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抛弃基层的公共年金

2018年12月13日 上午 12:47

废除强积金,落实全民退休保障

裘青 社会主义行动

近期林郑政府推出所谓公共年金政策,意图吸引长者认购五万至一百万港元不等的份额,「自制长粮」。然而和过去一系统花样繁多的所谓退休项目一样,亦不过是政府回避全民退休保障责任的花招。

中产反应冷淡

首先年金认购额并不低廉,虽说可在五万至一百万元额度间自行认额,但事实上只有最高认购额(一百万港元)方能取得一个较合理的退休後收入(每月五千八百元)。对於香港绝大多数基层退休人士而言,这根本是一个可望不可及的数目,也就意味着这群最迫切需要稳定退休後收入的长者却偏偏被排除於计划之外。
其次,在香港公共医疗体系残缺不全的情况下,即便那些手头上持有百万港元左右的长者亦不可能认购公共年金,因为这意味着自己的医疗健康服务完全依靠在那求医者人满为患公共医疗系统,徒然加剧自己的健康风险。因此公共年金对他们而言非但不能起到政府宣传所声称「应对长寿所带来的不确定风险」,反而增加了自身疾病医护风险,而这一切的起因,则完全基於政府对公共医疗系统的刻意紧缩所致。

事实上,政府原先预计公共年金认购总额为一百亿元,财政司司长陈茂波更异想天开地宣称假如超额认购一倍将增加发行量。然而现实是最终的认购额不到五十亿元,甚至不及预期中的一半。政府指内部回报率有4厘,以基本生活消费品来计算的话甚至会低於通涨。而且65岁男性投保,要有86歳寿命,而女性则有要90岁寿命,才能达到这回报率。如不幸81岁离世,他的平均回报只有1.3%。70岁离世的话,每年平均回报更是负数,是负3%!再者,因为女性预期寿命较长而要更高保费,根本是性别歧视!

这情况完全反映了这项公共年金计划一如早前的政府主导退休项目如ibond等根本没有照顾最广大的退休长者所需,甚至连目标群体中产阶层都兴趣缺缺。曾力劝政府落实全民退休保障,现时亦支持公共年金计划的港大教授周永新在接受媒体访问中亦承认:身边不少朋友为预留现金应付医疗开支而未有认购公共年金。香港坊间不少机构指出,按平均预期寿命推算,港人想过退休生活需一百三十至七百多万元。而即便是最基本生活水平所需的一百三十万元储蓄,汇丰银行坦承一般工人的强积金户口亦无法负担。

而对照是次公共年金计划所能提供的合理生活收入水平(即一百万元认购额),其实亦曝露了政府根本明知强积金不可能提供足够的生活保障,否则何不直接将强积金储蓄纳入到公共年金计划,由政府保证下为所有劳动者提供合理的退休生活收入?

废除强积金

只有全民退休保障方为社会迫切所需,而非隔三差五搬出一系列巧立明目的退休产品,让私人金融资本瓜分民众积蓄,更非厚颜无耻地鼓吹长者应重投劳动力市场以榨乾其所有劳动力。

对於香港政府而言,民间所提出的五百亿元起动基金绝对是九牛一毛,远不及那些动辄千亿的大白象基建甚至万亿东大屿人工岛疯狂计划的零头。因此与其说政府担心造成财政负担,不如说是资本家控制下的历届香港政府不愿损害金融资本的极其庞大的既得利益。社会主义者要求废除强积金,落实全民退休保障,并向财团徵重税,将银行国有化并置於民主监督,以长期提供充足的养老基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