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无声的宪法政变

2020年2月13日 上午 2:14

未来前路风雨飘摇

Rob Jones,社会主义抵抗 (工国委俄罗斯)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一年一度的“国情咨文”演讲接近尾声时,宣布了一系列旨在削减总统权力、加强议会和总理的权力的宪法修正案,并将所谓的“国务院”从一个咨询机构转变为政府机构的一部分。 似乎连政府的部长们都对此感到震惊。

仅仅一个小时后,梅德韦杰夫总理在与内阁的一次会议上宣布,他和整个政府将总辞职,以便实施必要的改革。 他随后被普京任命为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直接对总统负责。 到了晚上,相对没那么知名的税务局局长米哈伊尔·米舒斯京(Mikhail Mishustin)被任命为总理,米舒斯京被视为“技术官僚”。

普京正在准备多种备选方案,以在2024年总统任期结束后继续执掌大权。 根据俄罗斯宪法,一人只能连任两届总统。 但是普京自2000年以来一直执政。 在他的前两个四年任期中,他利用宪法漏洞采取了交换职位的方法──普京成为总理,梅德韦杰夫成为总统──然后两人再交换回来。 为了进一步延长他的统治,宪法修改将每届总统任期延长到六年。

俄罗斯不是资产阶级民主国家。 真正的反对党和候选人不被允许参加选举。 过去,普京得到了民众的大力支援。 在叶利钦领导下的多年经济混乱和灾难之后,他的政权被认为是恢复秩序的功臣。这与2008年之前石油驱动的经济增长时期不谋而合,人们的生活水准在这一时期的到了提高。 在石油储备被用来度过全球危机的头几个月,尽管经济的增长速度要低得多,但是占领克里米亚的让克里姆林宫掀起了一场激烈的,即使是短暂的爱国浪潮。

前途困阻

现在,克里姆林宫在各个方面都面临着不断恶化的危机。 生活水准已经连续下降了5年。 但这并非是谷底,新的全球衰退呼之欲出,这将使俄罗斯面临更大的困难。 社会内部的不满情绪明显增加,尤其是年轻人,他们未经历过苏联时代一出生就处在资本主义统治下,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普京统治下,许多人对此感到不满。 政府的支援率直线下降,普京本人的支援率也处于他上台以来的最低水准。 在过去的几年中,针对养老金改革,腐败、操纵选举以及生态问题爆发了大规模抗议活动。 除了普京所珍视的“国家计画”之外,他在上次选举后做出的一系列诸如提高预期寿命等等的宏伟承诺也都没有兑现。 甚至连气候也在破坏以前的稳定感,俄罗斯的气温上升速度是全球的两倍多。

目前,企业全心全意地支持当局,反对政权的商人被边缘化或被迫逃往国外,剩下的商人则受益于低工资和低税率。 但是随着全球经济衰退的迫近和明国会选举的临近,克里姆林宫变得越来越紧张。 尽管他们不可能在阶段性的议会选举中失利,但如果投票率暴跌,或者像去年夏天在莫斯科发生的那样,出现反对禁止反对派候选人参选的大规模抗议活动,他们将受到严重打击。 如果群众运动发展起来,这可能会引起统治阶级的分裂。

先发制人

因此,克里姆林宫似乎已经决定提早采取行动,寻求延长普京统治的方法。 他们的首选方案现在似乎已经被排除。 过去有几年,俄罗斯和白罗斯一度打算从现有的联盟关系强化成某种形式的联邦,并由普京担任联邦总统。但后来白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对此表示抵制,特别是自从乌克兰事件以来,他已经离俄罗斯越来越远,并靠拢欧盟。 现在,哈萨克斯坦提供了新的选项。 在那里,独裁总统纳扎尔巴耶夫退休,提拔其女儿担任议会议长,组织选举了一位安全的傀儡总统,并接管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实际上仍然掌权。 并顺便以自己的名字重命名了首都。

现在我们得看看俄罗斯未来几个月的局势如何。 默默无闻的米舒斯京总理可能只是一个权宜之计,他的工作被认为只是在宪法改革推进的同时固守堡垒,尽管他暗示将进一步降低营业税。 他的候选人资格毫无异议地在议会获得通过。 一直忠于克里姆林宫的所谓共产党人投了弃权票。

但是,为了防止米舒斯京有什么非分之想,克里姆林宫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 过去几个月,一些高级区域税务官员被捕,这通常被视为对他们上面的人不要越轨的警告。 与此同时,反腐运动人士阿列克谢·纳瓦利内声称,米舒斯京和他的妻子的收入和财产比官方允许的收入要多许多倍。

宪法改革

与此同时,克里姆林宫正在推进宪法改革。 已经成立了一个由75名宪法律师、学者、文化和体育界人士组成的工作组,以审查克里姆林宫的提议。 目前有11个要点,包括加强国务院的权力以及禁止双重国籍或在外国居住的人担任公职。 讽刺的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它还包括将养老金自动指数化引入宪法。

一个可能的结果是,“国务院”的地位将发生关键改变,该机构目前是一个咨询机构,由克里姆林宫任命的7个联邦地区的州长、克里姆林宫批准的地区政府首脑和4名国会分部领导人组成。 至少看起来,还要增派一个强力安全部门首长,让普京作为国务院首脑掌握实权。

不能排除的是,这个工作组只会“修改”克里姆林宫关于取消两届总统任期限制的提议,让普京接受“人民的意愿”,成为终身总统。 另一种可能性是,将设立一个新的职位──“国家领导人”。

“人民投票”

不管怎么修改,这些提案都将在5月初“作为一揽子”进行“人民投票”。 克里姆林宫坚称这不是公投,但也没有解释这是什么意思。 实际上,这将是一次关于对总统信任的无党派公民投票。

在过去一段时间中,俄罗斯人可能与其他国家的政治议程相距甚远。 但是,这些变化是多年来最重大的变化,激起了一波政治讨论。 在去年政府推动提高养老金年龄后,许多人对养老金指数化的承诺发表了评论,以此表明为什么不可能相信这些建议。 现实情况是,这种试图改变国家结构形态的做法是承认该政权正在感受到迫在眉睫的危机。 谈论这些变化是否会转化为抗议还为时过早,但不可避免的是,在未来一段时期内,民众进行反击的信心可能会增长。

为经济和民主权利而战

自由派反对派将试图利用这种情况,主张以某种形式的“诚实的资本主义”结束威权主义,而不理解目前的政权正在实现大多数俄罗斯企业的愿望。 他们将争取真正民主权利的需要与经济和社会问题分开了,在许多情况下,他们支援降低工资和养老金改革。 通过这样做,他们正在为工人阶级的参与制造障碍,这是唯一可以在俄罗斯带来真正变革的力量。

但作为社会主义者,我们将站在争取民主权利斗争的最前线。 我们支援召开一个由俄罗斯劳动人民、青年和少数民族的民主选举代表组成的制宪会议,以建立一个真正民主的政府,而不是由来自俄罗斯统治精英的75人组成的工作组来修改克里姆林宫的提议。 同时,我们努力争取人人有适当的工资,扭转养老金改革,为免费和高品质的医疗和教育体系提供适当的资金,并将自然资源、银行和大公司纳入社会公有。 这样,这些资源才能得以不再被用来支援独裁政权,而是被用于普通民众的利益。 结束这一独裁资本主义政权的唯一途径,是争取建立一个民主的社会主义俄罗斯,使之成为更广泛社会主义世界的一部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