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罷工趨勢──工運的升溫

2017年五月月13日 下午 7:00Views: 47

近期一場香港討論會的紀錄

中國勞工論壇 報道

最近舉行了一場關於中國工人鬥爭的研討會,剖析最近的工運趨勢及未來鬥爭的可能發展方向。與會者包括了非政府組織的觀察者參與。為了避免他們入境中國出現問題,本文不便公開他們的身分。

中國罷工數字持續上升。近年中國經濟增長放緩,愈來愈多工廠面臨成本上漲和資金短缺問題,加上產能過剩令商品價格下跌,很多時都出現關廠和逃薪情況。去年中國被報道的罷工數字約為2600宗,據估計這是實際數字的10-15%,因此實際罷工數字約為2萬宗。愈來愈多工人進行集體行動時,為了引起公眾關注,有些會走到政府大樓靜坐抗議,有時甚至堵路。每年農歷新年前前都是罷工高峰期。

近年由於愈來愈多製造業從沿海城市遷移至四川、河北等內陸省分,因為罷工數字也慢慢向西北移動。工廠遷移至內陸後,很多工人都回到自己家鄉附近地區工作。比起從前到外省打工,回鄉打工的工人更為熟知當地環境,與家人及朋友的連繫更為緊密,因此比以前更有信心發起罷工。例如深圳富士康工作環境極為高壓,幾年來發生過多宗自殺案,但都沒有見到工業行動出現,但到河南設廠後不久就發生罷工了。

在深圳工廠打工的很多是來自五湖四海的移民工,資方的應對方法是把來自同鄉的工人分隔開在不同的生產線上,使他們因族群和方言的不同而立起來。

近年中國政府推動所謂經濟轉型,發展高科技服務行業,並經常以人工智能和機械人等發展來宣示國家經濟如何強盛。但是實際上大部分服務業工作都是低技術工作,而且低工資、無償加班和過勞死的情況甚至比製造業更為嚴重。因此服務業的罷工也在升溫。

服務業工人鬥爭

隨著各種服務業向手機平台方向發展,雇傭方式變得更為零散化,勞動合同很多時只會顯示在手機程序上,管理層可以根據意願任意更改,勞動權益保障進一步惡化。例如美團外賣勞工最近發生了廣為人知的罷工。

這種罷工由於更為直接影響廣大消費者,很多時候在媒體和網上都廣泛傳播。交通業的罷工例子同樣重要。兩大手機租車平台滴滴出行與優步合併,同時降低司機的車資補貼而引發罷工。

罷工期間有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看到一群一群罷工司機聚在一起用手機刪掉訂單。與此同時,傳統的士司機因為生意被手機租車平台搶走,也為了自己的訴求出來罷工。

中共政權將對工人組織及罷工的鎮壓升級,但手法和模式是各式各樣。在一些勞資衝突中,當局在兩方壓力中採取平衡,令資本家作出讓步以盡快結束罷工,通常配合警察暴力鎮壓,軟硬兼施。很多觀察者視2015年底對廣東勞權非政府組織的打壓為「前所未有」。因為廣東省過去被視作中國最自由開放的地區,甚至產生了一些推動工會改革的希望,例如落實集體談判權以及民選地區工會領袖,所以這次打壓相當具意義。

在2015年,廣東發生了最多的警察介入罷工事件,每四名罷工者就有一名被捕。對非政府組織的清洗暫時停頓下來,但改革的希望已經幻滅。這將令衝突更為激烈,工人在下一段時期將會得出政治及經濟上的結論。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