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24天的占领立法院运动结束

2014年4月10日 上午 10:27Views: 149

“太阳花运动”的启示

以下为工人国际委员会(CWI)成员邓美晶(Sally)赴台参与运动的访谈

台湾见证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群众运动,由3月18日,200名学生占领了立法院,阻止台湾与中国签订一项具争议性的《两岸服务贸易协议》。一些媒体评论员形容此次运动是“亚洲之春”的开始。

这场运动被仓促结束的方法引起了许多问题,包括此次运动究竟达成了什么诉求、以及哪一种社会力量可以真正挑战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和贸易协议。

我们采访了负责协调工国委(台湾)参与此次运动的成员邓美晶。

台湾“太阳花运动”的领袖宣布结束占领立法院行动,这代表什么?

国民党立法院院长王金平承诺“监督条例立法前,不协商服贸”后,立法院内的学生领袖表示他们将于4月10日星期四退场。

我们(工国委)并不认同学生领袖解散占领运动的决定,以及他们不民主的决策方式。

这场反政府运动由3月18日开始,发展成一场历史性的运动,动员了超过五十万台湾群众上街游行,期间更一度号召罢工罢课,要求马英九退回服贸。这引起了大学间广泛讨论,甚至一些大学某程度发动了罢课。可惜的是,如这场运动没有被仓促解散的话,是可以争取到更多成果的。

由于政府并未真正在服贸问题上让步,因此抗议行动必定会继续下去。但由于立法院的占领被视为运动的核心,要重新凝聚动力将更加困难。对于接下来的行动,很多人充斥着疑惑。

国民党总统马英九与立法院长王金平

国民党总统马英九与立法院长王金平

是否代表运动战胜了政府?

不是,并不能视为胜利。政府作出的让步是极小的,而且相当含糊。

我们在过去三周,见证了的群众运动,可谓惊天动地,330有五十万人参与游行,写下了历史纪录。

全台湾的大学共有84个系所或社团表示支持罢课,尽管并未协调,实际上也不是集体性的罢课,而是倾向于自主行动。尽管如此,群众的意识依然前进了一大步。而罢工罢课作为一种抗争的策略,正被社会广泛讨论。

最重要的是,有工会开始讨论要不要发动罢工。尽管许多工会受到国民党控制,并表示支持服贸,但仍然有万泰银行工会于上周投票通过罢工决议。可是,由于现在立院已经宣布退场,罢工是否实行成为未知之数。很可惜的,确实是浪费了一个大好机会。

这场群众运动本来可以赢得真正的胜利,能够迫使政府废除服贸、甚至迫使政府高官下台,包括总统马英九在内-他的支持度只有9%,是台湾民选以来民望最低的总统。由此可判断,学生领袖的决定放过了马英九政府,错过了宝贵的机会。

现时必须做的,是重新凝聚动力、组织起来,并汲取教训。

可否解释一下占领行动结束的细节?

退场的决定是基于王金平所作出的承诺,王金平是执政国民党的其中一位领导人物,在党内与马英九阵营进行权力斗争。也许马英九私下也同意王金平提出的协议,以结束占领运动,但马从未亲自作出任何承诺,为了保住面子,他一直坚持的服贸也被保留。

即使王金平提出“先立法再审查”的条件非常有限,但也可能会被执政党中其他派别所推翻。我们不同意学生领袖接受这些空洞的条件,然后宣布退场。

我们认为,学生领袖过于依赖民进党,民进党支持这次运动,但与大多数人的立场不同,他们并不主张废除服贸。

一个主要的退场理由是“学生要回校准备考试和读书”,而不能永远占领立法院。你可以这样说,但在退场前应该宣布新的集体行动、新战略,并且民主地辩论如何持续对政府施加压力。

我们(工国委)从不认为占领是唯一手段,事实上我们曾经警告,占领行动是有局限性的。

占领是全世界常见的抗争手段,是一场抗争必须的,它可以成为群众运动的召集点,就如今次台湾的运动。但只靠占领的话,是永远不够的。它必须作为下一个阶段的踏脚石,例如将行动升级至罢工罢课。但今次学生领袖并未提出任何具体建议,他们说“转守为攻,出关播种”,将这场抗争“带回到全体人民手上”,并以“另一种形式”持续下去。但究竟是什么呢?现阶段这些都只是空谈。

因此这惹来很多批评的声音。16个团体组成了联盟,在本周召开了记者会。

一些原本在立法院内占领的人表示退出决策小组,因为不认同学生领袖不民主的决策方式,尤其是关于退场这样重大的决定,他们认为应该与所有的民众公开讨论。其他的团体虽然不同意未争取到实质诉求便退场,但表示尊重学生领袖退场的决定。很遗憾地,反退场的团体也无信心提出其他替代的方法。

学生领袖:以由上至下的方式控制运动

学生领袖:以由上至下的方式控制运动

那么工国委有什么替代的方案?

我们主张全台湾的大学和国高中罢课,并以此发展为二十四小时的总罢工。

如果学生领袖没有决定退出占领,再发起罢课罢工,之后才退出占领立院的话,那么结束占领立法院本身就不是一个决定性的问题。

但是未表明“下一步的行动”就结束抗争,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造成很多混乱,并且让政府拿到主导权。

在学生领袖宣布退场的同时,媒体正在大力抹黑示威者,警察正起诉参与曾占领行政院的学生和民众。

我们认为,政府正深陷危机中,他们命悬一线,只需推它一把便会下台。占领行动需要升级,我们认为,罢课罢工是关键的。在这种状况下:“不进则退”,这就是要汲取的教训。

如果能迫使马总统及国民党中止服贸,将严重打击他们的权威。这是绝对可能发生的,因为政府和统治阶级非常担心这场运动的规模及政治影响。虽然许多团体不满退场的决定,却也的确没有坚定的主张。

现在不清楚立法院长王金平的承诺会否兑现,而且国民党在立法院占大多数席次,故尽管民进党提出一些修正案,服贸仍然可以通过。

我们认为,修正案是次要的:他们并没有改变服贸协议新自由主义和与劳工对立的本质。

4月7日,批评运动内部欠缺民主的团体召开记者会

4月7日,批评运动内部欠缺民主的团体召开记者会

有那些团体参与此次占领行动呢?

主要的学生组织是黑色岛国青年阵线。他们受“泛绿”的民族主义阵营影响,他们所支持的台湾独立,越来越受到年轻人欢迎。

在这议题上,工人国际委员会支持台湾的自决权。我们拒绝中共独裁政府所宣传的“大中华主义”,但我们同时也反对种族主义-现时掀起的反大陆人浪潮。

若果没有团结的工人抗争,是不可能击败资本家的贸易协定,民族主义由资本家所煽动,因为此种族主义情绪帮助资本家去分化工人阶级。

学生之间,包括立院内的“黑岛青”学生也发生不同的分裂。主导运动的领袖以非常不民主的方式运作,是一种由上至下的官僚的方式,而这也是他们结束这场运动的方法。

在示威游行期间,学生纠察队曾经没收其他团体批评学生领导的传单。

进入议场的人需要被严格挑选,他们指这是要避免政府派出的间谍混入。但其实可以有其他方法。

台湾的占领运动与世界上其他国家所看到的并不是那么不同。即使他们表示反对领袖及抗拒政党,在这些自发性的抗争中,这些领导运动的小型团体可以急速走向官僚化,尤其是如果这些组织产阶级为基础。

在台湾,并没有任何工人阶级政党,以民主架构和辩论作为传统。

两年前,在香港反对国民教育的占领政府总部运动时,亦曾经发生类似情况。

自发的学生团体主要透过社交媒体冒起,在媒体吹棒下意外地成为这场运动的发言人。

运动缺乏真正的民主,领袖想要防止这场抗争变得过于激进,也避免明确提出政府下台的政治诉求。

在台湾,黑岛青在脸书上拥有超过30万个“赞好”,但在现实中仍是一个小组织,而且领袖们的决策都没有经过投票或真正的讨论。

这不只是我们的观点,在过去几周,一些占领立院决策小组成员因有不同意见,而退出了议场。这些不民主的决策方式也是其前成员所抗议的。

3月23-24日警察镇压,150名示威者受伤

3月23-24日警察镇压,150名示威者受伤

有人说这些分裂会分化整场占领运动,不是存在这个风险吗?

是的,324占领行政院行动便是一个例子,当千名学生民众尝试占领行政院时,镇暴警察残暴镇压。占领立法院的领袖并不支持占领行政院。占领行政院是因为很多年青人开始鼓燥起来,认为立法院的领袖太过由上而下,且倾向妥协。

警察镇压后,当时的学生领袖应该更集中在谴责警察镇压,并以这例子作为警告,告诉群众:政府为了打压运动,可以不择手段。

媒体试图歪曲事实,令学生看起来是违法的“暴民”。在这场镇压行动之后,政府动用外围势力,委托与国民党有关的黑道、流氓(飙车族)、“白色正义联盟”等,发动反游行和尝试骚扰占领运动。

工人国际委员会(CWI)认为,这表示了需要工人更直接地参与抗争,呼吁工会到来帮助组织纠察队与自卫队。 我们以土耳其为例,当地去年的公务员工会发动了罢工,抗议警察暴力镇压占领运动。

下一步将会发生什么?长远来说,太阳花运动会有怎样的影响?

现在的任务是组织并汲取教训。

占领结束后,政府一定松一口气,然而对于群众来说,是失去了一个机会,但并不代表情况会倒退到318前的情况。

正如列宁所说:“一盎司的经验胜过一公吨的理论”,过去三周以来,群众持续累积了庞大的经验。

而现在已经有抗议继续进行,这场运动所产生的效果对政府来说是很大的问题。

这场斗争带给了许多人向体制挑战的自信。

也许更重要的是,这场运动令社会广泛讨论全台罢工罢课的议题。

尽管没有发生,但现在它成为社会中讨论的一部分,令讨论的层次比过去更高。

这证实了我们一直所说的,学生可以在发动抗争中扮演很好的角色,但他们永远不能完成抗争,尤其是当抗争只停留在学运的层面,而这却是占领学生领袖所希望的。

这令社会主义者更容易地解释,工人阶级是抗争中最重要的力量,这也是为何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工人政党,以对抗资本主义与民族主义(亲中VS反中)的阵营。

工国委(CWI)台湾的街站

工国委(CWI)台湾的街站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