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派在区选惨败

2019年11月25日 下午 7:40

运动要运用这次历史性选举成绩——将工人斗争作为中心,争取大陆群众支持

社会主义行动 声明

反威权运动在11月24日的区议会选举得胜。民主派赢得了388席(上届有126席)而建制派只得59席(上届298席)。选票分布方面,民主派夺得57%选票,而建制派夺得41%。在单议席单票制下民主派夺得九成议席。

没有六月爆发的这场运动,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旗开得胜。运动爆发至今超过五千名示威者被捕,其中三分之一的年龄低于18岁。受伤人数超过二千,有三名年轻人被枪伤,其中一人只有14岁。现在反对警察暴力成为了运动的重点诉求。

历史性选举成绩

今次投票率高达71.2%,远高于2015年区议会选举的47%和2016年立法会选举的58%。投票人数方面,今次人数为294万,上届区选则为147万。大量年轻人成为新登记的选票,而大量票站在早上已经出现人龙。

上届泛民在十八区议会里都是少数,现在控制了十七区议会。除了有8席非民选当然议席的离岛区外,其余十七区都由泛民夺得多数议席。在西贡、大埔和黄大仙区,泛民夺得全部议席。过去几个月,警察多次在黄大仙区疯狂发射催泪弹以及施用暴力,引发多次警民冲突,因而民怨沸腾。

区议会向来权力弱小,而且各党派都在选举中淡化政治,只关注所谓「地区工作」,让建制派容易用蛇斋饼粽及地区网路收买选票。今届选举打破了淡化政治的选举传统,变相成为了一场是否支持示威及反对政府镇压的公投。所以选举结果可谓掴了中共一巴掌。

中共面对更大麻烦

政府和中共更难结束现时的政治危机。在十月四中全会后,北京明显要求港府和警察更强硬对付香港示威者,甚至有计划制造一场香港版六四,务求达到震慑效果以结束运动。但在建制派选举大败后,短期内这计划难以实现了。

由于特首小圈子选举的1,194票中,区议员选委占了117席。在全票制下建制派之前控制了这117席,现在将由泛民控制。有传中共本来打算在2020年要林郑辞职,并安排一名民意相对较高的人上任。但现在中共更难操控小圈子选举,使其如意算盘更难打响。

过去六个月由硬推送中条例开始,政府不断计算错误。林郑承认自己的错失造成「大灾茌」。在区选大败后,她又指政府会认真从选举结果中深切反思。但林郑被中共禁止向市民作出任何让步,我们绝不能指望政府会作出改善。

习近平政权害怕作出让步等同示弱,会鼓励大陆群众组织起来并提出自己的诉求。中国工人和青年的民怨与香港几乎一样:低薪、就业不稳定、不人道的工时、疯狂的楼价、污染问题严重、打压所有反对派的独裁政权。

建制派怪责林郑

政府及建制派如期举行选举的决定似乎又是另一次的大失预算。在区选前一刻,政府及建制派还在犹豫是否取消选举(这变相是一场政变),但因为害怕取消选举再引发对示威运动的同情,并增加国际压力,因此最后如期举行。建制派都知道选情不利,但没想过会发生如此大灾难。建制派在今次明显也有部署作出大动员,因此得到117万票(比上届多了33万票),而上届全港投票人数也只有147万,可见今次投票率奇高是建制派惨败的关键。现在可预计建制派落选人会相继谴责林郑令他们「失业」,并造成这场主权移交以来最大的危机。

民建联由119席落得只有21席,主席李慧琼提出辞职,但由于无人想接任而被劝阻。工联会更由27席惨败至4席,比小党自由党的5席更少,丧失建制派第二大党的地位。

今次选举结果对港府和中共政都是重挫,也会波及中国大陆的民众和中共党内权斗。中共经常将香港示威者只是一小撮暴徒,没有社会大众支持,但今次选举结果彻底证明这是错。现在无论中共如何封锁网路,大陆网民都会看到香港的选举结果,使中共的抹黑效果被大大削弱。

但有些其他因素亦会有助于当局重新挽回局势。部分泛民主派的领袖可能会受到当局和资本家的压力所影响,会去为抗争运动降温。在今次区选中,泛民之中大赢家就是拿下了91席(从上届的43席)的民主党。该党过去有着与中共代表台底交易,并阻碍民主运动的的黑历史。

民主党主席胡志伟表示要修补社会撕裂,这反映了该党的心态。我们要小心泛民的妥协派(虽然暂时被运动边缘化),会利用现在自己在选举中所获得的更有利位置去扩大影响力,尝试将运动从群众行动引导至「谈判」的方向。抗争必须要防范这个威胁,因为他们会将运动带回过去失败的道路之上。而我们以下会解释道,为什么运动要有基层的民主组织才能真正防范这个威胁。

将斗争升级

香港的群众抗争需要升级,并利用区选的有利结果乘胜追击,为抗争注入大量力量。只有打败中共独裁,才能实现五大诉求并终结香港的专制统治,但要做到这点,运动仅仅局限在香港是不足够的。

抗争需要扩散到中国大陆,并连结起那些受压迫颇的工人及青年(中共最害怕的就是他们的力量),同时亦向全世界争取声援。这是全球普罗劳动者的大团结,特别是那些同我们一样正在进行伟大的群众斗争的人民:智利、加泰、伊朗等。我们不能对特朗普或者欧美其他右翼资产阶级政客存有幻想,他们对中国和香港的态度都是取决于商业交易而非民主权利。这条道路只有被出卖与背叛一途。

今次选举地震正好是一个机会去重启群众斗争,现时运动急切需要一个新方向才能有胜机。抗争需要建基于工人阶级,因为这是最有能力瘫痪并推翻独裁制度的社会力量。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在职场、学校和社区建立不同的民主委员会,来以更实在并有效的方法组织抗争。

这代表我们需要一个新的政治方向,将民主运动联系​​到工人、穷人的权利,二者缺一不可。我们并需要将五大诉求扩大,包含工人和年轻一代的各种诉求,譬如:每年10万间公共房屋的建屋目标、大幅增加工资、全民退休保障以及8小时工作制等。

打破财团专政

资本权贵一直抵抗这些诉求。我们要普选政府的权力,让所有16岁以上的人有投票权。而大企业及银行将社会财富集中在一小撮权贵手上,阻止社会政策的进步,我们要将其置于民主管控下。香港权贵在中港专制制度护航下榨取巨额利润。最近有研究指,香港首50名权富豪坐拥3千亿美元的财富,而香港GDP是3620亿美元

我们要将反专制斗争升级,认同上述方案的人请加入社会主义行动(CWI香港)。我们为建设一个新的工人阶级政党而奋斗,在香港、中国以至全球的群众斗争中,团结所有受压迫者对抗资本主义和独裁体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