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蜗居梦何时了?

2016年7月10日 下午 11:15Views: 109

访问香港基层住户

丽芬

最近“房委会资助房屋小组”通过九月起加租一成,影响全港七十多万公共住户。

为表达租金上涨的声音,“基层住屋大联盟”于7月10日早上的10时发起大游行,约 60人参与由湾仔修顿球场出发游行至政府总部,要求政府检讨拖延12年未曾修改的“业主与租客(综合)条例”、恢复租金管制等诉求。队伍呼喊着“无处容身、越住越贵”、“反对剥削住屋权、争取检讨保家园”、“立即上公屋、租金要管制”等口号。

housing demo 3

社会主义行动参与游行,沿途访问了4位基层住屋人士,了解一下他们的住屋及生活状况。

现年66岁的江先生是一名退休人士,他现在以每月$5,500 租住西区一个100平方呎的㓥房单位。江先生退休前是任职保安工作的,他称现时无稳定收入,只能靠积蓄、生果金和打散工过活。“租金占我生活费4成,而租金每年都加二、三百元,实在很难负担。”江先生称10年前租金只是$2,000多,自己又因为膝盖骨老化走路也很困难,他已在1年前申请单身人士公屋分配,但对何时能上楼感到遥遥无期。他认为如果能落实租金管制,是有效并可以令他不用再“捱贵租”的。

游行上遇到从中国大陆来港两年的陈小姐,携着两幼子游行的她今年30岁,租住的是西环一个只有80平方呎的㓥房。陈小姐说︰“房间细小,没有厨房,只能将煮食电磁炉放在洗手盆上。租金一年加一次,最近更由$6,300 加至$6,700。”陈小姐称来港两个月后,居于香港的丈夫突然离世,令她顿失经济支柱,对前路感到彷惶无助。每月的伙食费、水电费及上学开支每月起码需要$4,300。“我最担心是我的小孩子,他们年幼我一定要负责照顾他们,这令我不能上班工作,现在只能靠我的积蓄过活。我住的㓥房是一屋再㓥开4户的,环境挤迫,隔壁住户曾发生暴力事件,令我倍感担心。”“我最希望就是可以尽快上公屋、实施租金管际,如果有托儿服务就可以减轻我的负担,但托儿服务也需要约$1,000,我暂时没有这方面的经济能力。”

housing demo 2

任职地盘的曾先生是租住深水埗的一名㓥房户,月租连水电费需要$6,000,这小小的100呎空间住了一家三口。“我已申请上公屋达4年但仍未有消息。”租金占他每月3成多的收入,这显然与政府所说只占1成有很大距离。曾先生更表示租金高昂下他的每月也花尽所有收入,无法储蓄。曾先生的诉求是立即上公屋和恢复租务管制。

游行上,一位中年女士接受访问,她以月租$3,500 租住观塘一个不足100呎的㓥房,而事实上,那是一个非居住用途的违法“㓥房”单位。她表示原本住的单位,因为加租$500,令她迫于无奈迁到偏远的新居所。这名女士是一名领取综援的单亲妈妈,育有一名11岁患有过度活跃症的小孩。居住地方狭小令她照顾小孩十分吃力,又不能寻找工作。“我认为这居住地方实在太小,连我的小朋友也这么认为。”“我的小朋友今年升中了,我们都希望可以上公屋,除了地方较大外,也因为公屋有合资格的防火措施,令我若然去工作,也可较安心让小朋友独自在家,现在我住的㓥房没有安全可言,令我不能离开我的小朋友。”综援的帮补下,每月有$3,000多元收入,但这只足够她家中如水、电、伙食等开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