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戴卓爾 – 資本主義的階級戰士

2013年五月月25日 下午 7:33Views: 491

泰斯 社會主義黨(工國委CWI英格蘭)

4月8日英國前首相瑪格麗特.戴卓爾死了。社會主義黨(工國委[CWI]英格蘭)的泰斯解釋──爲什麼這一極右翼政客,永遠都不會被原諒,她的政策在工人階級社區帶來災難,影響至今。

「我建議,悼念戴卓爾夫人,不應用慣常的墓碑或雕像,而應該在她的墳塚上設一個舞池。」德倫(Durham)《觀察家》報紙的作家在戴卓爾上台三十週年時寫道。

許多前礦工與他們的家庭、工會成員和社會主義者都在手舞足蹈,歡慶著她的離世。《衛報》報道民眾在歐格里夫鎮的反應,該鎮由於戴卓爾在20世紀80年代對 罷工礦工進行重點打擊而出名。一位資深的工運人說,他想要一件T恤,上面印著「戴卓爾正身處地獄 – 她才剛到地獄幾小時,就已經關閉了地獄的暖氣爐」。

戴卓爾: 資本主義的階級戰士

迷思

許多人已經開始利用社交媒體來提醒我們,智利獨裁屠夫皮諾切特、前美國總統列根,都是跟戴卓爾是一伙的,三人都是殘酷的新自由主義建築師。

不過與此同時,政客們、主流媒體與編輯室都在阿諛奉承,拍戴卓爾的馬屁,大量文章湧現,說戴卓爾任職首相時,讓英國再次偉大了起來。事實上,她根本不配。

要分析她的角色和影響,我們必須重新闡明一些普遍的迷思。主流電影將鐵娘子打造為女權主義的象徵,不過雖然戴卓爾是第一位女性首相,但是她的反動政策卻讓過去爭取得來的女權狀況向後退步。

她 信奉「維多利亞時代價值」,並以「沒有『社會』這種東西」作為意識型態的辯護,進而削減了公共服務並且將負擔推往家庭,在大多數的情況下,受害的是婦女。 超過一半以上的英國女工被剝奪了本應擁有的生育補助、有薪產假與較短的工時,而托兒服務的公共開支則降到西歐最低的水平。

經濟

在1970年代的經濟停滯與工業衝突之下,英國統治階級放棄了在戰後溫和的財富再分配和凱恩斯主義政策,轉而打擊工人階級的生活水平與權利,以恢復英國病態資本主義的製造利潤能力。

戴卓爾後來皈依貨幣主義 – Hayek與Milton Friedman的自由市場意識型態,擊敗了前總理與保守黨「溫和的」Ted Heath,並且在1979年的大選中獲勝。

可是,工黨領導在70年代開始執行新自由主義政策,為戴卓爾主義做了準備。戴卓爾夫人贏得三次大選,並執政超過十一年,令她看起來相當受歡迎且地位穩固。但事實卻並非如此。據英國當地民意調查顯示,她在位時名列戰後最不受歡迎的首相中的第二位。

但工黨的領導沒有充分利用這一點。一方面,它沒有解決工人階級的問題;另一方面,它卻動用資源去對抗左翼的挑戰,尤其是當時的「戰鬥派」-工人國際委員會(CWI)英國當時的組織。

經過1981年的內城暴動,她的個人支持率只有23%。在1985年4月,她擊敗長達一年的礦工罷工後,保守黨在民調中落後5%,並於1990年4月當英格蘭和威爾斯引入人頭稅時,他們落後於工黨24%!

受歡迎?

換言之,在高度分化的社會階級鬥爭中,戴卓爾清楚為自己的階級戰鬥,反對社會上的大多數 – 工人階級。她的力量實際上反映了工會和工黨領袖的弱點。

她在1983年的大選中獲勝,主要就由於所謂的福克蘭群島戰爭的勝利,她以數百人命為代價,用打敗「外敵」的狹隘愛國主義旗幟來包裝自己。與此同時,她以政治迫害的手段對付「戰鬥派」/工國委,令工黨分化,選民不再視工黨為投票的選擇。

如 果「勞工聯合會議」(TUC)的領導人當時呼籲總罷工以支持礦工,那麼戴卓爾政府在1984-85年是可以垮台的,就如希思政府於1974年時一般。即便 如此,工黨領袖尼爾.金諾克因為攻擊全國礦工聯盟(NUM)會長斯卡吉爾和「戰鬥派」領導的利物浦市議會,以致在1987年的大選中失去了民意的領先優 勢。利物浦市議會當年通過動員群眾支持建房和創造就業機會的政策,於1984年夏天迫使保守黨讓步,增撥60萬英鎊的額外資金。

反對戴卓爾人頭稅的遊行

人頭稅

在贏得1987年大選後,戴卓爾犯下了一個錯誤:她企圖通過人頭稅政策,一鼓作氣地攻擊整個工人階級,對英國所有的成年人徵收懲罰性和累退性的地區服務費用。「戰鬥派」當時就說這是她的一個致命錯誤,並發動大規模的抗稅運動。

在高峰時期,全英國有1,800萬人拒絕繳納人頭稅,那是英國史上最大的公民抗命行動。儘管面臨法院、警察和監禁的壓力,但抗稅人數的持續增長使得政府無法徵稅。

正 是這大規模的反抗和稅項不得人心,逼令保守黨犧牲自己的女主角,而她的人頭稅政策亦隨著馬卓安的上台而報廢。戴卓爾夫人本人後來在回憶錄中感嘆:「(人頭 稅政策)最終被放棄,表示保守黨政府承認了這些人(1990年3月31日反人頭稅示威的組織者)取得了輝煌的勝利。」〔戴卓爾 – 《唐寧街歲月》,661頁〕
戴卓爾夫在下令擊沉正撤出戰場的阿根廷巡洋艦貝爾格拉諾將軍號(1982年),並在長達一年(1984-85年) 對付被她稱為「內在敵人」的礦工的「內戰」中,呈現了英國資本主義的冷血。但她作法自斃,成為了她所造就的無情統治階級下的受害者。

我們不會對她的困境報以眼淚。她將要永遠記住摧毀了製造業,造成了大規劃的永久性失業。她的高利率和削減公共開支的貨幣主義政策,令1979-81年的經濟衰退惡化成嚴重的蕭條。

失業人口在短短一年內上升了100萬人,在1986年最高達到了330萬,「迷惘的一代」被扔在垃圾堆。戴卓爾夫人作為金融資本利益的代表,認為放寬(特別是在倫敦的)控制,將會令企業繁榮,並且令財富得以「下滲」。

戴卓爾的遺產

上 世紀80年代末,英國超過五分一的人口,即1,120萬人生活在貧困中,最富有的20%和最貧窮的20%之間的差距擴大了60%。這種不平等的情況在貝里 雅領導的新工黨政府下進一步惡化,他延續戴卓爾的政策,繼續遏制工會、私有化國有資源,並將倫敦金融業去規化。2001年工黨的文德森說:「我們現在都是 戴卓爾主義者。」他曾熱情地說過:「對於人們獲得骯髒的財富,我感到極度放鬆。」

現在正值80年來最壞的經濟危機,資本主義自由市場徹底失敗,戴卓爾之死可謂恰逢其時。她渴望「擊退開拓了的社會主義領域」,但正由於工人和青年尋求取代緊縮、戰爭和環境破壞的政策的替代方案,社會主義思想正捲土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