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外國干預」法:政府制造恐慌以擴大權力

2018年五月月10日 下午 11:15

這些法律無助解決大企業「干政」這個真正問題,反而賦予政府更大權力來審查告密者並限制反對派

這篇文章來自我們在澳洲的姐妹組織。它展示了社會主義者如何積極地反抗種族主義和打壓民主權利的措施——無論這些打壓從何而來。中國政府在海外的政治和經濟力量日益增強,導致越來越多國家的政府開始做出反應。中國政府為了自身的海外利益、為了遏制「反中」活動,而在海外采取越來越多的監控與鎮壓措施,這的確已經成為擺在眼前的問題。但各國反工人政府的反制措施,也是為了便於自己不民主地控制媒體和政局而打出的幌子。例如澳洲的右翼政府正在用「中國威脅」來強化他們自己進行審查和政治打壓的權力。這種煽動反中種族主義的做法無異於玩火。這篇於2018年2月23日刊載於澳洲「社會主義者」網站的文章提出,我們需要國際主義和團結鬥爭,需要支持澳洲本地學生以及中國留學生組織起來,共同反對他們本國統治階級的反動政策。

反間諜法

基於澳洲安全情報組織對中國政府干涉該國政治的擔憂,澳洲政府正在向國會提出一系列「外國干預」法律。然而,這些法律無助解決大企業「干政」這個真正問題,反而賦予政府更大權力來審查告密者並限制反對派。

自由黨提議禁止來自國外的政治捐款,要求代表外國利益的政治團體須向政府登記,並擴大反間諜法。

反間諜法修訂後將允許政府將接觸到「敏感」信息的記者和告密者定為刑事犯罪。他們只要接受到相關信息就要承擔刑責。例如,如果有記者在難民拘留中心幫助告密者逃避政府對拘留中心工作人員的封口令,可以在新法例下被定罪。

禁止外國政治捐款不僅適用於政黨,也適用於社運團體,因而限制海外普通民眾對澳洲工人的支持和捐款,例如未來的公民權和工會運動籌款。社會主義者應該反對這一禁令,因為國際團結是勞工運動最重要的戰略之一。

禁令重拾「紅色恐慌」的陳腔濫調,企圖讓外國人淪為替罪羊。因為去年工黨參議員薩姆·達斯提亞裡可恥地接受了黃向墨的大筆金錢,自由黨自此利用這一點試圖取得政治資本,以打擊工黨。

黃向墨是一名中國富商,專為中共利益服務的組織「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的會長,達斯提亞裡在拿了他的錢後,違背工黨的政策方向,支持中共在南海的立場。

總檢察長喬治·布蘭迪斯說,新的法律針對像達斯提亞裡這樣的案件。但黃向墨向兩大黨都曾捐款,可見捐款禁令阻擋不了海外億萬富翁找到其他捐款的途徑。

11月,美國廣播公司報道,澳洲能源風電公司向昆士蘭自由黨-國家黨執政聯盟捐贈了40,000美元。捐贈後幾天內,其中一名主席與總理馬爾科姆·特恩布爾在執政聯盟的一次活動中共進了晚餐。能源風電公司為中國黑龍江愛耐集電力有限公司全資擁有,但注冊為澳洲業務。這表明,對富人來說,這一禁令是多麼微不足道的障礙。

大企業「干政」

對工人來說,威脅就業、降低工資和削減基本服務的不是「外國干涉」,而是大企業的干涉。這種干涉影響我們生活各個方面,並得到議會每個政客的支持。

2010年,時任總理凱文·拉德對礦業采取相對溫和的征稅政策,結果礦業的游說壓力導致他被撤換。工黨和自由黨都接受大企業的捐款,新法的出台不會阻礙這種行為。政府推動此案例的目的不是停止金權政治,而是要在國家安全問題上顯示出比工黨反對派更加強硬。

這並不是說統治階級沒有擔憂中國政府的影響力。中美角力越來越激烈,使大企業處於兩難:中國是他們最大的貿易伙伴,而美國是他們主要的軍事盟友。澳洲統治階級在向哪個方向傾斜是有分歧的,而中美政府都在施加壓力。

與此同時,中國政府正試圖盯緊海外潛在持不同政見者,包括向中國在澳洲的學生施加壓力。我們與我們的姊妹組織中國工人論壇(chinaWorker.info),之前曾報道過中共在境外實施的鎮壓行為,這是一個真正重大的問題。

然而,中共想要加強影響力的時候,大企業已經控制了澳洲政府。無論是通過澳洲安全情報組織、馬爾科姆·特恩布爾還是薩姆·達斯提亞裡,美國或中國衝突的任何一方都不符合我們的利益。這些新法律只會增強國家壓制異見的權力。

我們必須反對用新的「紅色恐慌」來妖魔化中國移民和留學生的企圖。他們也是中共鎮壓的受害者。相反,我們必須團結起來,反對中共專政和澳洲統治階級。國會內兩方都充斥政治腐敗,這是資本主義制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勞動人民必須依靠自己的組織、自己的籌資、自己的團結和自己的領導層,以社會主義替代資產階級兩大政黨所代表的大企業。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