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世界经济向何处去?

2019年1月13日 下午 5:35

今天世界经济对危机的准备比2008年更差

Per-Åke Westerlund

2019年世界经济会如何呢?在2018年9月股票市场出现了自1931年以来同期最差的纪录之后,全世界资本家和投机者们都紧张不已。

圣诞节平安夜当天是纽约全年最差的交易日,而圣诞翌日则出现了有史以来单日最大的升幅。根据富时集团(FTSE)全球股票指数,2018全年全球股票市场下跌了12%。所谓的“新兴经济体”(北美及欧洲以外的地区)下跌最为严重,平均跌幅为20%。中国沪深股市分别下跌了25%和33%。

但是股票市场并非唯一令人担忧的东西。全球经济增长将会放缓,尤其中国、美国、日本、德国等重要国家。

首当其冲的并不是资本家,虽然他们的账面财富减少了数千亿美元。每个股灾都是由世界各地的工人及穷人埋单,他们会遭受失业、减薪和更多的紧缩政策。

错误的预测

2018结束时的状况与众经济学家于年初的预测完全不同。一年前,他们说世界经济会出现2008-09危机后最大幅的经济复苏。当时气氛乐观,尤其是因为特朗普推动减税和刺激股市的政策。

2009年后出现的微弱复苏是通过增加债务而取得的,包括各国央行的极端刺激方案。单是欧洲央行(ECB)就在2015到2018三年间购买了总值超过2.15万亿欧元的国债。

美国的中央银行(美联储)在2008到2015年购买了3.5万亿美元国债。各国央行亦将息率减至历史最低,欧洲央行和瑞典等国央行甚至是负息率。

在2018年,越来越多人发现上述措施是不能够持续的,因此刺激政策结束或减缓,而美联储亦在2015年底开始加息。

自2009年以来,一个很关键的因素是中国不断增加的庞大债务。自2008年底到2018年第一季,中国的总债务从GDP的171%上升到299%(根据国际金融协会资料)。就连中国政府亦尝试减缓债务增速。而全球债务则比20年前多2倍。

导致复苏的因素效力微弱,并且制造更大的贫富悬殊,而且现在正反过来变成经济增长的障碍。高息率正在打击债台高筑的企业、家庭、政府。

据报,美国财政部部长姆钦(Steven Mnuchin)要求检查全国银行的抗风险能力,加上苹果公司公布其销售大幅下跌(特别是在中国),令圣诞及新年期间的市场担忧有增无减。

根据最新的报告,去年第三季的数字证实了这些担忧。德国、日本和意大利的经济在7月到9月出现萎缩,如果这个趋势在第四季持续,这些国家就证实陷入了衰退。12月,法国亦出现负增长。

至于欧元区整体,经济增长则只有0.2%。中国的增长为6.5%,乃10年新低。就连美国经济也在放缓,2019年的增长预测只有2.5%。危机最严重的国家,譬如土耳其和阿根廷,所受到的打击更大。

全球资金紧缩

这些趋势令特朗普尖锐批评美联储的加息政策,称美联储是美国经济的“唯一问题”。特朗普和许多经济学家都预测提高息率会增加美元汇价,并导致全球性的资金紧张,特别是“新兴市场”资本流出到美国。

特朗普的攻击显然对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ay Powell)有所影响。鲍威尔早前透露,过去减少刺激及加息都是“自动进行”,但现在会减慢加息步伐。

另外,特朗普亦在掀起民族主义和贸易战。他对中国的攻击暂时获得国内政客和资本家的强烈支持。中美冲突不单是被视为经济问题,而亦是两个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全球性权斗。

正如我们过去所指出那样,特朗普和习近平在12月布宜诺斯艾利斯所达成的“协议”并不代表贸易战的终结。特朗普威胁,假如没有达成新协议的话,美国将会把对20亿美元中国货品的关税由10%调高到25%。在贸易战伊始,中国政府低估了特朗普的威胁,但现在看来开始愿意作出少许退让,不过中国的让步空间受到政治限制。

特朗普已开征了钢铝材的关税,并扬言要征收汽车关税。根据国际货币基金会,美国开征汽车关税会导致全球增长减少0.75个百分点。受着贸易战所影响,全球贸易已经在下滑。

怒火上升--建设社会主义替代方案

所有这些因素令越来越多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警告新的危机正在到来。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去年秋天关于世界经济的专题只是在讨论“下一次衰退”。曾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警告危险即将到来的经济学家鲁宾尼(Nouriel Roubini)认为新的危机会在2020年爆发。

预测大多认为今天世界经济对危机的准备比2008年更差。许多可用措施都已经用了:空前的低息、高债务、刺激方案。

“我们没有做好应有的准备去应对衰退,甚至比上次2008年危机时更没有准备”,国际货币基金会副总裁利普顿(David Lipton)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访问时说。

现在跟2008-09年的一个大分别,是各国政府和资本家都在走向民主主义和保护主义。资本主义的逻辑,就是让本国和竞争对手的工人和穷人承受危机的成本。

对于左翼、社会主义者和全球工人运动来说,我们迫切地需要一个真正的替代方案。今天的资本主义只会带来新的经济、社会和环境危机。各国的民怨都在增加,2018年美国的工人斗争在增加,全球各地正在爆发新的运动,例如法国“黄背心”运动。我们需要有组织的群众斗争来实现新的制度──民主社会主义和民主的计划经济,满足人类和环境的需要。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