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福岛核灾五周年

2016年3月10日 下午 8:54Views: 197

前首相最近表示政府当年几乎要撤离5千万人并宣布戒严

抵抗 中国劳工论坛

2011年三月的日本福岛第一核电厂核事故,是继1986年的乌克兰车诺比核灾难後,史上第二严重的核事故。甚至有科学家认为,福岛事故所带来的破坏性影响会超过车诺比事件。车诺比事故中只有一个反应堆发生熔毁,而福岛里六个反应堆中就有三个发生爆炸及熔毁。事由是2011年日本东北部311爆发大地震,引发海啸,并击毁了核电厂的供电与水冷系统,导致核燃料和反应堆熔毁。

福岛事故现场有超过1,700公吨的核废料,比车诺比的180公吨更多。日本当局原本低估了福岛危机程度,声称只有国际核事件分级表中的「四级」,却立即遭国外的专家反驳。福岛与车诺比同样被评为最高的「第七级」。

事故发生三年後,政府和东京电力(世界上最大型的私营电力公司)都被外界激烈批评其反应迟钝丶安全疏忽丶拒绝承认并企图掩盖事实。时任首相菅直人最近承认,日本当时非常接近全面灾难,政府当时讨论过撤离5千万人,包括在首都东京的人,并且宣布戒严。「到了撤离5千万人这个规模,就等於在一场大战中败仗。」菅直人向英国《每日电讯报》表示(2016年3月4日)。在访问中,菅直人回想他当时从东电「无法获得清晰情报」,而政府的首席核安全顾问寺坂信昭对处理方法一无所知。

2012年一项由黑川 清博士的独立调查总结道,福岛危机是「人造」的。从2006年,根据当时的研究指出,日本的核监管机构和东电都知道,一旦核电厂被大型海啸击中,可以发生完全断电。东电未有作出任何行动,核监管机构知道这一点,但也未能采取行动。黑川所属的调查委员会的报告里,亦指控政府和监管机构与核电业界「勾结」,黑川指业界「形成了强大的游说,令业界不受制於国家的监管措施。」报告亦抨击政府让东电处理清理灾难的工程。由於严重处理不当,最後政府在2013年接管这项工程。

超过16万人需要从当地撤离。很多这些地区的环境备受破坏,经济陷入崩溃。安倍晋三的右翼政府计划在明年三月结束疏散指令,并且利用经济压力(不再支付赔偿金)来迫使这批福岛难民回家。废止福岛核电厂需要最少40年,成本估计高达1,000-2,500亿美元,还未计算到泄漏的辐射对该区环境的长期破坏。

太平洋污染

「福岛是车诺比的海量版。」一名日本网民写道。东电一直苦於寻求处理大量用来冷却熔毁反应堆的海水的办法。这些海水都是受到严重的辐射污染,因此需要被封存在高达三层楼高的大型水缸内,且只是个暂时性的方案。《朝早新闻》最近刊登一张照片,显示这些大型水缸的数目已高达1,100个。由於有些水缸是由廉价合约劳工非法建造的,没有依循法律要求,因此惹来更多的安全隐忧。从2013-14年,核泄漏事件发生了好几次,高污染的核废水流至太平洋。

除了水缸核泄漏外,福岛核电厂周围的地下水被探出相对较低程度的污染,而这些水以每天300公吨的流量,从福岛核电厂的後山,经过电厂建筑根基,流入太平洋。废水随着水流流动,辐射被海洋生物吸收并带走,对海洋生态带来的恶果成为全球关注之问题。

福岛核灾五周年

福岛核灾五周年

工人受压迫

福岛事故中最不为人知的事实,莫过於「清理」行动中的超低廉劳工。2011年灾难後,东电寻求政府的资金拯救,并将电厂的工人工资削减20%。大约12,000名工人冒着危险控制福岛的灾情,当中大部分的是外判合约工。在整个的撤离区中,45,000名的工人进行着类似的灾後清理工作。当中许多是由日本黑道(Yakuza)招揽的露宿者。这些组织往往都与外判商有勾结,或者索性是承办商,用来「解决」劳动力短缺的问题。根据日本警方的资料,有大约50个黑道组织活跃於福岛县。

《路透社》根据与福岛工人的访问报导:「东电坐在一个超过七层外判制度的金字塔的顶端」,纵使透过「第三方」聘请在日本是不合法的。《路透社》的报导发现,这些工人的工资比全国普遍建筑工人要低大约三分一。

独立记者及专家指责日本政府和东电隐瞒真相,令日本人处於黑暗之中。涉及的议题由工人死亡数字到国产食品安全。之前作为丰盛农业区的福岛,现在因为当地出产的食品被杯葛,地方当局命令学校午餐要使用当地出产的食材。事件激起了教师及家长的抗议。

官方数字指只有三名工人死於清理福岛核灾。但独立记者衣笠雅子表示实际数字高很多,因为官方报告只计算在工作期间死亡的工人。很多工人因接触辐射患病一段日子并在家中过身。

纵使福岛承受了巨大的代价,价值连城的核能业却连同各国政府,继续推动扩核计划。当中以亚洲最为严重,有49座新核电厂在建造中,更有超过100座在计划中。最大力扩展核能的国家包括中国丶南韩和印度。

有毒的政治

安倍去年已重启3个核反应炉,并决意重启日本的50个核自2011年灾难後停止运作的反应炉。日本作为世上唯一曾被核武轰炸的国家,事件引起巨大争议。近年出现多场大规模的反核游行。纵使政府尝试操控舆论,并自灾难发生後将住宅电费增加了20%。但有调查显示,仍有60%反对日本重启任何反应堆。

要实现无核的未来,也需要大量投资在安全的再生替代能源。这连系到需要取代今天建制政党的社会主义替代。亲资政客不免屈服於盲逐短利的大财团。

反核抗议运动横扫日本以至亚洲各地,社会主义者和工人国际委员对此表示支持,同时我们强调,这需要连结起反资本主义的纲领。只有取代无政府状态的「市场」制度,并建基於社会的公有产权,实行民主的社会主义计划,才能让社会发展出再生能源(例如风力或太阳能)的巨大潜能,将世界能源政策导向安全的轨道。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