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斯旺森当选温哥华市议员

2018年12月13日 下午 11:21

「我们在让争取所需成为合理的事,我们代表租屋者丶工人和低收入族群,我们可以向手上有豪宅的人课税,也就是说,我们可以讨论阶级问题了。」

「我们需要的城市」运动选举胜利

Bill Hopwood,Leslie Kemp,社会主义替代(CWI加拿大)

左翼活跃分子让.斯旺森当选为市议员,这是温哥华「政治革命」的重要一步。这次历史性胜利的消息早已在加拿大和更远的地方散播开来。斯旺森在选举中名列第四,得到了四万八千九百五十五票。斯旺森的席次不只意味着十个席位中的一个,而且还是群众运动赢得的席次。这是「我们需要的城市」运动与冻结房租运动的一次胜利。她宣示要运用这个民选职位在市议会的决策中为社会运动和环保运动发出真正的声音。

在大选前一周的集会中她提到:「关於这次选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是每个人都会讨论的,就是要有一个『我们需要的城市』的平台。」

她也谈到要改变过去「我们不能要求太多将导致财政赤字」这种主导了四十年的亲紧缩政策言论。她说:「在我们所谓的民主制度中,我们能做的事情却几乎被砍到不剩什麽……我们要把要求我们所需的权利变成合法的事,我们不能提前妥协。争取所需的运动正改变当前的结构,於是我们要求的东西变得可能争取,然後成为政治上的迫切需要。」

市长选举和卑诗省其他城市选情的重大变化,使她胜选消息在主流媒体中被盖过。但可以确定的是,一些右翼份子已经警觉到她的胜选,并在社群媒体发出市议会将发生「阶级战争」的警告。或许他们说对了──市议会将不再是以往的政治局面。

尽管没有亿万大亨撑腰,在「进步选民联盟(Coalition of Progressive Electors)」的旗帜下参选的她,展开了一场关注温哥华工人所需的选战:冻结房租丶徵收豪宅税丶建造无家者过渡住宅和公共租屋。正如她在集会上所说:「如果有两千多人无家可归,那我们就来盖两千多间房子让他们有地方住。」

进步选民联盟的选战也提出「劳工阶级通行车票」,让儿童和低收入者免费使用交通工具。其它政策包含有停止地主透过新契约和「房屋翻新」来提高租金丶改善各项租屋条件丶冻结街坊商店的租金丶每天十加元的育儿补助丶设置新选区等等。进步选民联盟的政策和方法立基於工人阶级的需要──这在当今政局中却很少见。

正如斯旺森在选举日当夜所说:「我们在让争取所需成为合理的事,我们代表租屋者丶工人和低收入族群,我们可以向手上有豪宅的人课税,也就是说,我们可以讨论阶级问题了。」

和政策并行的,是进步选民联盟引人注目和热情的选战。这场选战经常性地以街头宣传,大胆的艺术创作丶引人注目的集会和记者会,在各大城市街头上展开。2014年在从市议会丶学校和公园委员会的竞选期间,进步选民联盟的得票便已急遽的增长。

斯旺森改变社会讨论

去年斯旺森发起了一场补选选战,她成功地在三个月的选战中从默默无名变成第二名,这场选战已经对政治产生了影响,改变了今年选战中的讨论议题,每个政党都承诺采取行动,解决温哥华无法负担的高房价。斯旺森冻结租金和课徵豪宅税的要求在补选选战中占据主导地位。当然,亲建商的政客给的答案是给建商更多的许可证。这些政党继续鼓吹市场会提供可负担住房的神话,但同一个市场早已造成当前的危机。

在这次选举中,其他候选人呼应了她的课徵豪宅税和建立非市场公共住房的呼吁。最重要的是,省政府在9月初宣布租金可能上涨4.5%。去年卑诗省几乎没有工人能加薪4.5%。在一场大规模的宣传中,进步选民联盟占据突出地为,此後不到一个月後政府便转向,只允许增加2.5%。尽管这是还是太高,但这个扭转使温哥华租房者平均每年省下500加元。

温哥华政治版图的改变

这次选举的主要特点是,温哥华过去超过十年的执政党「伟景温哥华(Vision Vancouver)」的崩盘。伟景党在2005年从进步选民联盟中分裂出来,成为一个对发展商和赌场企业友善的温和左翼政党。他们声言要在四年内解决无家者的问题,不过他们的方法则是游说地产商,希望等市场自己解决问题。

十年过去了,但露宿者的问题却越加严重,房价也飙升到不可负担的地步。市民痛恨伟景党,尤其是以前有投标给他们的工人阶级。该党的市长罗品信(Gregor Robertson)决定不再竞逐连任後,他们对於是否派人参选市长一事摇摆不定。四年前当选市议员的6名成员当中,只有一个寻求连任,但最终亦败选。伟景党基本上全军覆没,除了以最後名次当选学务委员的黄伟伦(Allan Wong)。

如果在平常的状况下,右翼的「无党派协会(NPA)」应该会大获全胜,议会中只会有几个绿党反对派。但全世界的「中间派」和前左翼政党纷纷崩溃,而如果左派松散软弱的话,则民粹右派就会趁机坐大。

不过,温哥华这次并不是正常状况。去年斯旺森的补选运动重振了左翼力量。而右派则有众多民粹主义丶社会保守主义政党。今次选举出现了71名候选人争夺10个议席的怪异现象。

所谓的无党派协会,是温哥华的一个老牌右翼建制派政党,他们这次大力地试图赢得议会的控制权。无党派协会的市长候选人沈观建(Ken Sim)一开始就得到了亿万富豪Chip Wilson的支持。Wilson是服装品牌Lululemon的创始人,并拥有温哥华市最昂贵的别墅,价值超过7,800万加元。虽然选举最近实行了部分限制捐款的措施,无党派协会仍然从他们的富豪好友们募得了近100万加元。

市议会

温哥华市议会在选後共有5名右翼无党派协会成员,以及5名泛进步派,包括3名绿党丶1 名「一个城市(OneCity)」党以及斯旺森。进步选民联盟的两名候选人最终只拿到第14名和第16名。在当选的议员当中,只有两人是连任的。伟景温哥华派出5人参选,全军尽墨,而且大多排名很低。

学务与公园委员会斯旺森

一个城市党没有派人参选公园委员会。进步选民联盟2名参选人在当中全数当选,而绿党有3人当选,无党派协会则有2人。伟景温哥华的2名参选人全数落选。强硬右派「温哥华联盟(Coalition Vancouver)」和「温哥华优先(Vancouver 1st)」侵蚀了无党派协会的支持根基,因此他们有3 人落选。

至於学务委员会方面,9个议席也有类似的状况。绿党得票最多并选上了3人。进步选民联盟当选的代表Barb Parrott是一名教师工会的前活跃分子。至於一个城市党有1人当选,而无党派协会则有3人。伟景温哥华唯一当选的代表是在学务委员会胜出的,而代价则是仅以663票之差落败的进步选民联盟参选人。同样地,右派的分裂也让无党派协会无法夺得更多的席位。

除了斯旺森的胜利,今次选举也见证了绿党的崛起与伟景温哥华的覆没。绿党被视为一个进步的政党,同时也能吸引一些温和右翼的选民支持。他们在卑斯省的影响力正在上升,在省政府中支持少数派的新民主党而左右力量平衡。绿党领袖现任市议员Adriane Carr在2014年选举中得票第一,并拥有相当的权威和影响力。他们也没有试过执政,因此还没有暴露出弱点。这次选举中他们策略性地以半名单参选来将得票最大化。

相反地,伟景温哥华选举运动充满着傲慢与无能。在选举之前,伟景党就早已经陷入危机。他们在2014年当选的12名市议员当中,只有2人决定再度参选。他们也拿不下主意究竟是否要竞逐市长一职,原本的市长参选代表却後来又退选。在选举日前夕 (但提前投票已经开始了),伟景党撤回对某一市议会候选人的支持。虽然伟景党有10人参选,实际上他们只是个僵尸政党,然而温哥华及地区劳工议会(Vancouver & District Labour Council)却错误地支持他们。

社会主义替代的角色

社会主义替代 (SA)对於我们的工作能够协助斯旺森党选感到自豪。去年,社会主义替代活跃参与补选运动,并在当地一个工人阶级社区Grandview Woodland成为了运动的基础。该区占全市5%的人口,但占了斯旺森总得票的14%,比起其他任何地区还高。

社会主义替代继续成为斯旺森选举运动的核心,协助斯旺森发起「我们需要的城市(City We Need)」运动,并且加入进步选民联盟。2018年,我们持续在该区活跃,定期进行街站,为冻结租金的运动收集了超过3,000个连署。选举运动在9月4日开始,我们在6个星期里到了131座大厦进行洗楼宣传,接触了超过1,200人。进步选民联盟在该区的支持度高达63%。

在选举前的一星期,美国社会主义替代的西雅图市议员斯旺特(Kshama Sawant)在进步选民联盟的集会中演讲,并募得了8,500加元。斯旺特也与3名候选人和《Georgia Straight》周刊的主编进行访问。

选举当日,社会主义替代的成员和数十位义工从早上7:30到票站关闭期间进行拉票。全天,我们的团队到访了80座住宅大楼派发传单,并在不同地点摆设街站。晚上,我们去了17 座大厦进行第二次洗楼,来接触最多的人。

展望将来

温哥华的政治被改变了。过去很多年,政治版图都是由财团支持的无党派协会和其他一些左倾的政党所垄断。现在,财团跟伟景党的合作终结後,将会再次力捧无党派协会。假若各个右派政党联合的话,他们可能会胜利。伟景党已经不复存在。绿党则在市中稳占一席位,至於一个城市党是工运领导层的主要载体,是个可靠的温和左派。进步选民联盟可以成为斗争的政党,吸引运动中的工人活跃分子。

4名当选的进步选民联盟成员,尤其是挤身市议会的斯旺森,可以作为温哥华政治革命下一阶段的基础。我们要利用这些民选代表来建立议会外的运动,这亦反过来可以强化他们在议会中的声势。

在胜选庆祝活动将近尾声之际,斯旺森引用了斯旺特的一句话:「运动就好像打向墙壁的海浪一样,没有政治回应和组织的话就会退潮。」进步选民联盟的胜利彷佛在墙壁上打开了一道裂缝,如果有持续的斗争的话,运动就能够击倒高墙。

作为市议会中唯一的进步选民联盟议员,斯旺森将会面巨大的压力,要她去「参与议会的妥协政治」。这是斯旺特在选举集会中时所警告的,她并强调策略的重要性:「如果你没有对於运动中的各政治势力丶社会力量的正确分析,单靠真心好意并不足以帮助到你所代表的人的。」

斯旺森需要一个强而有力的运动来抵抗来自财团和政客的压力。斯旺特在西雅图的的经验启发了进步选民联盟运动,也启发了斯旺森本人。斯旺特的力量来自於美国社会主义替代的纪律与经验。虽然进步选民联盟相对松散,但期望社会主义替代和党内其他人能够为斯旺森提供同样的支援。

抗击右派的激进社会主义政策

虽然主流媒体的忽略,这次选举结果将会影响并且启发加拿大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运动活跃份子。没有去年斯旺森和这次进步选民联盟的选举运动,温哥华议会很可能会由右派所控制。我们的政策是最有力去回应当下社会的贫穷丶生活水平下降丶不可负担的房屋以及所有其他紧缩政策的恶果。在温哥华,右翼民粹派本来在增加支持,没有斯旺森和进步选民联盟的话,他们会更为猖獗。

《Georgia Straight》周刊主编在选前一个星期时写道:「若果进步选民联盟3个(市议会)候选人全数当选,这将会向全国发出一个讯息,就算是激进立场也能够在选举胜利。这能够让联邦层面的新民主党在2019年大选前向左转,来获得更大支持。」不幸地,虽然进步选民联盟派出的7人有4人当选,但是新民主党的领导层很可能会忽视温哥华的教训,正如他们过去无视桑德斯和科尔宾那样。

不过在活跃分子当中,进步选民联盟在温哥华和魁北克「团结运动」的榜样展示了激进政策和积极的运动时建立抗争运动的最好方法,并能为工人阶级带来真正改变。

温哥华市议会选举结果(头10名为当选者)

参选人 政党 得票
Adriane Carr 绿党 69,885
Pete Fry 绿党 61,925
Melissa De Genova 无党派协会 53,324
Jean Swanson 进步选民联盟 48,955
Colleen Hardwick 无党派协会 47,811
Michael Wiebe 绿党 45,700
Christine Boyle 一个城市 45,529
Lisa Dominato 无党派协会 44,769
Rebecca Bligh 无党派协会 44,117
Sarah Kirby-Yung 无党派协会 43,646
David Grewal 无党派协会 41,954
David Wong 绿党 40,990
Heather Deal 伟景温哥华 39,606
Derrick O’Keefe 进步选民联盟 38,370
Justin Goodrich 无党派协会 37,952
Anne Roberts 进步选民联盟 36,596
Brandon Yan 一个城市 36,228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