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月30日
More

    致克裡斯·安德魯斯[1]

    1940年8月17日

    親愛的克裡斯:

    我非常欣賞你對黨採取的反和平主義立場的評價。這個立場有兩個重大優勢:其一,它本質上是革命的,而且是立足於我們這個時代的全部特點的——在這個時代,一切問題不僅取決於批判的武器,而且取決於武器的批判;其二,它完全擺脫了宗派主義。我們不能把抽像的主張當成寶貝,拿來反對一系列現實事件,反對群眾的感受。

    貧乏的《勞工行動》[2]8月12日這一期寫道:「我們百分之百支持路易斯反對徵兵制的鬥爭。」我們連百分之一的支持也不給路易斯,因為路易斯想要用完全過時的方式來保衛資本主義祖國。大多數工人懂得或覺得,從軍事觀點上看,這些方法(專門的志願軍)已過時了,從階級觀點上看,是極度危險的。這就是工人讚成徵兵的理由。堅持「無產階級的武裝」的形式是非常混亂和矛盾的。我們並非直截了當地拒絕這重大的歷史改變,就像形形色色的宗派主義者所做的那樣。我們說:「要徵兵?」好,但我們自己來幹。這是一個極好的出發點。

    我向你們致以最美好的、兄弟般的問候!

    你們的老人[列夫·托洛茨基]


    註釋:

    [1] 克裡斯·安德魯斯(Chris Andrews ,1911-1989)美國社工黨成員,曾被派往墨西哥擔任托洛茨基的警衛。二戰後脫離社工黨。——譯者
    1940年5月21日,伯納姆致信工人黨(社會主義工人黨中以沙赫特曼和伯納姆為首的少數派脫黨後成立的組織)全國委員會,辭去黨內職務,從此脫離了激進政治運動,並遠離了馬克思主義。——校對者注

    [2] 《勞工行動》(Labor Action)是少數派從社工黨分裂出去後組建的工人黨的報紙。——譯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