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光护老院外劳抗争结束 工人仅讨回近半欠薪

2018年12月10日 下午 11:57

在資本主義下,政府利用外勞是充當廉價勞工的工具,製造工人階級之間的分化,壓低本地工人的工資。

帕莎 社會主義行動

反對剝削外勞
反對長者服務私營化

今年六月,私營的宏光護老院爆發外勞的抗爭,抗議公司無理解僱員工及長年剋扣工資、假期。經過4個月的鬥爭追討,工人最終於十月初與資方達成和解協議,公司答應賠償工人約300萬元。不過,賠償金額只有全部欠薪約700萬的不足一半。
宏光護老院的中國外勞一直以來在超剝削的條件下工作。不但本身工資微薄,工人需要全月無休每天工作12小時,而且需要每兩年繳交超過4萬元的「勞務費」,情況猶如現代奴隸制。面對資方的違法行為,當工人求助於政府時,勞工處卻置若罔聞。

由於這些外勞沒有居港權,而過去都是居住在宿舍中,失去工作後流離失所,難以留港長期鬥爭,而勞工處只是向工人提供一份「露宿者之家」的名單,著工人自己解決生活問題。政府又聲稱為工人配對新工作,卻是裝模作樣地問其他私營院舍會否接收宏光的工友,最後當然沒有院舍肯聘請。

政府縱容私營資本

政府的所作所為伸張正義,面對生活和經濟困難,工人最後只好無奈接受公司的「協議」,但賠償金額不足欠薪的一半,變相讓資方白賺3百萬。而且由於是「和解」,政府更不會追究宏光的法律責任,所謂勞工保障的法律淪為一紙空文。

宏光護老院的事件更加凸顯了政府縱容私營資本的本質。推動社會服務的私營化、並利用外勞來分化打擊工人階級是香港政府一貫以來的政策。林鄭月娥在剛發布的施政報告中明言要為「安老服務及康復服務單位提供更大彈性,以輸入照顧員」,而長者照顧服務券不過是杯水車薪、優惠私營院舍,所謂「私人土地作福利用途特別計劃」也只是將安老責任推向非政府組織。

在資本主義下,政府利用外勞是充當廉價勞工的工具,製造工人階級之間的分化,壓低本地工人的工資。因此本勞外勞應當團結一致,共同組織工會及鬥爭,捍衛同工同酬,並將矛頭指向資本家。

歸根究底,政府應該全面將安老服務公營化,大幅增加社會投資,並直接以同工同酬及合理待遇聘請本勞及外勞。這樣才能夠一方面確保員工的待遇與人手,同時間又能以低廉價錢為有需要的基層家庭提供優質的長者照顧服務。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