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将带来气候末日

2019年3月10日 下午 10:15

社会主义的民主计划是解决生态崩溃的唯一办法

帕莎 社会主义行动

2018年8月20日, 15岁的瑞典女中学生通贝里(Greta Thunberg)开始罢课行动,她决定不再上学,直至9月9日全国大选结束,来抗议瑞典和全世界的政客没有认真去解决气候变化的问题,牺牲了她这一代和之後的人的未来。

去年,因着气候变化影响,瑞典迎来了有史以来最炎热的夏天,并且出现多宗严重山火。

Thunberg在选举过後继续在每周五罢课抗争,她的行动开始受到国际上年青人的关注,後来世界各地的中学生纷纷响应,并掀起了全球多国的反气候变化罢课运动。

11月30日,澳洲的中学生率先发动全国大罢课,超过1万5千名学生参与。学生罢课和抗议亦见於比利时丶加拿大丶荷兰丶德国丶爱尔兰丶瑞士丶英国丶美国丶哥伦比亚丶乌干达等国超过270个城市,有超过十万学生参与。

现在,国际间的学生正在进行串联,并计划在3月15日发动全球大罢课。我们的中学生和年青人面对整个地球的共同危机,开始起义了。

气候变化 所为何事?

因为不断增加的碳排放,导致温室效应,全球平均气温自从人类工业革命时代以来至今已经累积上升了摄氏1度,并给人类带来灾难。这个升温趋势在未来将会继续。

由於海洋气温的上升,导致风暴越来越严重和频繁。去年九月吹袭东亚的超强台风山竹与吹袭北美的飓风佛罗伦斯都造成巨大破坏,两个风暴吹袭的同时全球还有另外五个风暴形成,在卫星影像可以看到「七星连珠」的罕有现象。十月,更有吹袭伊比利亚半岛的飓风莱斯利,这是自1842年来第二次有热带风暴吹袭欧洲,上一次是2005年。

两极冰川融化导致海水上升,亦会增加沿岸低洼地区洪水的风险,并将会有更多社区将会被迫迁或流离失所。例如2018年夏季中国山东丶印度东北部丶菲律宾马尼拉丶法国西南部等地区的严重洪灾。

气候变化会对世界各地带来更多极端天气:风灾丶水灾丶旱灾等。各地本来已经脆弱的生态会再受到破坏,继而影响农业及食水供应。联合国气候大会预计,到2025年时,将有65%的非洲人面临水资源不足或缺乏乾净水可用,尽管非洲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比其他洲要低。为了争夺这些匮乏资源,非洲丶东南亚丶南亚等更常发生极端天气且经济较落後地区更有可能爆发战争或者族群冲突。这一切首当其冲会付上代价的,必定是世界各地的工人阶级和穷人。

资本主义下的解决方案?

联合国在1988年成立「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尝试协调各国实现全球性的减排目标。

各资本主义国家在1997年签订《京都议定书》,目标是要在2010年时,让全球碳排放量比1990年时减少5.2%。不过,美国丶加拿大先後退出条约,大多数其他工业化国家也没有认真落实议定书的目标。

此外,随着发达国家的企业纷纷将生产线迁移到发展中国家,中国丶印度等新兴经济体的工业化使得全球碳排放量在2000年後以更急速的速度增加。《京都议定书》正式破产。

到2015年,全球197个国家在法国巴黎签署了新的减排条约《巴黎协议》。根据协议,各国将自行订立减排目标,目的是要让全球暖化的温度控制到摄氏1.5到2度之间(现已经是+1度)。

但问题来了。首先,各国所订立的减排目标都是自愿性质的,但也就是说《巴黎协议》根本没有机制监督各国实现有效的目标,比起《京都议定书》更没有约束力。

过去30年,我们见证了各资本主义列强为了国内有产者的利益而多番背叛自己的减排承诺,这次各国又能否真的能够兑现目标承诺,十分令人怀疑。到目前为止,197个签署国之中,只有16个国家订立了确实的国家行动计划来实现减排目标。

就算各国真的兑现了各自的减排承诺,现时把各国的承诺目标全部加起来,气温上升都会远超过IPCC所呼吁的1.5-2度。根据《联合国环境署》的报告,现时的承诺目标会仍会让气温增加3度。

此外,随着世界各国极右民粹抬头,《巴黎协议》更加出现了夭折的危机。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宣布美国将於2020年退出协定。而去年新当选的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亦同样可能退出协定,以重启亚马逊森林的伐木产业。

2018年全球碳排放量创下历史新高,比去年增加2.7%。几乎所有国家都有增加的趋势,中国的排放量增加了4.7%,美国2.5%,印度则是6.3%,显示《巴黎协议》与资产阶级政府间达成的其他气候协议根本不能够解决气候变化。

只有12年时间避免气候变化的最坏影响

气候变化所带来的灾害是世界性的。中国现时乃世界第一大碳排放国,至於香港的人均碳排放也是世界第7位。中港群众也需要成为全球反气候变化运动的一部分。

联合国IPCC在去年11月发表了最新一份报告,指要避免气候变化的最坏影响,应该要让气温上升控制到1.5度以内。而要做到这点,我们则只剩下12年。

根据报告,《巴黎协议》的2度目标,会让海洋中全数珊瑚礁灭绝。全球三分一人口会面对热浪及旱灾的威胁。冰川融化会让海平面上升6米,预计1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相当於两个泰国)将会消失,今天这些地方居住有的人口超过3.75亿人。当中受海水上升影响最严重的地区就是人烟稠密的东亚沿岸,包括北京丶天津丶上海丶广州丶香港丶高雄丶河内丶胡志明市丶曼谷丶仰光丶达卡等大城市。

IPCC的报告指出要将升温控制在1.5度,则必须要在2030年之前,也就是12年内将碳污染减少45%。我们需要比现时至少增加5倍对低碳科技的投资,而再生能源的使用率要比现在增加14倍。另外,还包括以绿色的低碳公共运输系统取代私家车丶大量植树来吸收二氧化碳丶整顿现时的畜牧业并大幅减低肉食生产并以豆类及菜蔬取代等。

实现以上所有的可能性有吗?伦敦帝国学院教授Jim Skea表示:「我们已经展示了在物理及化学定律下这是能够做得到的。最後只差的是政治意志。」这个「政治意志」其实就是政治制度。全球资本主义国家对於这份新报告视若无睹,包括那些自以为是绿色的国家。被视为非常环保的德国政府,正在砍伐树林来开发煤矿。另一个「环保大国」挪威,亦在推动北海及北极圈的石油勘探。

有些人可能会寄望中国,因为中国是世界上可再生能源的最大生产国。但是资本主义的无序生产导致严重的产能过剩,地方政府和国企官僚为了保护既得利益一直阻挠可再生能源技术取代传统的化石燃料。中国的太阳能电板的产能一度是世界需求的两倍,虽然中国的碳排放在早几年因经济放缓而有所稳定下来,但去年又再次增加4.7%。

自相矛盾的是,这部分原因是中国当局再度兴建更多的火力发电站,通过大规模投资和建设来避免经济崩溃,而没有全面使用那些可再生能源的科技。由於害怕加剧经济放缓,习近平政府已经放松了之前对高污染行业的限制。

制度问题制度解决

Thunberg在去年於波兰举行的联合国世界气候变化大会中的演讲提到:「如果这个制度内不可能找到解决方案,那或许我们应该改变这个制度本身。」这道出了我们全球现时的资本主义制度不可能解决人类当前气候变化的重大危机。

资本主义不断宣传大众应该以个人行为减少碳排放。最近,前天文台台长林超英亦呼吁市民减少吃鸡翼来减排。但实际上,自1988年以来全球71%的碳排放是由100家企业所造成的。这些企业相互争夺市场及利润,而各国政府则只是代表各自的跨国集团的利益。在这个矛盾下,要短视的跨国财团(尤其是财雄势大的石油企业)牺牲自己的利润,去实现有意义的国际性合作和必要的措施去解决气候变化几乎是不可能的。

面对人类空前的共同危机,全世界的工人阶级应该将政治权力从资本家的国家手中夺取过来,实现资产阶级评论人士所说的「政治意志」。据估计要落实IPCC报告中的方案,每年成本大约要9千亿美元。要资本家自愿承担起这个成本是不可能的,虽然这个金额只是全球生产总值的2%。在公有制和民主计画的经济政策和生产下,我们是可以在不打击一般大众的生活水平的同时解决气候问题。就像金融危机一样,气候危机也不是工人和穷人造成的,所以不应该让工人为气候危机买单。

部分工人群众会担心减排的成本会转嫁到自己身上,尤其是化石燃料相关产业的工人可能会担心失业。社会主义者提出向财团徵以重税,将主要经济部门公有化,来应付减排政策的所需,同时也用於大幅提升基层群众的住房丶医疗丶教育等保障。这需要终结资本主义,代之以社会主义制度,污染产业的工人可以转到可再生能源产业中工作,并不会削减工资和工作条件。

建立民主社会主义,按照人类需要而非利润去构建经济,才是解决气候变化的唯一办法。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