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军性骚扰案:性与资本下的父权中国

2020年3月22日 下午 10:09

在中共独裁统治下,女权的一吋进步也要挑战独裁资本主义制度

Razin与Jack W 中国劳工论坛

“朱军就想把手从那个裙子里面伸进去嘛……然后他手伸到膝盖往上的时候,发现他手伸不进去。然后他就想把我往他身上拽……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一只手拽我,另一只手就摸我的上半身和下半身……他用两只手扣住我的脑袋亲我……”朱军性侵案的受害者弦子正向媒体倾诉她受朱军侵犯的过程。2014年的时候弦子是一位在中央电视台实习的大学生,一天因拍摄需要,在化妆间见到了央视著名主持人、曾为政协委员的朱军。当化妆间仅剩他们两人时,朱军开始猥亵弦子,在嘉宾进入后方才停止。

性侵不遂

在事发之后的第二天,她在老师同学的鼓励下去报警,在警察做了一些调查取证之后,警方不予立案,这件事情便无果而终。这其实很好理解,就像那些警察认为的一样,“朱军代表正能量”, 朱军就好比资产阶级的脸;而警察是资产阶级的暴力机器,好比他们的手。让资产阶级用自己的手扇自己的耳光,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直至2018年事件才开始受到媒体关注。朱军起诉受害人“对自己名誉权造成损失”,而受害人亦起诉朱军性侵,而两宗案件在法庭最后都不了了之,让朱军逍遥法外了。事件似乎又逐渐不了了之,直到今年《湖北卫视》有意再请朱军主持湖北春晚,使事件再进入公众视野。

但朱军本人似乎并不想冷处理,按捺不住新的盈利机会了:湖北春晚想再请他“出山”,在大张旗鼓地将朱军的出场列为头号看点。受害人在微博发长文控诉自己家乡的电视台竟然“让一位被指认性骚扰的主持人说祝福唱赞歌”。据受害人挖掘的资料,这一晚会背后充斥权力与资本的交易。晚会的冠名商运鸿集团劣迹斑斑,其老板李玉保因为欠款不还被限制消费,出售“口服胰岛素”之类的假药。可见整个春晚会根本是给富豪沆瀣一气的面子派对。

像这样的仰仗权势和名誉的性侵事件在中国并不是孤例。刚离世的另一名前央视“一哥”赵忠祥也都如此劣迹斑斑。早在2005年他就被曝光出性侵医生饶颖事件。即使受害人保留了完整的录音证据,法庭也没有裁定被控有罪。2019年6月,中央美术学院的9位同学曝光其导师姚舜熙性骚扰,她们多次被索贿、强制陪酒、摸屁股袭胸。在事件曝光后,学校在舆论压力下,延至今年1月取消其研究生导师资格,但却没有公开任何公示文件和责罚期限,更威胁曝光学生删帖。之后学生的维权之路又趋于停滞……随着metoo运动在中国的传播,勇于曝光性侵者的受害人越来越多,但能够得到一个公平审决的案例却寥寥可数。中国的me2控制浪潮明显是受国际女权运动启发的。在新一波的世界各地的抗争运动中,女性都是站在前线。中国女权意识的日渐提高与中国青年和工人的激进化不无关系,越来越多人看到性侵事件与言论封锁和体制腐败不无关系。

权贵和富豪的性特权

从企业、大学以至官场都满怖中共的权力关系网,权贵和富豪可以依仗权力免受法律制裁,因此肆无忌惮地渲泄兽欲。中共对男女平等毫不关心,而只会竭力维稳,避免me2控诉会损害党国的权威,更要阻止女权意识演变成街头抗争,或者职场组织起来挑战性暴力。当中国女性站起来保卫自身权利时,中共往往封锁言论,甚至要胁受害人及其家人强迫噤声,打压一切对性侵控诉的声音。在中共独裁统治下,女权的一吋进步也要挑战独裁资本主义制度。

女性的压迫与经济地位不平等也是紧密相连。女工和学生往往为了保守职位和学位而不敢控诉性侵的上司和校方。社会主义者支持女性组织起来,尤其女工在职场组织工会,团结力量反对性暴力,同时争取同工同酬、要求公平的就业机会、要求设立全民退休保障和增加廉价的公共服务。我们坚决反对资本主义对妇女的压迫,和全世界女性站在反对父权社会的同一战线。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