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斯旺森當選溫哥華市議員

2018年十二月月13日 下午 11:21
「我們在讓爭取所需成為合理的事,我們代表租屋者、工人和低收入族群,我們可以向手上有豪宅的人課稅,也就是說,我們可以討論階級問題了。」

「我們需要的城市」運動選舉勝利
Bill Hopwood,Leslie Kemp,社会主义替代(CWI加拿大)
左翼活躍分子讓.斯旺森當選為市議員,這是溫哥華「政治革命」的重要一步。這次歷史性勝利的消息早已在加拿大和更遠的地方散播開來。斯旺森在選舉中名列第四,得到了四萬八千九百五十五票。斯旺森的席次不只意味著十個席位中的一個,而且還是群眾運動贏得的席次。這是「我們需要的城市」運動與凍結房租運動的一次勝利。她宣示要運用這個民選職位在市議會的決策中為社會運動和環保運動發出真正的聲音。
在大選前一週的集會中她提到:「關於這次選戰,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是每個人都會討論的,就是要有一個『我們需要的城市』的平台。」
她也談到要改變過去「我們不能要求太多將導致財政赤字」這種主導了四十年的親緊縮政策言論。她說:「在我們所謂的民主制度中,我們能做的事情卻幾乎被砍到不剩什麼……我們要把要求我們所需的權利變成合法的事,我們不能提前妥協。爭取所需的運動正改變當前的結構,於是我們要求的東西變得可能爭取,然後成為政治上的迫切需要。」
市長選舉和卑詩省其他城市選情的重大變化,使她勝選消息在主流媒體中被蓋過。但可以確定的是,一些右翼份子已經警覺到她的勝選,並在社群媒體發出市議會將發生「階級戰爭」的警告。或許他們說對了──市議會將不再是以往的政治局面。
儘管沒有億萬大亨撐腰,在「進步選民聯盟(Coalition of Progressive Electors)」的旗幟下參選的她,展開了一場關注溫哥華工人所需的選戰:凍結房租、徵收豪宅稅、建造無家者過渡住宅和公共租屋。正如她在集會上所說:「如果有兩千多人無家可歸,那我們就來蓋兩千多間房子讓他們有地方住。」
進步選民聯盟的選戰也提出「勞工階級通行車票」,讓兒童和低收入者免費使用交通工具。其它政策包含有停止地主透過新契約和「房屋翻新」來提高租金、改善各項租屋條件、凍結街坊商店的租金、每天十加元的育兒補助、設置新選區等等。進步選民聯盟的政策和方法立基於工人階級的需要──這在當今政局中卻很少見。
正如斯旺森在選舉日當夜所說:「我們在讓爭取所需成為合理的事,我們代表租屋者、工人和低收入族群,我們可以向手上有豪宅的人課稅,也就是說,我們可以討論階級問題了。」
和政策並行的,是進步選民聯盟引人注目和熱情的選戰。這場選戰經常性地以街頭宣傳,大膽的藝術創作、引人注目的集會和記者會,在各大城市街頭上展開。2014年在從市議會、學校和公園委員會的競選期間,進步選民聯盟的得票便已急遽的增長。
斯旺森改變社會討論
去年斯旺森發起了一場補選選戰,她成功地在三個月的選戰中從默默無名變成第二名,這場選戰已經對政治產生了影響,改變了今年選戰中的討論議題,每個政黨都承諾採取行動,解決溫哥華無法負擔的高房價。斯旺森凍結租金和課徵豪宅稅的要求在補選選戰中佔據主導地位。當然,親建商的政客給的答案是給建商更多的許可證。這些政黨繼續鼓吹市場會提供可負擔住房的神話,但同一個市場早已造成當前的危機。
在這次選舉中,其他候選人呼應了她的課徵豪宅稅和建立非市場公共住房的呼籲。最重要的是,省政府在9月初宣布租金可能上漲4.5%。去年卑詩省幾乎沒有工人能加薪4.5%。在一場大規模的宣傳中,進步選民聯盟佔據突出地為,此後不到一個月後政府便轉向,只允許增加2.5%。儘管這是還是太高,但這個扭轉使溫哥華租房者平均每年省下500加元。
溫哥華政治版圖的改變
這次選舉的主要特點是,溫哥華過去超過十年的執政黨「偉景溫哥華(Vision Vancouver)」的崩盤。偉景黨在2005年從進步選民聯盟中分裂出來,成為一個對發展商和賭場企業友善的溫和左翼政黨。他們聲言要在四年內解決無家者的問題,不過他們的方法則是遊說地產商,希望等市場自己解決問題。
十年過去了,但露宿者的問題卻越加嚴重,房價也飆升到不可負擔的地步。市民痛恨偉景黨,尤其是以前有投標給他們的工人階級。該黨的市長羅品信(Gregor Robertson)決定不再競逐連任後,他們對於是否派人參選市長一事搖擺不定。四年前當選市議員的6名成員當中,只有一個尋求連任,但最終亦敗選。偉景黨基本上全軍覆沒,除了以最後名次當選學務委員的黃偉倫(Allan Wong)。
如果在平常的狀況下,右翼的「無黨派協會(NPA)」應該會大獲全勝,議會中只會有幾個綠黨反對派。但全世界的「中間派」和前左翼政黨紛紛崩潰,而如果左派鬆散軟弱的話,則民粹右派就會趁機坐大。
不過,溫哥華這次並不是正常狀況。去年斯旺森的補選運動重振了左翼力量。而右派則有眾多民粹主義、社會保守主義政黨。今次選舉出現了71名候選人爭奪10個議席的怪異現象。
所謂的無黨派協會,是溫哥華的一個老牌右翼建制派政黨,他們這次大力地試圖贏得議會的控制權。無黨派協會的市長候選人沈觀建(Ken Sim)一開始就得到了億萬富豪Chip Wilson的支持。Wilson是服裝品牌Lululemon的創始人,並擁有溫哥華市最昂貴的別墅,價值超過7,800萬加元。雖然選舉最近實行了部分限制捐款的措施,無黨派協會仍然從他們的富豪好友們募得了近100萬加元。
市議會
溫哥華市議會在選後共有5名右翼無黨派協會成員,以及5名泛進步派,包括3名綠黨、1 名「一個城市(OneCity)」黨以及斯旺森。進步選民聯盟的兩名候選人最終只拿到第14名和第16名。在當選的議員當中,只有兩人是連任的。偉景溫哥華派出5人參選,全軍盡墨,而且大多排名很低。
學務與公園委員會斯旺森
一個城市黨沒有派人參選公園委員會。進步選民聯盟2名參選人在當中全數當選,而綠黨有3人當選,無黨派協會則有2人。偉景溫哥華的2名參選人全數落選。強硬右派「溫哥華聯盟(Coalition Vancouver)」和「溫哥華優先(Vancouver 1st)」侵蝕了無黨派協會的支持根基,因此他們有3 人落選。
至於學務委員會方面,9個議席也有類似的狀況。綠黨得票最多並選上了3人。進步選民聯盟當選的代表Barb Parrott是一名教師工會的前活躍分子。至於一個城市黨有1人當選,而無黨派協會則有3人。偉景溫哥華唯一當選的代表是在學務委員會勝出的,而代價則是僅以663票之差落敗的進步選民聯盟參選人。同樣地,右派的分裂也讓無黨派協會無法奪得更多的席位。
 除了斯旺森的勝利,今次選舉也見證了綠黨的崛起與偉景溫哥華的覆沒。綠黨被視為一個進步的政黨,同時也能吸引一些溫和右翼的選民支持。他們在卑斯省的影響力正在上升,在省政府中支持少數派的新民主黨而左右力量平衡。綠黨領袖現任市議員Adriane Carr在2014年選舉中得票第一,並擁有相當的權威和影響力。他們也沒有試過執政,因此還沒有暴露出弱點。這次選舉中他們策略性地以半名單參選來將得票最大化。
相反地,偉景溫哥華選舉運動充滿著傲慢與無能。在選舉之前,偉景黨就早已經陷入危機。他們在2014年當選的12名市議員當中,只有2人決定再度參選。他們也拿不下主意究竟是否要競逐市長一職,原本的市長參選代表卻後來又退選。在選舉日前夕 (但提前投票已經開始了),偉景黨撤回對某一市議會候選人的支持。雖然偉景黨有10人參選,實際上他們只是個殭屍政黨,然而溫哥華及地區勞工議會(Vancouver & District Labour Council)卻錯誤地支持他們。
社會主義替代的角色
 社會主義替代 (SA)對於我們的工作能夠協助斯旺森黨選感到自豪。去年,社會主義替代活躍參與補選運動,並在當地一個工人階級社區Grandview Woodland成為了運動的基礎。該區佔全市5%的人口,但佔了斯旺森總得票的14%,比起其他任何地區還高。
社會主義替代繼續成為斯旺森選舉運動的核心,協助斯旺森發起「我們需要的城市(City We Need)」運動,並且加入進步選民聯盟。2018年,我們持續在該區活躍,定期進行街站,為凍結租金的運動收集了超過3,000個連署。選舉運動在9月4日開始,我們在6個星期裡到了131座大廈進行洗樓宣傳,接觸了超過1,200人。進步選民聯盟在該區的支持度高達63%。
在選舉前的一星期,美國社會主義替代的西雅圖市議員斯旺特(Kshama Sawant)在進步選民聯盟的集會中演講,並募得了8,500加元。斯旺特也與3名候選人和《Georgia Straight》周刊的主編進行訪問。
選舉當日,社會主義替代的成員和數十位義工從早上7:30到票站關閉期間進行拉票。全天,我們的團隊到訪了80座住宅大樓派發傳單,並在不同地點擺設街站。晚上,我們去了17 座大廈進行第二次洗樓,來接觸最多的人。
展望將來
 溫哥華的政治被改變了。過去很多年,政治版圖都是由財團支持的無黨派協會和其他一些左傾的政黨所壟斷。現在,財團跟偉景黨的合作終結後,將會再次力捧無黨派協會。假若各個右派政黨聯合的話,他們可能會勝利。偉景黨已經不復存在。綠黨則在市中穩佔一席位,至於一個城市黨是工運領導層的主要載體,是個可靠的溫和左派。進步選民聯盟可以成為鬥爭的政黨,吸引運動中的工人活躍分子。
4名當選的進步選民聯盟成員,尤其是擠身市議會的斯旺森,可以作為溫哥華政治革命下一階段的基礎。我們要利用這些民選代表來建立議會外的運動,這亦反過來可以強化他們在議會中的聲勢。
在勝選慶祝活動將近尾聲之際,斯旺森引用了斯旺特的一句話:「運動就好像打向牆壁的海浪一樣,沒有政治回應和組織的話就會退潮。」進步選民聯盟的勝利彷彿在牆壁上打開了一道裂縫,如果有持續的鬥爭的話,運動就能夠擊倒高牆。
作為市議會中唯一的進步選民聯盟議員,斯旺森將會面巨大的壓力,要她去「參與議會的妥協政治」。這是斯旺特在選舉集會中時所警告的,她並強調策略的重要性:「如果你沒有對於運動中的各政治勢力、社會力量的正確分析,單靠真心好意並不足以幫助到你所代表的人的。」
斯旺森需要一個強而有力的運動來抵抗來自財團和政客的壓力。斯旺特在西雅圖的的經驗啟發了進步選民聯盟運動,也啟發了斯旺森本人。斯旺特的力量來自於美國社會主義替代的紀律與經驗。雖然進步選民聯盟相對鬆散,但期望社會主義替代和黨內其他人能夠為斯旺森提供同樣的支援。
抗擊右派的激進社會主義政策
雖然主流媒體的忽略,這次選舉結果將會影響並且啟發加拿大全國乃至世界各地的運動活躍份子。沒有去年斯旺森和這次進步選民聯盟的選舉運動,溫哥華議會很可能會由右派所控制。我們的政策是最有力去回應當下社會的貧窮、生活水平下降、不可負擔的房屋以及所有其他緊縮政策的惡果。在溫哥華,右翼民粹派本來在增加支持,沒有斯旺森和進步選民聯盟的話,他們會更為猖獗。
《Georgia Straight》周刊主編在選前一個星期時寫道:「若果進步選民聯盟3個(市議會)候選人全數當選,這將會向全國發出一個訊息,就算是激進立場也能夠在選舉勝利。這能夠讓聯邦層面的新民主黨在2019年大選前向左轉,來獲得更大支持。」不幸地,雖然進步選民聯盟派出的7人有4人當選,但是新民主黨的領導層很可能會忽視溫哥華的教訓,正如他們過去無視桑德斯和科爾賓那樣。
不過在活躍分子當中,進步選民聯盟在溫哥華和魁北克「團結運動」的榜樣展示了激進政策和積極的運動時建立抗爭運動的最好方法,並能為工人階級帶來真正改變。
溫哥華市議會選舉結果(頭10名為當選者)
參選人 政黨 得票
Adriane Carr 綠黨 69,885
Pete Fry 綠黨 61,925
Melissa De Genova 無黨派協會 53,324
Jean Swanson 進步選民聯盟 48,955
Colleen Hardwick 無黨派協會 47,811
Michael Wiebe 綠黨 45,700
Christine Boyle 一個城市 45,529
Lisa Dominato 無黨派協會 44,769
Rebecca Bligh 無黨派協會 44,117
Sarah Kirby-Yung 無黨派協會 43,646
David Grewal 無黨派協會 41,954
David Wong 綠黨 40,990
Heather Deal 偉景溫哥華 39,606
Derrick O’Keefe 進步選民聯盟 38,370
Justin Goodrich 無黨派協會 37,952
Anne Roberts 進步選民聯盟 36,596
Brandon Yan 一個城市 36,228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