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习近平的180度改变

2018年11月25日 上午 1:46

政府放弃整顿金融风险   私人企业站队等待救援

《社会主义者》杂志第50期社论

正当中美关系陷入四十年来最严重的危机之际,中国经济也在继续放缓。不过,特朗普掀起的中美贸易战并不是中国经济困境的主要原因。

纵使面对特朗普自七月开始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并在九月扩大加征关税的范围,中国的对外出口(包括对美国)实际上仍然在增长。由于许多订单赶在关税实行之前运送到埠以及美元强势等各种原因,中国的出口在2018年头9个月增长了12%。据报,美国第三季的对华贸易逆差达到了1060亿美元(去年同期是920亿)。

其实中国的主要问题乃是出在国内方面,尤其是习近平在过去18个月来的去杠杆运动和整顿影子银行,导致了严重的信贷紧缩,进而拖累了消费、投资以及许多高负债企业的财务状况。今年10月部分主要经济行业(包括汽车业、房产业和电子业)销售额下降。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资料,10月份汽车的销量比去年同期下跌了11.7%。目前中国是世界第一大汽车市场。

虽然经济放缓在春季已经开始,但习近平政府直到最近才决定放弃去杠杆政策。他们明了当下严重的债务水平是个计时炸弹,未来将会威胁到整个银行系统,乃至中共政权本身。

10年来的最低增速

不过,信贷紧缩主要是打击了私人企业,导致私企债务违约事件大幅上升,越来越多公司需要中央或地方政府出手拯救。

中国第三季度总体经济增长率为6.5%(这是自10年前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差的),而私营部门的情况更是糟糕,近乎衰退。

而且许多经济学者怀疑官方数据,认为真正的增长率只有3-4%。也就是说受惠于特朗普2万亿美元刺激方案的美国经济,实际增长速度可能已超过中国。

“现在是非常时期”,《南华早报》的王向伟称,“中国私营部门提供了60%的GDP和80%的工作职位,而其商业信心正处于历史低位。”

中国招商银行首席经济师丁安华说:“有证据显示中国的私营部门陷入了资本主义经济改革40年以来未曾出现过的困境。”

质押股票危机

这也是中国股市大泻的重要原因。沪深300指数自1月以来已下跌了三成。到目前为止今年股市蒸发了21万亿人民币,这相当于中国“一带一路”投资金额的10倍。

今年全球“新兴市场”的股市都大跌,而且自10月开始抛售潮亦蔓延到美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的股市。其原因有很多,不过主要是资本家对于中美贸易战以及全球经济前景感到害怕。

但在中国股灾会带来更多的危险,因为许多私人企业质押其股份以获得贷款。由于政府打击金融风险,收紧融资渠道,押股借贷变得更加广泛。沪深3,491间上市企业当中,只有13间没有这么做。

10月股灾继续恶化,。政府资料显示,至10月12日中国35%的质押股票(市值达8.9亿人民币)已跌穿止损线,将会被银行抛售,而另外61%亦接近“警戒水平”。

“质押股票危机”正触发一个恶性循环。上海的一名投资经理告诉《南华早报》:“股票下跌导致平仓,而平仓则令股票进一步下跌。”为了打破这个循环,政府推出一系列新措施试图托底股市。

政府透过国有证券公司,向股市注入更多资金,支撑最危险的企业。政府亦修改规则,让企业更容易买回自己的股份(这是华尔街常见的伎俩,能够暂时抬高股票价格)。短期内,这些措施能够防止中国股市继续下滑。但问题是这能够维持多久?尤其是如果实体经济与全球经济继续恶化的话。

“国进民退”

就在政府急忙干预股市并推出新政策支持私企的同时,习近平亦正推动大型政治宣传来安抚资本家。同时这也是为了安抚美国和其他外资,因为如果贸易战持续下去,会有越来越多的外资将生产线从中国搬到其他低薪、无工会的国家。

11月,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宣布将至少三分之一的新贷款划定给私人企业,而且这个比例会在未来3年内增加到五成。11月16日央行发出声明,要求金融部门“提高政治站位”,将更多资金注入到实体经济之中。在此之前,中国官方数据显示今年1-8月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是自2003年以来最低的。

习近平承诺“毫不动摇”地支持私营部门,更将其形容为“我们自己人”。习近平在11月的私营企业座谈会当中,“前所未见”地对着百度李彦宏、腾讯马化腾等约50名大资本家再次重申这个立场。根据新华社报导,习近平在会上称:“社会上有的人发表了一些否定、怀疑民营经济的言论……这些说法是完全错误的。”

他之所以这么说显然是为了平息资本家对于“国进民退”的普遍担忧。

“国进民退”并非是出于“意识形态”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回到旧时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而是因为资本主义危机和私有经济需要政府援助。

根据《日经亚洲》报导,中国上市公司的总债务在过去5年间翻了一倍,达到近33万亿人民币。如果没有新的信贷,许多负债的上市企业将无法偿还债务。

搁置去杠杆计划

地方政府已经宣布推出新的“援助资金”。一系列纾困方案实际上已将至少30家上市企业“国有化”。但是,政府官员大力强调这些都只是暂时性的措施,他们也不会“干预”这些公司的日常运作,而且“当市场状况改善”的时候政府就会出售其股权(《南华早报》11月17日)。

习近平的首席经济顾问、副总理刘鹤在接受《人民日报》访问时说政府的纾困方案展现了公共部门与私营部门之间的相互依存和合作:“民营企业经营状况好了,国有资本可以退出。”

最新一轮的国家干预自然意味着停止去杠杆计划。本来已经负债累累的地方政府现在被要求扛起更多的债务去拯救出问题的私企。在资本主义经济下,由于没有工人阶级的民主计划,这只会加剧产能过剩和“僵尸企业”的问题。

所有这些措施反映了习近平政权自10月开始出现了重大的政策改变。正如我们所预料的一样,至少在可见的将来,去杠杆计划已经被搁置。在过去一个月,国家发改委批准了总值至少1300亿人民币的基建项目。

花旗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师刘利刚指出:“这些政策说明中国基本上已经叫停了去杠杆计划。”

隐藏债务

这里有两点需要注意。首先,刘鹤和习近平都把自己的个人权威押在去杠杆计划上。因此现在的政策大逆转显示了中国经济的严峻处境,而且习近平的“强人”形象必定受到打击。这也证明了我们的说法,当局能够操控经济的空间已经大大萎缩。

第二,中国未来的债务危机将会更加严重。“我对于2019年能否大幅去杠杆不感乐观,债务水平很可能会维持现状,甚至可能会上升,而这可能会带来灾难”,香港智库东方资本的Andrew Collier指出,“迟早会出现广泛的债务违约。”

2004-08年间,中国的总债务维持在GDP的170%到180%,但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资料,自2008年底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到今年第一季度,中国的总债务从GDP的171%暴增到299%。

而且现在的数据可能也低估了真实状况。标普全球评级在10月16日的一份报告中警告说,中国地方政府通过影子银行隐瞒了部分债务,总额可能达到40万亿人民币。这个金额是地方政府债务官方数字(2018年1月数字为16.6万亿人民币)的三倍。

标准普尔的报告警告:“这是一座债务冰山,存在巨大的信贷风险。”

国际冲突、全球经济再次进入经济危机的阴霾以及中国工人阶级越加有组织、有协调的斗争,都对习近平政权造成压力。当局一贯以镇压作为回应,但现在这已经不能确保政权的“稳定”。我们在未来数月乃至数年的任务,是建设一个清晰的、社会主义的工人阶级替代方案,以取代习近平的独裁制度与中国债台高筑的国家资本主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