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2月5日
More

    致威廉·沃德[1]

    (1940年1月16日)

    親愛的沃德:

    我們的同志當中,對我們運動的方法論問題有嚴肅興趣的人比較少,你是其中之一。從這個角度參與討論是非常有用的,難道你不這麼認為嗎?

    朋友們寫信告訴我說,黨內——特別是青年——對辯證唯物主義的興趣越來越濃厚。為了促進黨內的辯證唯物主義原理的教育,應該由能引導這種興趣的同志來組織一些純理論性的協會,你認為如何?你和賴特同志,還有格蘭德[2]同志(對這個問題非常瞭解)可以組成這種協會的核心,當然要在全國委員會宣傳部的監督下。當然,這只是一個來自遠方的初步建議,應該經過黨的負責機構的討論。

    你的同志般的

    列昂·托洛茨基
    科約阿坎D.F.


    註釋

    [1] 威廉·沃德(William F. Warde)即喬治·諾瓦克的筆名(George Novack,1905-1992)美國社會主義工人黨的領導人之一。美國哈佛大學畢業,屬於1930年代轉向共產主義的那一代知識分子,在1929年的資本主義危機中激進化,轉向共產主義,1933年加入美國共產主義者同盟,在莫斯科審判時期,擔任美國保托委員會的全國主席,幫助組織了杜威委員會。在1939年-1940年的鬥爭中,支持多數派。他也是著名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家,著有一系列的哲學著作,內容涉及辯證法,唯物論,馬克思主義以及分析美國實驗主義。——譯者

    [2] 格蘭德(Gerland)是讓·范·海耶諾特(Jean Van Heijenoort,1912—1986)的化名,1932年至1939年間曾任托洛茨基的秘書,1939起負責第四國際國際書記處的工作,1946年脫離馬克思主義運動。——校對者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