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2月2日
More

    致馬丁·阿伯恩[1]

    (1940年1月29日)

    親愛的阿伯恩同志:

    坎農同志把你所謂的「這意味著分裂」的說法轉告了我。他在1939年12月28日寫道:

      你的文件[2]已在黨內廣泛傳播。目前我只聽到兩種來自少數派領導的明確評論,阿伯恩閱讀了標題和頭幾段內容後,對戈德曼說道:「這意味著分裂。」

    我認為坎農是一個可靠的同志,我沒有絲毫理由懷疑他來信的真實性。

    你認為這份報告「是個謊言」。我根據長期的經驗知道,在激烈的鬥爭中,經常會發生來自這方或那方的沒有惡意的誤會。

    你問我是否努力核查過這個報告的真實性。我完全沒有這麼做。如果我在私人通信中將它當作我知道的事實來傳播的話,這將是不忠誠的。但我將它發表出來,帶上「據報道」這樣的評論,所以你完全可以去證實或否認它。我認為在黨內討論中,這可能是最好的核實方法。

    你在信的開頭說:「我在過去忽視了一些錯誤的陳述,但我在別處,在你的公開信中注意到了……」等等。 「一些錯誤的陳述」 這個短語意味著什麼?誰的錯誤陳述?「在別處」是什麼意思?在哪一處?你不覺得你的話會被沒有經驗的同志當成曖昧的暗示嗎?我的文章中如果有「一些錯誤的陳述」和「其它事情」,最好將它們準確地列舉出來。如果我沒有做出錯誤的陳述,我不明白為什麼你在信中向我提出這些。我也很難明白,如果這些錯誤的陳述具有政治上的重要性的話,怎麼會被「忽視」呢?——這只能解釋為不關心黨。

    無論如何,看到你斷然否定「這意味著分裂」的主張,我感到很欣慰。從這層意義上說,你信中的激烈語調,我可以解釋為,你的否認不是正式的,也就是說,你的否認不只是個引述,而且你和我一樣將分裂的思想看作是對第四國際的可鄙背叛。

    你的友好的
    列昂·托洛茨基

    科約阿坎,D.F.
    抄送坎農


    註釋

    [1] 馬丁·阿伯恩(Martin Abern,1898-1949)美國共產黨的創始人之一,美共中央委員會成員,1928年與坎農,沙赫特曼一起支持俄國布爾什維克-列寧主義反對派而遭開除;後與坎農一道創立美國共產主義者同盟;在1940年的派別鬥爭中支持少數派。——譯者

    [2] 這份文件指的是《社會主義工人黨內的小資產階級反對派》這篇文章。——譯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