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年凸显极端阶级分化

2015年2月25日 下午 7:30Views: 151

每週有四名亿万富豪诞生,工人却为讨薪拼命

中国劳工论坛

中国2.7亿农民工离乡别井到城市打工,当中大部分人于农曆新年回乡探亲,造成了世界上一年一度最大的人口迁徙。恰逢中国庆贺新年,迎接羊年的到来,根据官方数据,春运期间内预估有28亿乘车人次。但在家庭团聚和普天同庆的节日裡,却又折射出当代中国社会矛盾和贫富悬殊的问题。

对于富人而言,儘管去年经济动盪,今天却是最好的时候。过去六週,中国排名前25位富豪的个人财富增长了213亿美元,令人震惊。而据《彭博社》报道,这只是他们1月1日以来储蓄金额增长的部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联合国预估每年只要额外投入300亿美元就能保证全球饮水安全。每天全球大约有6千人因饮水不安全致病而死亡。中国农村地区也广泛受严重水污染之苦。

Migrant workers in the shadow of empty apartment blocks.

一边是无人居住的空置豪宅,另一边是只能屈身于工棚的农民工。

中国钜富拥有的财富飙升,是源于中共专制者放宽了货币政策和监管条例,为金融投机提供了土壤,策划了牛市。农曆马年期间,上证指数增长了60%。春节期间,证券市场收市一週,然而,由于「热钱」的涌入,证券市场的泡沫必定会进一步膨胀,然后不免出现市场修正。

据《彭博新闻社》报道,自2015开年以来,证券市场起飞,加上一连串的首次公开发行(IPO),造就了24名新的亿万富豪,平均每週4名。在这些金融新贵中,有航空公司持有人、电子游戏开发商以及连锁药店的持有人。

罢工潮迭起

由于拖欠工资引起的冲突加剧,中国广大的工人过去几周过得尤为艰难。由于经济放缓,此前的繁荣行业如矿产和建筑如今不景气。据独立机构的估算,相较去年同期,示威和罢工的工人数量增长了三倍。拖欠工资是触发冲突的最常见因素之一。

庞大的建筑部门有4千万劳动力中,大部分为农民工,员工受雇于一层层的外包公司。外包公司一般一年才支付一次工资,发薪日刚好在农曆新年前。建筑部门尤其成了导火索,佔目前中国罢工数字的近三分之一。据社交媒体报道,二月初,昆明的建筑工人堵断了主干道,拉起横幅,要求房地产开发商支付血汗钱。类似的示威近几周内发生了数十起。据报道,近期在广西省和山西省,拖欠工资引起的冲突引致了死亡事故,后者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全国关注。去年十二月讨薪行动中,一名建筑女工人的母亲周秀云被警方杀害。

中国社会科学院2014年的一则研究发现,8%的农民工抱怨在前一年被拖欠工资。该研究发现,受访的一半工人,或全体农民工的4.3%,称曾为了追讨欠薪而参与过「群体性事件」(即罢工和集会的官方统称)。将这些数字放到全中国的话,那就分别涉及到2,160万和1,160万名工人。

建筑股成为市场上的新星,去年最后一个月跃升了63%,但建筑工人却有时被迫採用绝望的手法来讨薪,可见中国穷人与富人之间隔着一道万里长城。

A left behind child in Yunnan province.

一个在云南的留守儿童。

「留守儿童」

中国7千万「留守儿童」在农曆新年的处境令人揪心。由于贫穷和歧视性的法律,一年大部分时间,他们被迫与外来工的父母分离。《金融时报》评论道,节日开始了,意味着「无数的民工子女准备与父母相聚一週,然后又要告别一年。中国梦就是一个严厉的包工头。」

户口体系把人口划分为享有特权的「城市」居民和没有特权的「农村」居民,而农村儿童无法就读大部分的城区学校。他们很多和祖父母或其他家庭成员一同生活,有些则寄宿学校。寄宿学校最近受到广泛媒体的批评。「学生常常被长期锁在教室裡自习。」《财新网》报道一所学校的状况。

2014年黑龙江省政府贊助的一项研究表明,几乎50%的留守儿童都患有忧鬱症和焦虑症,而在城市中,只有30%的同龄人有这种问题。「留守儿童通常有着自卑情结,自尊心更容易受伤,自信心更低。」该项研究的主要研究人员表示。

中国经济急速放缓,官方数只揭示了局部状况。因此,在羊年工人阶级将面临新的困难和挑战。集体斗争、创建独立的工人组织才是出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