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能否拆除中國的債務炸彈?

2018年二月月24日 上午 3:49

北京整肅金融業以壓制風險,可能反而會觸發經濟危機

《社會主義者》雜誌第46期社論

已被阿里巴巴收購的《南華早報》在最近一篇社論中列出了2018年習近平政府所面臨的三大挑戰:債台高築、住房危機和越來越敵對的美國。

長期以來,全球媒體已經就中國債務問題的嚴重程度做了許多評論和爭論。債務佔中國GDP的比重已經從2008年141%上升到去年的256%。如果按所謂的社會融資總量來計算(其中包括了影子銀行借貸量),那麼這個數字會達到304%。儘管政府一直在說「去槓桿」(也就是減少債務),但中國債務的增長速度仍然比GDP還要快。

「嚴重扭曲」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國際清算銀行等國際資產階級機構已經警告說,中國可能很快就要爆發嚴重的金融危機。去年12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指出,中國的債務增長「與高可能性的財政困難一致」。

中共高官最近的一連串講話改變了以往的鎮定口氣,更突顯出局勢的嚴重性。前財政部長樓繼偉在今年1月於北京舉行一場經濟論壇上說,中國金融系統目前的風險水平可能比2008年全球危機爆發前的美國還要高。他說中國的金融系統「嚴重扭曲」,而且「產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概率是相當大的」。

銀監會主席郭樹清和央行行長周小川也做過類似的警告。今年1月郭樹清在接受《人民日報》採訪時說,必須要「拆解」影子銀行(據估計相當於GDP的125%)。周小川在去年中共十九大上說中國可能會遭遇「明斯基時刻」,亦即投機性金融泡沫的爆炸。

中共政府將防控金融風險稱為未來三年三大「攻堅戰」中的「首要戰役」,可見它對這個問題的重視。這場戰役早在一年前就已開始,然後在十九大習近平鞏固了自己的地位和統治之後進一步升級。一系列事件表明,北京這次「要來真格的」。

土撥鼠之日

但是它究竟能取得怎樣的成果還未可知。過去10年裡,中共政府經常發佈虛張聲勢的聲明,宣稱自己要加快推進新自由主義「改革」並收緊貨幣政策,從而讓經濟「更有效率」,但最後還是不得不注入大規模的信貸「刺激」,以防經濟衰退。

這一方面是由於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權力鬥爭,但另一方面也是由於統治精英對經濟衰退存在根深蒂固的恐懼,因為經濟衰退將會點燃群眾普遍的憤怒情緒。所以北京的經濟政策不斷在市場化「改革」和政府主導的信貸刺激之間搖擺。一位評論人士曾將這種反覆的循環比作美國電影《土撥鼠之日》(Groundhog Day,一部講述了主角的人生在2月2日土撥鼠日不斷重複的科幻電影)。

隨著2018年的到來,中央政府降低金融風險的計劃給地方政府、國有企業以及那些收購了大筆海外資產的公司帶來了壓力,因為它們都背負著巨額債務。全國各地的報道都證明,信貸緊縮政策正在導致各地的地鐵、工業園區等基建項目被取消。海南航空、大連萬達和最近剛被政府接管的安邦保險等海外併購巨頭,現在正在出售資產以償還債務。

但是中共政府現在處於一個兩難的局面。它想要控制金融投機和債務風險,但稍有不慎則反而會引爆違約潮和金融崩盤。首先崩潰的會是處在邊緣的小型地區銀行、公司和影子金融機構,然後會像滾雪球一樣引發整個金融系統的連鎖反應。

中國和全世界的影子銀行的問題在於,沒有人知道哪些交易和「產品」是相互關聯的,所以也沒有人知道這些交易和「產品」會如何影響更廣泛的經濟運作。影子銀行以驚人的速度發展成複雜的系統,大批複製西方金融業者創造的各種「衍生品」。只有等到泡沫爆炸時,人們才知道危險在哪裡。

中藥處方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的防控政策可能反而會觸發「系統性的金融風險」。所以一些經濟評論人士很正確地提出這樣一個問題:政府削減債務的決心有多大?

英國最大的獨立研究機構之一「自主研究」(Autonomous Research)的亞洲研究部主任朱夏蓮告訴《彭博新聞社》:「北京政府表面上對於打擊金融風險措詞嚴厲,實際上處理方式卻溫和,因為當局害怕,若採取更強硬行動可能會危及經濟。」她將這種政策叫做「中藥處方」。

她指出,儘管在2017年上半年政府的強硬措施減緩了理財產品的增長速度(理財產品是影子銀行的重要元素),但隨後又出現反彈。總的來說,截至2017年年底,尚未嘗付的理財產品創下了30萬億元人民幣的歷史記錄。

朱夏蓮說:「實際上並沒有任何去槓桿。儘管市場普遍認為2016年的信貸流量打破了歷史記錄,但就新增信貸流量來說,2017年其實與2016年相差無幾。政府在某些領域收緊信貸,但在其他領域放寬政策,最後兩者相互抵消了。多年來我們不斷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彭博新聞社,2018年2月12日]

復甦?

表面上看來,去年中國經濟有所復甦,GDP增速達到6.9%,是6年來首次上升。但這只是暫時的穩定,而且它所依靠的是更大規模的信貸刺激(2016年新增銀行貸款創下歷史記錄)和比較有利的國際局勢(例如美國總統特朗普並沒有直接同中國發生衝突)。而且自特朗普上台之後,美元貶值10%,也減輕了中國經濟的壓力。

美元走弱,為中共政府遏制資本外流提供了喘息空間。在2015-16年間,中國資本外流曾達到非常嚴重的程度,導致中國的巨額外匯儲備在18個月內減少了超過四分之一。特朗普政府指責其他政府「操縱匯率」,而它自己卻故意讓美元回軟,不過這也令中國央行不必每月花費數百億元資金去支撐人民幣匯率。

同時這也幫助北京當局自1990年代以來最嚴厲的資本管控政策取得更顯著的效果。這些重要的外部因素,再加去年上全球經濟和商品市場的些許回暖,幫助習近平當局暫時穩定了中國經濟。但是全球局勢,特別是美國目前的政策走向,仍然非常不穩定。最近全球股市的震盪已經顯示了這一點。

中國表面上的復甦並沒有穩固的基礎。中共政府不斷說要拉動內需,但並沒有取得實際成果。去年,中國的智能手機銷量首次下跌,跌幅4.9%,而且拖累全球銷量下跌,因為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機市場。市場分析人士稱,中國的智能手機市場已經「飽和」。

去年的一手汽車銷量只增加了3%,是6年來的最低增速。12家最大的汽車公司中,有8家銷量下降。價格虛高的房地產市場令新購房者背上高昂債務,嚴重限制了消費支出。

貿易戰是否正在逼近?

經濟和地緣政局可能會導致今年中美貿易衝突升級。華盛頓政府已經決定對從中國和韓國進口的太陽能電池板和洗衣機徵收懲罰性關稅,而且現在它正在對從中國進口的鋼鐵和鋁進行反傾銷調查。在特朗普擔任總統的第一年裡,美國對華貿易逆差繼續升高,創下3,750億美元的歷史記錄(2016年為3470億美元),令特朗普受到一部分美國資產階級的攻擊。

而中國也採取了報復行動,對來自美國的進口高粱進行反傾銷和反補貼調查。中國是美國高粱和許多其他農作物的最大買家,所以美國農作物成為中國報復行動的關鍵目標。中國也已經開始減少從美國進口大豆而轉向巴西。但是貿易保護主義往往是一把雙刃劍。中國進口的大豆和高粱主要用於生產豬飼料,所以從美國之外的地區進口價格更高的農作物會導致中國豬肉價格上漲,進而加重群眾的不滿情緒。

保護主義

與此同時,特朗普指責中國的高科技產業侵犯了美國企業的知識產權,未來他可能也會對此採取行動。制裁中國的高科技產業可能會激起中共政府更猛烈的反擊。

大規模貿易戰的陰影籠罩著依賴出口的東亞地區,可能會加速更廣泛的地區性貿易陣營的形成。但是特朗普政府也面臨著嚴峻的阻礙,特別是因為中國、日本和其他國家正在與它競爭。中國在反擊特朗普的貿易措施時,也會提升自己對其他亞洲政府的影響力。

雖然資產階級政府在口頭上一貫反對「去全球化」,但其實它們自己也在採取保護主義政策。據世貿組織所說,G20集團在2008至2016間實施了1,583項新的貿易限制措施,而取消的只有387項。

美國資產階級在危機面前驚慌失措,令右翼民族主義者特朗普當選總統,而且全世界其他國家還有許多「小特朗普」湧現出來。這讓人們擔心可能會爆發1930年代那樣貿易戰。去年,特朗普選擇改善同習近平的關係,中國似乎躲過一劫。

但今年的局勢大大不同。不久前,特朗普在國情咨文中將中國和俄羅斯稱為美國在經濟和軍事上的競爭對手,而且他提出要繼續增加美國的國防開支。中國外交部回應稱特朗普的演講反映出「冷戰」思維,但其實中美緊張關係的惡化正是資本主義危機的必然結果。

低薪工作崗位增加

去年看似強勁的經濟增長並沒有改善工人階級的生活水平和前景,而是如香港NGO「中國勞工通訊」所指出的,「只是創造了更多不穩定的低薪工作,特別是在服務業。工廠仍在裁員,被辭退的工人經常得不到任何補償。」

勞動力市場正在發生整體的轉變,越來越多的工人從事不穩定的非正式工作。大批正式工被轉為派遣工,導致工作條件惡化,許多福利被取消,就連國有部門也是如此。

儘管中國早在10年前就實行了《勞動合同法》,而且政府聲稱制定這部法律的目的之一就是提高工作穩定性,但現在「新興」服務業部門的數百萬僱員在名義上被視為「個人承包商」,使僱主可以不用支付養老金和其他福利。我們在《勞動合同法》出台時就曾警告過,這部法律不可能使工作更加穩定,原因很明顯:政府禁止工人成立真正的工會,工人自由組織的權利也一直受到打壓。

國家統計局的一項調查顯示,2009年擁有勞動合同的農民工佔42.8%,但到了2016年則下降到35.1%。儘管獨裁政府嚴厲打壓群眾抗議,但是嚴峻的現實迫使越來越多的工人發起抗爭。中共政府急切地採取一系列措施維護自己的統治,正是因為意識到危機正在逼近。

「冰花男孩」和中國極度嚴重的貧富差距

據《彭博新聞社》報導,由於股市猛漲,中國女首富楊惠妍(同時也是中國第四大富豪)的財富在2018年的頭4天裡增加了21億美元。35歲的楊惠妍是中國銷售額第一的地產巨頭碧桂園集團的董事局副主席。她的父親是碧桂園的大股東和董事局主席。幾乎與此同時,雲南一個8歲小男孩王福滿的照片在網絡上引起了激烈的討論。王福滿要在零下的嚴寒中走過4.5公里的山路去上學,當他到達學校時,頭髮上滿是冰霜。這個鮮明的對比讓我們看到了習近平統治下的中國存在著何等殘酷的階級差距。

儘管政府嚴厲地控制著媒體,但「冰花男孩」王福滿還是成為了全國的討論熱點。王福滿是中國6000萬留守兒童之一,他們的父母前往更富裕的地區工作,但是由於腐朽的戶籍制度,不得不將孩子留在家鄉,交給親戚或者鄰居照顧。現在中國農民工(包括王福滿的父親)一年的工資只有大約35,000元,而楊惠妍憑藉飛速上升的股價每秒鐘賺的錢都要比這多。這就是所謂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習近平口中的「中國夢」。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