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他們這邊」

2018年十月月10日 上午 12:16

以下是佳士鬥爭支持者黃允對於國家鎮壓的個人印象和看法,本文為刪節版

8月24日得知最新消息,警察清除了聲援團在惠州的聚集點,逮捕了在場的所有工友和學生,共50多人,我決定去事件的源頭看看。

我和朋友走去佳士公司的正門時,遇到附近另一家廠的一個職工。他聽說過佳士發生了點事,但說到具體,他就一點也不清楚了。這時,一批佳士工人騎著單車或電動車出現在旁邊的大道上,我們離開了他,想找他們中的一兩位說話。

一個沒穿廠服的年輕小伙走出大門,往我們這邊來。沒錯,他是佳士員工,但他不知道前陣子廠裡出了什麼事。

我們悻悻地被甩開,意外看到一個佳士男職工坐在一個花圃那裡看手機。他剛進廠,什麼也沒聽說。運氣不佳,我們只好離開。

多少是出於彌補的心理,我恢復了由於時間太晚原已打消的後續計劃,去燕子嶺派出所。

派出所比我們想像的大。一溜防爆盾倚靠在外牆上,門口空地泊著一輛裝甲車一樣結實而陰森的囚車,紅藍光閃爍不止。

我們商量要不要直接進派出所找警察了解一下情況。然而,快到值班室門口時,我卻先止步了。

我知道進去問了就算沒被當作到場支持者抓起來,也得不到就事論事的答復,或根本得不到答復。我已從這次事件以及從前的更多事件中得出結論,深信這個系統將威懾、打壓、施暴等非人道手段當作常規。

我們所面對的是全世界最強大的一個威權集團。也正是這一點,甚至可以說,僅這一點,便足以體現那些工人和學生的無畏、勇敢、值得敬佩。

對於正身陷牢獄親嘗磨難的工人和學生,我沒資格說我感同身受。但我知道我與他們休戚與共,我是工人和農民的兒子,我相信他們不會無端地站出來,相信正義自在人心,那些任何時候都可以為一己私利出賣良心的官方喉舌無法抹黑他們分毫。我或許不能像他們那樣抗爭,但我站在他們這邊,為他們發聲。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