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旺角 行动升级 罢课罢工一天

2014年11月13日 下午 11:34Views: 106

以下是社会主义行动于11月13日在旺角占领区派发的传单

需要召开群众民主会议 决定下一步行动

雨伞革命坚持了超过六个星期,占领群众争取民主的意志坚定,无惧警察多次暴力清场,民意势不可挡。早有传警方多个星期来部署,于北京APEC会议结束后清场。习近平与梁振英在雨伞革命爆发以来首次会面,为特首打压运动打了强心针。

法院延长临时禁制令,今次法庭执达吏将加强与警察合作,届时将有7千名警察随时候命。法官亦强调示威者可能会触犯藐视法庭,制造白色恐怖。

社会主义行动支持保卫旺角占领区,现在需要大力动员,为未来几天的战争准备。此外,当务之急是组织民主的纠察队,用作协调守卫工作。我们谴责法院禁制令,因为法庭只顾保障商人利益及财产权,无视市民示威及集会的自由。雨伞革命的第一天就是违法抗命的,“法治”只是权贵的政治工具,我们不应顺从。

行动升级 占领学校

社会主义行动支持占领行动,但显然单靠占领一招,力量并不足以迫使政府妥协。运动必须升级至更有力、更有效的抗争手段。占领运动可以扩展至大学,由学生及市民占领校园,并将之化为斗争阵地,举行群众会议、扎营留守、争取公众支持。学生罢课激起了雨伞革命,如果认真呼吁占领学校,可以展开新一波的斗争。占领学校应该与新一轮的罢课连系起来,我们曾经提出过重启罢课,以罢课一天为开始,学联等主要团体应该尽快宣布罢课日子。罢课后更要呼吁工人罢工。罢工会造成巨大的经济影响,其效果比罢课更强大。

9月的罢课是香港群众运动的一大进步,也因此启动了雨伞运动,但也应从之前罢课汲取经验 - 如果有民主的罢委会去组织大规模学生群众参与,并协调各校各系的罢课,罢课的力量会更强大。

需要民主行动委员会

在运动爆发的首几天,自发松散的占领者以无比的热情发起了行动,不论是参与人数、抗争手法与意志,雨伞革命是香港多年来最波澜壮阔的民主运动。但运动要有策略部署及组织,应对更复杂的局面,就需要民主组织运作抗争。现时运动欠缺内部民主,没有平台让参与者共同商讨及决定下一步行动,令运动欠缺清晰的方向。

我们将面对警察政府清场,加上占领区附近的居民及商铺受到影响而产生怨气,但如果能令群众对运动的成功有更高期望,就可令更多人准备为运动付出更多。由于运动“领导层”未能给予清晰方向及计划,令占领群众感到运动失去方向。

运动的重大决策由泛民政客、和平占中、学生领袖及民间团体组成的“五方平台”主导,但没有经过占领群众授权。和平占中从开始以来不停呼吁撤离,遏制运动进一步发展。这与2012年反国教运动一样,当时反国教大联盟组成小圈子领导层,最后私下决定解散运动,没有经过民主商讨,令运动无疾而终。

五方平台往往在闭门会议后,没有与群众商讨,直接通过媒体向公布决定。社会主义行动一贯批评由上而下的手法,我们认为运动需要行动委员会及定期的群众会议。现时占领区的论坛多为抒发意见,但没有实质决策权。民主的领导已是当务之急。现时的领导不是准备投降(例如占中及泛民),就是不知下一步如何走。

本土派在运动里唯一所做的只是批评泛民领导,但他们提出的“没有大会”只是一句空泛口号,没有为运动带来明确方向。实际上,因为领导层没有民意授权,而且对下一步行动不知所措,愈来愈陷入分化,现在运动已无领导可言。这就是本土派提倡不要领导的结果!

我们面对有强大组织的独裁政权,自己当然需要有力的领导会议,去讨论行动策略及政治诉求。这个领导层需要由运动内的底层选举出来,并受其监督。领导层的讨论需于群众会议讨论(反对由上而下的“大台”),让参与者提出不同的建议并互相辩论,不要筛选发言者。解决出路在每个占据地点建立行动委员会,召开群众会议,公开民主地讨论运动的下一步,如何行动升级,以及如何对抗政府打压。

运动要面向工人穷人

梁振英早前说不能让月入万四元以下的穷人有平等选举权,否则“政策会倾斜于穷人”。政府搞假普选的目的可谓呼之欲出,就是为了维护富人当道的精英制度。因此,争取民主本身就是一个阶级斗争,劳苦大众不仅挑战中共独裁政府,更挑战香港的资本家。不民主的政制得以维持,资本家就更容易否决一切威胁其利润的政策。

运动若要动员广大的工人阶级参与,尤其是升级至罢工这有力的抗争手段,就需要纳入劳工诉求,包括提高最低工资、八小时工作制、全民退休保障、集体谈判权等,连系至打破商家权贵操控经济的乱局。这不但不会分散焦点,反而更能凝聚抗争力量。

建立工人政党

雨伞革命的成败一定要以实质改变,而非所谓“公民觉醒”来衡量。梁振英政府必须下台,但换人更要换制度。我们要求立即实现真普选,要求真正民主选举产生继任者,废除中共和资本家垄断的提委会,不可以限制参选人。社会主义行动认为,这也应该联系到以真正的人民议会取代立法会,议会代表均由普选产生,人民并拥有随时召回的权利,而政治代表的薪金应与普通技术工人工资看齐。我们将民主斗争与反资本主义的必要连系起来,需要建立新的工人群众政党,来整合这场运动的工人阶级与左翼分子。中共在港利益千丝万褛,雨伞运动也要挑战操控香港的商贾钜富,并且为社会主义替代和民主控制银行等赢得支持。这是唯一能够解决贫富悬殊、地产霸权、工资停滞及公共事业私有化的恶梦。

社会主义行动为以下几点斗争:

  • 捍卫旺角占领区 – 召开民主群众会议,建立民主行动委员会,决定运动下一步及路向
  • 占领校园,以罢课一天为开始,呼吁工人罢工
  • 踢走梁振英,立即实现真普选,废除功能组别
  • 打倒中共一党专政,打倒受其保护的资本财团
  • 民主斗争也是阶级斗争 ─ 建立工人群众政党,为社会主义而抗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