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严重的环境污染及破坏

2013年2月10日 上午 4:52Views: 39

邓美晶 社会主义行动

要讲地球的环境及资源如何被利润第一的资本主义破坏得体无完肤,起码要讲三日三夜。今期就只讲近年的香港。由反高铁至反对龙尾人工沙滩的抗争,环境破坏及地产霸权的祸根,是以利润为本的资本主义。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抗争,群众越来越意识到这一点。

龙尾生态灾难 利润发展不离官商勾结

政府尝试强行于大埔龙尾兴建人工沙滩,动用二亿八千万公帑,让地产商将龙尾发展成旅游区。无论是否住在大埔区的居民均一致反对,十一月首三千群众在政府总部外公园集会,要求政府撤回计划。

连前天文台台长林超英也公开撰文,怀疑龙尾人工沙滩计划涉及利益输送。他表示,由政府委托的环评报告用了近两年时间,只发现三十多种生物,并指龙尾属低生态价值,而业余团体仅用了三日,已发现二百多种生物,包括全港罕见的管海马(国际濒危的二级受保护海洋生物)。

事实上,龙尾一带早已成为财团牟利大计的囊中之物,将该区楼价推得更高。而李嘉诚早在桐梓开始巨型观音像的工程,其凤园的豪宅项目亦在进行中。两间地产发展商德丰及伟都集团将在龙尾隔壁兴建水疗度假酒店。

龙尾方案在由建制操控的区议会中获得通过,大埔区24名区议员中,9人同时是新界地产商会成员,大埔区议会副主席文春辉,同时是新界地产商会副主席!其中委任的区议会主席、民建联张学明更是新界地产商会的荣誉会长。

龙尾的人工沙滩毫无疑问将是一场生态灾难,需要的是群众抗争,连系至民主及反资本主义的运动,才能避免未来更多的自然生态再受破坏。更多关于龙尾抗争,请见由左仁撰写「反对人工沙滩」一文

高铁、新界东北、龙尾:为谁发展?

新界东北发展计划、机场兴建第三条跑道、东涌填海计划、高铁,都是政府为资本家谋利的种种政策,为了少数人的利益,牺牲的是大多数人的公共资源、家园、多年谋生的工作、以及大量生物的性命。

新界东北发展,主力兴建低密度豪宅及商场等,为了更进一步引入内地资本,兴建富豪城鼓励投机炒卖。政府于07年提出计划后,一众地产商已开始在区内买地。新界东北发展区内大量农业的农地(约400公顷),以及本地乡郊产业(工业、物流、传统制造业),都会因为此计划而彻底消失。

有「香港后花园」之称,深受市民欢迎的西贡大浪湾,于2010年被蒙古能源集团主席鲁连城以1,600万元收购十万呎土地兴建私人别墅,沙地被推平、树木遭砍伐。此事引起群众强烈反对,并成立「大浪西湾关注组」,到长沙湾政府合署门外示威,社会主义行动亦是其中一员。

由于群众抗争,政府受到压力,最终承诺将77幅位于郊野公园内的私人土地纳入保护范围,但至今仍有34幅土地未受任何保护。直到2012年10月,渔护署才宣布将落实把17公顷的大浪西湾土地纳入郊野公园,指该处自然资源丰富,有一个没污染的天然海滩、林地、溪流及茂密红树林。事实上,大浪西湾事件只属冰山一角,世界自然基金会(WWF)调查显示自03到10年全港疑有55个自然风景地区遭到破坏。

香港环境污染及破坏问题存在多年,并由于官商勾结利益庞大而纠结复杂。政府同于10年强行通过高铁项目,仅26公里的高铁斥资669亿,为全球每公里造价最贵之铁路项目。高铁穿过三个郊野公园,破坏自然环境及仅有的本地农业,同时强行迫走菜园村原住民,又以警察打压反高铁集会,可见新自由主义政府牺牲环境及人民利益,为建筑商利益保驾护航之真面目。

机场第三条跑道 严重威胁中华白海豚

政府计划花费1,300亿元公帑,于机场建设第三条跑道,将严重威胁白海豚的生存。事实上,在短短8年间(2003-2011),大屿山水域的中华白海豚数目已经剧减一半,由158减至78条。
大屿山北面是中华白海豚的主要栖息地,虽然群众及多个环保团体过去大力反对第三条跑道计划,但政府仍打算一意孤行。环保团体「地球之友」高级环境事务主任周月翔表示,机场扩建是本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基建项目,但机管局却走精面,对有机会超目标回避不做。「环保触觉」亦指,第三条跑道环评涉及的工程项目简介有多项缺漏,并无包括中华白海豚大幅下降的数据。
香港机场管理局就扩建机场第三条跑道,向环境保护署提出「工程项目简介」。地球之友发现,简介出现严重疏漏,如没打算评估二氧化氮(NO2)、微细悬浮粒子(PM2.5)等威胁公众健康的污染物,更故意不去评估扩建后引发海陆交通排放的大量污染,对东涌未来20万居民带来的健康风险。

有人经常讲所谓「香港的核心价值」,事实上核心价值没有地域之分,只有阶级之别,政府及资本家的核心价值就是维护社会上少撮人的利益,包括李嘉诚及四大地产商等财团的丰厚利润;而占社会上大多数人的是每天朝九晚六默默耕耘的劳动者,亦即是工人阶级,我们是属于社会上的99%,我们的核心价值与世界上其他国家的99%一样,我们要的都是作为人类最基本的需求和有秩序的持续发展,住屋权利、医疗、教育、以至是共享这个世界的天然资源-这包括最基本的空气和水。

香港每年1,200人空气污染致死 *空气质素25年从未达标

香港空气污染严重众所周知,原来香港的空气质素25年从未达标,香港大学研究更指出,每年平均有1,200人因空气污染致死,即每日平均有近3.3人因空气污染丧生。
2011年,路边二氧化氮的全年平均浓度水平,不但超出法定上限53%,更比世卫组织标准高出逾两倍。另外,高污染水平天数由07年的74天增至去年的175天,增幅高逾1.3倍之多。
世界卫生组织早已于05年订立新的指引,但香港的指标自1987订立30年,政府依然不肯更新,即使将在2014年实施的新指标亦不合世卫标准。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指,政府建议的空气质素指标过于宽松,无助改善本港空气污染,并推算因污染空气致病的公共医疗开支每年达200亿元。他们认为,政府建议的指标只会容许更多超标次数,且未有计算暴露于污染空气人口、路边污染水平、健康影响评估,有关建议指标制定方法欠缺科学根据。

本港车辆排放问题恶化,许多高污染车辆仍在路面行驶,而专营巴士废气排放量占总排放量四成。香港的车辆密度属全球最高,使用柴油的货车和巴士是道路上最严重的污染源,共产生路面上88%的有害微粒,75%的氧化氮和其他污染物质。约1/3的商用巴士和货车,117,000车辆当中有38,500架是仍然使用欧盟前期和欧盟一期引擎,占路面微粒性排放73%。
由于公共交通的私有化,私营巴士公司纵使利润每年至少数千万,却懒理空气污染,只能在政府补贴提供「诱因」的情况下,才去转换更环保的引擎。我们认为,必须公有化所有私营巴士公司,配合扩建地下铁路,升级某些必须的巴士至低污染型号,达致全民免费使用交通工具,以此限制过度使用汽车和由此带来的空气污染。

地产霸权赚到尽 屏风楼加剧空气污染

资本主义下,房屋疯狂的投机炒卖使地产商兴建愈来愈多高楼大厦及屏风楼(即接近「一」字排开,高度密集的楼宇),造成热岛效应,城市内的空气流动减弱、气温升高、加剧地区性的空气污染问题。环保触觉主席谭凯邦表示,全港至少有逾百个楼盘属屏风楼,屏风楼能令更多单位享有更佳景观,使单位价格更高赚取更多利润,但却害了区内其他住宅居民,加剧空气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