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窃的公共空间

2017年7月13日 下午 4:50Views: 5

裘青 社会主义行动

香港公共房屋休憩所用的公共空间远远不足,甚至被私人资本公然侵占。 根据「拓展公共空间」文章披露,香港有相当一部份商场项目的地契列明,必需向公众提供一定的公共空间,但发展商经常将前往公共空间的路线设计得千回百转,令民众不便前往,或干脆以维修之名长期封闭通往该处的通道、电梯等。商场方面亦经常于这些公共空间举办商业展销活动,从中赚取丰厚的场地出租费用。

数据指出,港人人均休憩空间标准仅2平方米,当中184万人实际可享用的公共空间更少于2平方米,但在山顶、愉景湾、九龙塘等富人区人均休憩空间却有8平方米,两者相差足足四倍。香港连理论上本应全民共享的公共空间竟也相差悬殊。而相比邻近同样为人口密集的城市,如东京和新加坡等,分别都有5.8-7.6的公共空间,

某些地产项目亦将公共空间设计成半封闭式环境,从而变相将公共空间私有化。当中最为荒谬者当属李嘉诚长实旗下的大围「名城」楼盘,地契中列名需兴建多项公共空间设施包括两所学校,而长实竟将学校兴建在离地面十九米的五楼平台之上,更离谱的是长实为了区隔「私人住宅」与公共设施,竟只预留一条楼梯与一部只能载十二人的升降机予两校近两千名学生出入平台。而政府面对当区市民提出公共设施不足要求增建的诉求,竟将区内私人会所计算入地区休憩空间之内,回应指当区设施已满足香港规划标准。意味着当区的富人可以继续享用远超其所需的「公共设施」,而基层民众面对本应共享的空间被公然侵占却无可奈何。

可见政府所谓的「土地问题」根本是由于亲商政策取态下故意抑制土地供应所造成,剥夺民众应有的休憩用地权利。为了捍卫公平的公共空间,必须将开发商、住宅和商场全面公营化,由居民民选产生代表进行民主控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