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同志社团受到打压

2019年1月13日 上午 12:15

性小众权利和团体受到打压的重要原因就是他们挑战了这种一男一女的父权家庭模式

米南 中国劳工论坛

中国公众对同志的越来越包容。2015年年末联合国调查显示,85%的异性恋受访者赞成同性婚姻合法化。这尤其反映出年轻人对待同志平权的态度。美国《外交》杂志报导说,今年中国国际不再恐同日(5月17日)的庆祝活动规模空前巨大。许多大学生走上街头派发支持同志团体的传单、彩虹勋章等物品。但与此同时政府和高校校方对同志社团严防死堵,习近平上台之后更是变本加厉,越来越多地使用国家机器参与打压,甚至扣上“勾结境外势力的帽子”,实际上正是在巩固对性小众的歧视与压迫。

禁止同志社团活动

2017年国际不再恐同日,广州一些高校的同志团体原本计划在这一天举办扬旗、彩虹拥抱等活动。然而就在两天前,社团负责人纷纷受到了辅导员的“喝茶”邀请。这些被校方禁止的学生同志团体多年来一直处在地下状态,没人知道他们是如何获知社团成员名单的,也没人知道他们是如何怎么洞悉到尚未公布实施的活动计划的。据猜测,这是因为警方窃听了社团成员的通讯。

有了解内情的学生告诉社团成员,他们的手机号已经出现在了国保的名单里,证实了他们的猜测。因此活动被迫暂停。然而即使这样,校方还不罢休,下达命令要求各位同学在当日不允许转发任何与这些社团有关的内容,更不允许参与他们的活动,甚至是不允许更改社交媒体的头像(以防学生通过头像图片声援同志活动)。

像这样的“恐怖措施”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内地高校以及社会网络之中了。但在习近平加强控制和打压学生和年轻人的情况下,这已经逐渐成为了常态。校方打压同志社团的方式经常包括向其成员的家长公开他们的性取向,有学生因此被父母强制送去接受“矫正治疗”。这再一次说明传统的家庭结构是独裁政权的统治工具,而性小众权利和团体受到打压的重要原因就是他们挑战了这种一男一女的父权家庭模式。

中共独裁政权是争取性小众权益和对抗恐同歧视的严重阻碍。它害怕同志运动的抗争行动和成果将鼓舞更广泛的群众斗争,甚至发展成直接挑战独裁统治的力量。因此中国的同志运动不仅需要通过“庆祝”和“教育”活动去改变公众对于性小众的态度,更需要明确反对独裁、父权和它们所依赖的资本主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