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竊的公共空間

2017年七月月13日 下午 4:50Views: 9

裘青 社會主義行動

香港公共房屋休憩所用的公共空間遠遠不足,甚至被私人資本公然侵佔。根據「拓展公共空間」文章披露,香港有相當一部份商場項目的地契列明,必需向公眾提供一定的公共空間,但發展商經常將前往公共空間的路線設計得千迴百轉,令民眾不便前往,或乾脆以維修之名長期封閉通往該處的通道、電梯等。商場方面亦經常於這些公共空間舉辦商業展銷活動,從中賺取豐厚的場地出租費用。

數據指出,港人人均休憩空間標準僅2平方米,當中184萬人實際可享用的公共空間更少於2平方米,但在山頂、愉景灣、九龍塘等富人區人均休憩空間卻有8平方米,兩者相差足足四倍。香港連理論上本應全民共享的公共空間竟也相差懸殊。而相比鄰近同樣為人口密集的城市,如東京和新加坡等,分別都有5.8-7.6的公共空間,

某些地產項目亦將公共空間設計成半封閉式環境,從而變相將公共空間私有化。當中最為荒謬者當屬李嘉誠長實旗下的大圍「名城」樓盤,地契中列名需興建多項公共空間設施包括兩所學校,而長實竟將學校興建在離地面十九米的五樓平台之上,更離譜的是長實為了區隔「私人住宅」與公共設施,竟只預留一條樓梯與一部只能載十二人的升降機予兩校近兩千名學生出入平台。而政府面對當區市民提出公共設施不足要求增建的訴求,竟將區內私人會所計算入地區休憩空間之內,回應指當區設施已滿足香港規劃標準。意味著當區的富人可以繼續享用遠超其所需的「公共設施」,而基層民眾面對本應共享的空間被公然侵佔卻無可奈何。

可見政府所謂的「土地問題」根本是由於親商政策取態下故意抑制土地供應所造成,剝奪民眾應有的休憩用地權利。為了捍衛公平的公共空間,必須將開發商、住宅和商場全面公營化,由居民民選產生代表進行民主控制。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