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衝擊下的租賃車司機甘苦談

2020年6月10日 下午 11:56

採訪者:Yvonne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受訪者:李姓租賃車司機

問 :請問你任職於租賃車司機多久了呢?
答 : 從事這行業大約十年,我的工作主要是接送公司與飯店訂車的客人,假日做結婚禮車,包含婚禮迎娶與餐廳接送。

問 : 新冠肺炎所引發的失業海嘯已使許多人失去工作和收入,那麼對於你的影響是什麼呢?
答 : 非常嚴重。過完年之後生意就一落千丈了,有許多訂車都取消了,隨著疫情越來越嚴重,機場與政府的管制越來越嚴格,已經2個月都沒有人訂車,婚禮也都延期到暑假或年底才舉辦,從來都沒有遇過像這樣蕭條的情況。完全失去了既有的收入,現在被迫得轉行到零售業打工維生,但收入也遠遠不如以往。幸虧我有老婆工作還過得去,可以讓我不致陷入困頓。但我知道很多開租賃車的同事,他們的收入就是家庭經濟來源的支柱,他們該怎麼辦呢……?

問:最後一次接到租賃車客戶是何時?當時的情況如何?
答:最後一次接到客人已經是2月中了,當時的疫情還不像現在這麼嚴重。客人也不一定會戴口罩,我們無法強制要求客人戴口罩,但為了自保,所以我會戴好口罩,接送機前後也會用酒精消毒車子。有人問,為什麼疫情恐慌蔓延時,我還要去承擔這麼高的風險呢?要錢不要命嗎? 但是面對著經濟壓力,要生活,要吃飯,車子的費用(行費、停車費、稅金等等)還是得去跑車,為了生存,我們實在沒有太多選擇權……雖然也是很擔心會受到病毒感染,甚至傳染給愛人、家人。

問:你認為政府應該給予租賃車司機什麼樣的援助?
答:我希望能減免牌照與燃料費,發放充裕的紓困金貼補生活開銷,申請流程與認定能夠簡化,快速發放補助給基層。但我也希望我們這群租賃車司機能夠組織起來,反對過去種種資方的苛刻對待與剝削。租賃車司機並不受勞基法保障,沒有工作就沒有收入,這場疫情使我們失去收入、生活陷入困境。我認為,現在基層勞工最需要做的,就是團結行動起來,讓我們的生活不要陷入困頓,要求課徵富人稅、才能廣發充裕的基層紓困津貼。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