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月31日
More

    致約瑟夫·漢森

    (1940年1月18日)

    親愛的喬:

    我已寫好了反對沙赫特曼的文章。我要用一兩天來潤色,我會試著引用你的一些引證。這裡我想談另外一些更重要的問題。反對派的一些領導正準備分裂;他們借此在未來將反對派描繪成受迫害的少數。這正是他們的思想狀態的特徵。我認為我們必須以大致如下幾點來回應他們:

    「你們害怕我們以後要秋後算賬嗎?我們向你們建議設立對未來的少數派的共同保證,無論你我最後誰是少數派。這保證應由以下四點構成:(1)不禁止成立派別組織;(2)除了出於共同行動的的必要而規定的限制之外,派別活動不受其他限制;(3)正式出版物理應必須代表新一屆大會確立的路線;(4)如果他們希望的話,未來的少數派可以有一份專供黨員閱覽的內部公報,或可以與多數派共用一份討論公報。」

    經過漫長的討論、召開代表大會之後,繼續出版討論公報當然是不符合規定的,這是一個例外,相當糟糕的例外。但我們根本不是官僚。我們沒有一成不變的規定。在組織領域內我們也是辨證論者。如果黨內有一個重要的、對大會決定感到不滿的少數派,那在召開代表大會之後,把討論合法化要比分裂黨更加可取。

    有必要的話,我們還可以更進一步,向他們建議:在新的全國委員會的監督下,出版特別討論專刊,這份專刊不僅向黨員公開,還要向大眾公開。在這方面我們可以走得盡可能遠,以便至少平息他們的不成熟的抱怨,阻止他們挑起分裂。

    我個人認為,如果雙方能出於善意進行引導,在目前條件下延長討論能起到教育黨的作用。我認為多數派應該在全國委員會上以書面的形式正式提出這些建議。無論他們的答覆如何,黨終究會取勝的。

    致以最誠摯的問候。

    CORNELL[列昂·托洛茨基]
    科約阿坎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