炸的前兆——专制的政府官僚、残暴的警力镇压、严重的贫富分化、撕裂的社会架构、愤怒的底层民众

张蜀杰和晓江 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联合报道

4月10日,就在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被免除中共党内一切职务的同一天,重庆市万盛地区数千市民和学生打着“还我万盛区”、“我们要吃饭”等横幅走上街头游行示威。万盛当地民众抗议原万盛区和原綦江县合并成綦江区,原万盛区成为綦江区下辖的万盛经济开发区,由此导致当地资源受损和社会福利减少。

当天当局出动大批警察镇压,导致和示威者爆发冲突。据媒体报道,綦江区区长王越和多名示威者被打伤,也有传闻称有学生被打死。4月10日的冲突一直持续到深夜,当晚学生通过手机短信、网络发帖和派发传单号召第二天(4月11日)早上7点到万盛高速路口集中。

4月11日清晨,大批武警和防暴警察己经被部署在高速路口。早上7时,据称有数万群众举着“万盛人民团结起来”、“万盛要发展要繁荣”等横幅,陆续来到高速路口,和成千武警对峙。武警发射催泪瓦斯和结成方阵试图驱散集会群众,抗议人群用砖头、石块进行还击。据称当天约有十万人卷入和警察的冲突,许多警车被掀翻、焚烧,全区犹如战场,商店全部关门。当局则称有一万人,有12辆警车被砸,4辆警车被烧。

网友在网络上描述当天的情形:“刚到城边上,城区已经被封了,到处都是烟雾弹,辣椒水,有车被推倒,接着就有很大的烟,说是被烧了,大部分的地方信号被屏蔽。路人有的兴致勃勃看热闹,有的面色心慌。”

4月11日的抗议活动持续到黄昏方告结束。据悉,为加强镇压警力,当局不仅动用了重庆当地的武警和防暴警察,还从四川成都调动2个防暴警察大队和四川南充武警机动师38师的一部分力量,万盛区进入全面戒严中。

有报道称,这次事件是十分有组织的行动。4月10日的大游行,组织者在群众中心受到保护下,指挥和策划11日的 行动;安排退休人员堵高速、其他人员堵政府大楼,和准备石块砖头。因预计会有激烈冲突,抗议者亦事先通知餐饮行业和商户关门停业一天。

4月12日上午,虽然处于全城戒严中,但是在区中心的如子广场到步行街一带,仍有数千群众聚集抗议。由于当天下雨,大多数群众都撑着伞与在现场的武警对峙,仍有部分群众高呼口号。现场负责清场的武警结成3到4排的阵型,用警棍不停敲打防暴盾牌推进;往往当警察的阵列还未靠近,群众就自动散去,但之后就在武警方阵后方或两侧重新集结。有群众向武警和警察投掷矿泉水瓶,被当场逮捕。据悉当天在如子广场的武警并非是重庆本地的武警,而是由四川南充过来的武警机动师。

4月13日,目前当地尚无进一步的抗议活动的消息。

重庆万盛区在行政区划上原是由贵州桐梓县、四川南川县和重庆一部分划分组建的南桐矿区,属三省交际地带的国有大煤矿,当地居民多为矿区员工或家属;1993年,南桐矿区正式划归重庆市成为万盛区。近年来,由于当地矿产资源枯竭,经济发展迟缓。早在2005、2006年,就陆续有人提出万盛区与邻近綦江县合并的举措。2009年到2010年,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做出了这一决策,2011年10月国务院批准将万盛区与綦江县合并为綦江区,万盛区成为其下属的经济开发区。

在并区过程中,出现各种冲突和利益问题纠葛,当地官僚与綦江县官僚之间也权利分配的斗争问题。特别是有传闻,被兼并后的万盛各行业职工(包括在职和退休人员)社保及医保普遍下调20%用于对口扶持綦江的扶贫工作(注:綦江原为农业大县,农村人口比重较大,贫困人口相对较多。)由于,当地民众在行政区变更上毫无自主权利,而又涉及到实际利益受损,面对物价飞涨经济增长乏力,这种福利损失对底层民众而言显然是沉重打击。而当局罔顾民意,出现反弹和抗议又剥夺民众基本权利进行蛮力镇压,引发此次大规模抗议和混乱。

为了平息民愤,中共重庆当局4月12日出台了《关于促进万盛经开区当前经济社会平稳发展的政策意见》。当局称:“一些人员之所以出现聚集,主要是因为万盛区和綦江县合并为綦江区后,部分群众反映的一些担心和具体问题尚未得到解决。主要是三个方面,一是担心区县合并后经济会萧条,尤其是第三产业滑坡;二是由于原万盛区执行的医保标准较高,现在按照市统一要求,必须纳入全市统筹,执行同一政策,一 些原万盛区群众每月医保费少了二三十元;三是在区县合并后产生失落感,认为区县合并是错误的,希望“复区。” 所以,当局在福利、当地经济发展和拆迁赔偿等方面作出让步。

但文件同时强调,“对打砸抢者要严肃处理,追究法律责任。” 据悉,迄今至少已有十数名抗议者被警方拘捕。

万盛的抗议事件对于北京中央政府和重庆地方当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考验。特别是仅在不到1个月前,因违纪而受到处理的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刚刚被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所替代,重庆当地官僚正在进行内部新的清理和整顿,这次群体性事件的爆发无疑是雪上加霜,对希望“和谐稳定”过渡的中共当局来说实在是个糟糕不过的时机。

虽然现在还不清楚抗议活动的组织者以及是否和薄熙来以及党内权力斗争的关系。但重庆发生的抗议反映了当前民生日苦,阶级矛盾激化的现状,也反映出统治当局专制非民主的统治方式难以为继。

从广东的乌坎到重庆的万盛,群众的愤怒如地火般四处燃烧。政治上野蛮的一党专制统治与经济上贪婪的新自由主义市场迷信,制造出根深蒂固的制度性矛盾,使饱受压迫的工人阶级与劳动人民不堪忍受;而这些矛盾带来的反抗将使统治集团无法再按原样肆意统治。暴力的压迫正在为反抗压迫的暴力所颠覆。

中国劳工论坛(chinaworker.info)反对当局的专制统治,要求立即从万盛地区撤出所有军警力量,释放所有被捕抗议者和治疗受伤人士,严惩暴力镇压和贪腐堕落的官僚,取消所有网络和新闻封锁,允许媒体和民众自由进出和披露事件真相。当地民众绝不能寄望于中共当局中的任何派别和个人。

我们坚定支持群众言论、游行、示威、结社等基本民主权利。社会事务都应交由本地社区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民主选举的委员会管理。当地民众,尤其是工人阶级、青年与学生,应该向广东乌坎的民众学习,在工作场所、学校、大学积极组建独立民主的工会、农会、自卫委员会和社会事务管理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