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群眾鬥爭勝利了!

2013年七月月12日 下午 5:45Views: 100

聖保羅、里約熱內盧等許多城市降低了交通票價,但鬥爭一定要繼續 

安德烈·法拉利 “自由、社會主義、革命”(LSR,工國委[CWI]巴西) 

在最近幾天的群眾鬥爭浪潮之後,聖保羅州政府、聖保羅與里約熱內盧(巴西最大兩座城市)的市長,以及全國許多州府和城市已經決定降低交通票價。

這麼多城市的車票降價(聖保羅降價20角,[約為人民幣54]),代表著工人和群眾經歷了統治階級將近20年的新自由主義打擊之後,群眾鬥爭最重大的一次勝利。

面對兩周來激烈的群眾運動席捲全國,不願讓步的、獨裁的、鎮壓式的州政府已經被迫懸崖勒馬。在617日,巴西各城市總共有超過30萬人走上街頭。聖保羅和裏約有將近20萬人參加遊行,這是最集中的動員。巴西利亞國會大廈被佔領,聖保羅的市政廳也遭遇了同樣的命運。

在聖保羅,示威癱瘓了主要公路,並遊行至龐特.埃斯特達拉 - 富有的地產投機商的紀念碑。先前一周的員警鎮壓激發了更大的抗議,然後州長於617日決定停止進一步鎮壓。

然而,里約熱內盧卻出現了嚴厲鎮壓和大批逮捕,包括LSRCWI巴西)的成員亦被捕,被指控為“有組織犯罪集團的成員”,在交了罰款後獲釋。貝洛哈裏桑塔(位於米納斯吉拉斯州)的新球場裏聯合會杯足球賽正在進行,但球場外抗議的人比場內看比賽的人更多。

翌日(618日),聖保羅再次舉行示威,有8萬人參加,這場示威完全接管了市中心的主教座堂廣場。與此同時,保利斯塔大街也發生了抗議,示威者未有組織下想要佔領市政廳和市長的辦公室。在前一天的里約熱內盧,州立法議會辦公室被抗議者接管了幾個小時 - 這明顯是以真正民眾起義的方式。

隨後的619日,全日都發生了激進化的群眾示威。高速公路被堵塞並關閉,巴士車站也被封鎖。“無家工人運動”(MSTS)在聖保羅郊區舉行了大型街頭遊行,LSRCWI巴西)的同志也積極參與其中。有跡象表明鬥爭正逐漸激化,並開始在城市周圍的貧困地區爆發。這些鬥爭得到工人的參與,因此政府額外增加了壓力。

在號召全國再次聯合示威後,聖保羅和裏約的行政當局於620日決定宣佈車票降價。

執政黨派的分裂

在執政黨派內部的重大爭論和分歧之後,盧拉(巴西前總統,現時沒有正式職位)、總統迪爾馬.羅塞夫、聖保羅市長費爾南多.阿達德進行了緊急會議。在會議期間,示威者包圍了總統官邸。

第二天早上,阿達德宣稱,降低公交票價是一種“民粹主義”立場。但是他的主張沒有持續很長時間。在福塔雷薩的—場墨西哥對巴西的足球賽上,球場被示威者包圍,阿達德和聖保羅州長奧克明(來自右翼社會民主黨,該黨是聯邦政府中的反對派)召開記者招待會,宣佈將會減低票價。

由於巴西工人党(PT)蛻變為一個資產階級政黨,而工會聯盟(CTU)變成了聯邦政府的輸送帶,抗議運動中出現了廣泛而強烈的反政黨情緒。在這種情況下,有組織的右翼勢力煽動這種反政黨情緒,並將之引導向反對參與示威的左翼政黨。

這種情緒經常演變為身體襲擊那些拿著左翼政黨橫幅和旗幟的人。這往往是由右翼破壞分子挑起,其中也有潛入抗議中的警

在這次群眾運動的規模下,這個國家的所有政治力量,包括聯邦政府代表和雇主代表,已經設法利用示威青年的理想主義。事實上,巴西資產階級已經打入鬥爭隊伍,並爭奪運動的領導權,這反映在這場運動的一些要求上。

在這種情況下,左翼政黨(社會主義自由黨[PSOL]及其內部流派,統一社會主義工人党[PSTU]和巴西共產黨[PCB])、具階級取向的社運組織,比如“無家工人運動”和“自由土地”(LSR與其積極合作)、“全國抗爭協調會”與“工會聯盟”等各類工會陣線,還有包括無政府主義團體在內的其他組織,正開始加入抗議運動。這集中在620日的示威活動上,保衛左翼政黨在示威中舉起自己標語的權利,並致力於防止右翼勢力在運動中取得影響力。

儘管示威者的政治意識中存在相互矛盾的因素,但群眾運動已經取得了一次勝利,迫使政府降低公交票價。現在我們面臨著運動是否要繼續的問題。好戰的社運團體和左翼隊伍在這個問題上沒有達成共識。620日的全國抗議可以只被用來紀念已取得的成果,而不是進一步推進運動。

LSR號召組織集會和論壇,以制定出運動的訴求,並深化(涉及公交費用的)抗爭成果的方案。政府不僅宣佈降低交通費用,也宣佈要進一步削減社會服務計畫。運動應該要求這些錢要由經營交通系統的私營企業支付,而不是靠壓縮其他社會事業。

即便是降低了交通費用,它對於工人和學生來說仍是一個巨大的負擔。工人党(PT)曾經也提出過免費交通,但現在放棄了這個要求,並且轉向右翼。我們應該重提這一要求,而且應該把它和地方民主自治與交通系統國有化聯繫起來。

應該暫停州議會和市議會會向聯邦政府償還債務,來獲得保障交通系統並提升其品質的資金。現在這些資金多被銀行和投機者用來賺大錢。

運動需要與其他鬥爭聯繫起來

為了爭取免費和高質量的公共交通系統,這場運動需要與其他鬥爭聯繫起來,也需要將工人、年輕人和群眾的訴求連系至城市,比如反對政府為了籌辦明年世界盃而犯下的暴行(包括迫使數以千計的家庭離開家園)的鬥爭。正被用來為了建設新的體育場和其他世界盃基建配套,花費了數百萬雷亞爾(巴西貨幣),而學校、教育和醫院卻十分匱乏且不穩定。

我們也需要捍衛自由表達和示威的民主權利。事實上,世界盃就意味著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在實踐中,它意味著將貧窮和社會抗議運動定為非法。

我們也有必要深化群眾行動,以將工人階級直接納入這場運動,並在運動中採取工人階級的鬥爭方式。這是防止右翼獲得影響力的最有效的方法。

巴西統治階級正在為總罷工造就條件。如果運動要持續下去並進一步增強的話,24小時總罷工的問題早晚會被提出來。

有迫切需求去建立社運和左翼政治運動的短期聯合陣線。與之相聯系,我們還需要爭取全國工人、青年和社區全國議會,從而討論繼續鬥爭的方案,以及所要採取的行動。

巴西階級鬥爭揭開了新的一頁。長時間以來,我們已經走出了多年的新自由主義荒漠與社會鬥爭的低谷期。我們決不能失去這次機會。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