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劳保年金修恶走入议程,工人阶级组织抵抗!

2020年3月10日 上午 12:12

只有建基于富人税、财团税的全民退保才能真正确保所有人可以有体面、有尊严的退休生活,可以不用穷苦终老

黄梓豪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

依照最新劳保精算报告显示,劳保年金即将在2026年破产,这也将成为蔡英文政府未来反劳工政策的重点之一。

依据精算报告,2017年劳保年金正式出现收支逆差,并且连续两年短绌 200 多亿,同时报告也指出劳保年金财务在 2026 年预估破产期将会背负 1300 多亿的负债。依照蔡英文政府过去于 2018 年推出的劳工保险条例修正草案,该草案研拟的正是多缴少领延后退的做法—— 此举毫无疑问将会使台湾劳工退休保障更为捉襟见着,而政府现行每年拨补 200 亿予劳保基金的做法,也不能改变劳保走向破产的事实。而现有的劳保改恶方案中,其成效也仅能使劳保年金破产年限延后两年。

保险制没保障

劳保年金为保险制及随收随付制所构成,依照劳工薪资高低来确定保费,意味着薪资较高者退休后可领取较高退休金,而更加需要充裕退休保障的低薪基层劳工,在此制度中,却更加缺乏老年生活保障。“保险制”只会让工人阶级在缺乏退休保障下及被迫依赖金融公司贩售的私人保险,使金融产业能借此大赚基层人民的血汗钱,并用这些钱投入房市股市炒作。而无力负担私人保险的穷苦人呢 —— 在此体制下只能自求多福。

而随收随付制依赖的是稳定的薪资与人口成长才可能有收支平衡,但如今台湾的高龄人口占比已达 14%,在亚洲国家中仅次于日本、与南韩相当。同时台湾的实质薪资所得倒退整整 16 年,以上种种,都是随收随付制难以维持的因素。根据最新投保数据,台湾仍有高达四分之一的劳工仅以最低薪资投保劳保,揭露了劳保年金入不敷出的重要原因之一。可以清楚洞见——长期的低薪过劳、生活水平恶化与之衍生的少子化——愈加露骨的资本剥削正是劳保年金破产的元凶。

在既定的劳保年金改恶方案中,政府计划将费率逐年调高至 12%(可预期,12% 仅是阶段性目标,未来也将逐步调升),并且将年金给付公式中的平均投保薪资计算从“平均最高 60 个月”扩大成“平均最高 180 个月”,这意味着劳工得负担更多保费但却变相的少获得 18.54% 的劳保年金(据工运人士估计)。目前台湾劳工平均领取到的劳保年金仅有 16179 元,改制后更降低至 13179 元,让劳工的退休保障陷入在更加恶化的处境。而台湾资方也不断想借机趁火打劫,将未来劳保保费的负担,更多的转嫁在工人阶级身上——早在去年中旬,多个资方团体又再次开砲表示,劳保保费负担比应从现行七:二:一(资方:劳工:政府)调整为六:二:二。

根据劳动部于 2019 年的执法调查显示 ——单是在 2018 年就有高达 3.7 万家企业资方(12.1 万名雇员)对员工劳保迳行高薪低报,借此节省资方保费开支。而真实的状况必定更为严重不堪,在绝大多数的台湾中小企业中、少有资方能够遵循法例、依法投保。

不论民进党政府是否将在未来大力推行劳保年金改恶,又或是双手一摊留待下任政府解决,不愿凄惨终老的工人阶级与青年,都必须采取行动、组织起来—— 为由富人税作为财源的全民退休保障而战。

全民退休保障才是出路

我们支持将差别待遇且分化各类劳动者的职业年金制度统合为单一的全民退休保障,并课征富人税、财团税来为全民退休保障提供经费。2019 年仅是台湾的上市柜公司(不含金控公司)前三季税前净利就高达 1 兆 6398 亿元。而金融业上市柜公司 2019 年全年获利则高达 3499 亿元台币。不证自明,如果将这些企业全部公有化并置于工人民主监督,这些财富用于退休保障及至各项公共服务,基层人民与工人阶级的生活将能有巨大的改善。

只有建基于富人税、财团税的全民退保才能真正确保所有人可以有体面、有尊严的退休生活,可以不用穷苦终老。然而,只要财富仍掌握在资本家手上,大幅增税必然会受到他们的逃避甚至公开抵制,或者受到撤资的威胁。

因此工人阶级需要组织起来,建立战斗性的工人运动与劳工政党,将所有大企业和银行民主公有化,交给工人阶级民主管理,挑战资本家们对工人阶级所创造的社会财富的控制垄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