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7日
More

    2021东京奥运期间的中国与民族主义

    周毅 中国劳工论坛

    中国日益极端的民族主义情绪席卷了2021年东京奥运会。奥运会有着不光彩的历史,亿万富豪赞助商与传媒公司劫持了其耀眼的体育成就。奥运会由腐败、反动的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控制,而国际奥委会在历史上与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专制政权有着密切的联系。布伦戴奇(Avery Brundage)和萨马兰奇 (Juan Antonio Samaranch)这两位长期担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的人都是法西斯主义的同情者。近几十年来,奥运会也成为房地产开发商的奴隶,使他们能够通过大白象基建来获得利润丰厚的合同并炒高房价,而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基础设施在奥运会结束后就很少使用了。受新冠疫情影响,本次东京奥运在无观众的场馆举行,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疯狂、当然也是最昂贵的奥运会。其花费至少154亿美元,而这笔钱可拿来建造300家医院。

    对于中共当局而言,这场国际赛事与其说是一个体育竞技场,倒不如说是一个重要的政治舞台。中共借由运动员的奋力拼搏展现所谓“大国自信”。这并非中共独有现象——其他资本主义政府(尤其那些世界强国)也出于这个目的利用奥运会。但也许在中共统治下,这种民族主义野心比任何其他政权都更强。在通过政府经办的体育学校全日制训练的“举国体制”下,运动员的首要任务是确保中国拿最多的金牌,而自己如果没得冠军就要挨骂。也有不少时候,当中国选手没得冠军时,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充满针对夺金的他国选手的叫骂声。中共在1971年提出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体育工作政策,在民族主义热潮下沦为彻底的空话。这阻碍了公众将体育运动视为身心技能竞赛并享受其中。

    在羽毛球男子双打决赛中,中国选手李俊慧、刘雨辰因不敌台湾选手而“屈居”银牌,遭遇大批中国网民的指责,说他们没有拼尽全力、缺乏斗志,更有甚者要求两人立即退役。如果没有收获金牌,运动员本人会遭到指责、一切都是他们自己的错;但如果运动员收获了金牌,就不能只把功劳归于自己,而必须感谢国家感谢党。在4×200米自由泳接力夺得金牌的张雨霏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力量不服输,拼了就可以激发潜能”,仿佛自己是靠“中国力量”支撑才拿到的金牌。举重运动员石智勇则表示,要将他获得的金牌作为中共建党一百周年的献礼。

    中共官媒央视在在羽毛球男子双打决赛后,没有转播颁奖仪式,一方面迎合中国国内不断高涨的、政府操弄民族主义情绪(包括这次对于输给台湾队的愤怒),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明确“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种只反映富豪精英阶层为了资本主义扩张而想要有更多权力、而非台湾与大陆工人阶级利益的论调——毕竟,台湾艺人小S徐熙娣只是讲了“国手”二字就被打成“台独”“辱华”,如果转播台湾的奥林匹克国旗歌,那岂不是央视带头“辱华”?而乒乓球混合双打决赛后,有网友没有跟着那些极端民族主义者骂击败中国队摘金的日本选手,而是就事论事理性分析,结果被扣上“汉奸”等帽子。尊重对手的体育精神在此时荡然无存。

    台湾选手在羽毛球男子双打决赛击败中国选手后,中国民族主义者出征庆祝台湾夺金的蔡英文Instagram帐号

    奥运期间的这种民族主义发展走向极端乃至失控,也体现在对于本国运动员言行的态度上。在羽毛球女双预赛中,中国选手陈清晨在比赛期间数次大声喊出中文脏话引发争议。为此辩护的中国网民在一开始盛赞这是“优美中国话”、中国媒体则称其为“C语言”,也有部分网友硬掰陈清晨当时喊的是音近的“watch out(小心)”;但到韩国方面决定根据世界羽毛球联盟规定投诉的时候,这些网民基本上都说是“watch out”、不再承认是中国话了。无论是否觉得韩国人输不起、想在此时此刻嘲讽一番,讲法出现这样子的改变,肯定有害怕韩方投诉真的会给中国选手造成严重后果、会破坏中国形象的成分在。

    民族主义过火不只是对外造成麻烦,甚至也演变成针对中国本国的运动员的网络暴力(网暴)。射击运动员王璐瑶因为没拿到奖牌发自拍表示遗憾,而被喷“就是想红”;而夺得在这次奥运首枚金牌的杨倩则因为被人挖出1年前晒Nike鞋的微博图文,被骂“崇洋媚外”“跪族少女”,甚至有极端网民要她“滚出中国”。对此,中共官媒陆续出来为民族主义煞车:环球网发文反对网暴,鼓励王璐瑶不要灰心;《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自媒体“侠客岛”除了谴责网暴以外,亦批评认为喜欢外国品牌就是卖国贼的观念狭隘偏执。

    在这次奥运最后一天,中国被美国反超,丢掉了维持多天的奥运金牌榜第一名,势必会让那些民族主义势力再次暴怒、四处出征。但这样子的出征行为引发了海内外太多的反弹,不免影响到中国的国际形象,对于2022年北京冬奥有不利影响,因此中共当局想办法对此降温。当然,这种民族主义情绪并非中国独有,新加坡也有过网暴本国表现失利选手的案例,韩国、俄罗斯等国选手则有过为本国“争光”而犯规或使用禁药的记录。国际体育赛事在资本主义底下必然充斥民族主义,而只有经过社会主义变革,完全的公平竞争与真正的体育精神才能实现。

    阅读更多  甘肃马拉松悲剧:政府的默许与资本的狂欢

    组织起来,共同行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

    最新消息

    同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