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我们拒绝为华尔街牺牲

2020年4月13日 上午 1:46

疫情大流行已经暴露了资本主义多么腐败和残酷。其实可以不是这样的

Calvin Priest 社会主义替代(ISA美国支部)

最近几周,破产的资本主义制度无力采取遏止新冠病毒(COVID-19)扩散所需的措施,已在全球上百万人注视下暴露了出来。这绝非偶然。当科学家和医护专业人员疾呼紧急应变时,川普(中港:特朗普)与资本建制为了维护华尔街的利益而要让经济维持正常运作,因此选择龟速回应疫情。

疫情的统计数字恐怖地持续骤升。无疑现全球数百万人已染病。尽管目前疫情主要集中在经济发达的国家,但最高的死亡人数将会发生在相对不发达且医疗基础设施脆弱的国家。

有些地区地区由于采取更积极措施,譬如韩国进行每日万人筛检计划,以及因记录首例确诊因而及采取社交隔离和其他措施的美国西雅图,传染曲线渐趋平坦。

在西雅图,正是由于受到社会运动的压力,才驱使官方采取这些措施,但仍非常有限。作为社会主义者的西雅图市议员卡萨姆(Kshama Sawant)在疫情爆发时呼吁立即采取行动,并组织了工人对政治制度提出一系列诉求,包括免费筛检和治疗、有薪病假保障、在家工作权、暂停收取租金和房贷还款,同时强调大规模筛检是当前关键需求。尽管目前被采取的措施远远不足,但现有措施已证明即使在疫情大流行的情况下,团结抗争也能获得成果。

与此同时,川普一如往常扮演恣意妄为的典范,其应变措施之粗劣简直等同犯罪。川普最初只用敷衍态度回应病毒威胁:“这就像流感。”原本可以早一个月准备抗疫,他却让时间白白被浪费掉。后来他并未采取必要措施加强前线工人(包括护士和医生)防护和检疫设施。从各州地方政府的报告可见,口罩、个人防护设备、病毒筛检套件和人工呼吸器严重短缺。

美国是全球大流行的新中心,估计将有10万到24万人死亡。纽约州确诊病例超过8,300名,这已超过中国湖北省的官方数字。

不管疫情代价多么惨重,川普和美国统治阶级依然企图重新启动经济,以恢复利润和股价。

3月24日,川普誓言复活节前取消对冠状病毒的限制:“我们将会聚在全国各地的教堂……届时将是美好的时光。”而后在强烈压力下,他才调整说法,改成争取在4月30日前全面复工。

经济先于防疫

但是,在川普发表有关复活节的言论之前,《华尔街日报》编辑部就发表了一篇名为〈重思防疫封锁:没有经济衰弱的社会能长期保住公共健康〉的文章无耻地宣称:“说这话或许不会受到欢迎,但联邦和各州现在必须开始调整其防疫策略,首重避免经济衰退。”

最残忍的是像格伦(Glenn Beck)这类右翼权威人士,呼吁“经济爱国主义”,说尤其美国高龄者应该立即恢复工作,甚至为了大局牺牲,才能让经济回到正轨。
右翼分子的“经济爱国主义”与更广泛的精英阶层之间的区别,主要是谁把话说得更露骨,而事实上两者背后的动机如出一辙。

思科和嘉吉公司的执行长迪克(Dick Kovacevich)总结了统治阶级的主流观点:“我们会逐渐把这些人带回工作岗位,看会发生什么事,或许有人会生病,甚至死掉,我不知道……您要承担经济风险还是健康风险?您得选一个。”

疫情大流行确实和经济灾难正在同时发生。根据预测,下个月内可能有30%的美国工人失业,逼近30年代的大萧条。但尽管新冠病毒已带来巨大冲击,但邓爆点却是全球资本主义体制,这场危机已可预期将比2008到2009年全球金融海啸更加严重。

纽约市的民主党市长古莫(Andrew Cuomo)最近在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上说:“我们都在讨论保护生命,但还要有个关于经济存续的平行讨论……您不能永远停止经济发展,难道我们要开始考虑让每个人都失业吗?”

当然,经济活动需要在某个时候重新启动,但是在什么条件下开启,为的是谁的利益、以及如何做出这些决定?从制造业到教育界等关键部门的工人代表,在此过程中必须有直接的发言权和否决权。

财团和政客将不顾工人安全恣意重新开启经济部门,要求我们为了他们的利益牺牲生命,为此我们将需要组织工会,与我们同事并肩反击!

我们还应该明确指出,统治阶级和川普可能利用疫情大流行的机会筹画限制民主权利,而我们也应坚决反对。从智利到匈牙利,统治阶级限制民主权利的阴谋已经在一个又一个国家中发生。

企业先于人民

统治阶级的优先考量的事项,已清楚反映在3月27日的经济刺激计划

该法案包括一笔高达4,250亿美元的企业纾困金,将4兆美元为资本提供大企业廉价信贷,普通百姓却远远少得可怜。就连包裹在法案里针对工人采取的有限措施,也不是因为良心发现,而是他们认识到如果不直接将一些钱投入人们的口袋,经济可能会彻底崩溃。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成功争取大幅增加失业保障和其他保护措施,另一民主党左翼众议员奥卡西奥-科尔特斯也对政府提出的原法案提出了强烈批评。但我们应该清楚,他们投票支持救助方案是错误的。工人阶级代表不应为了换取有限的改革,给腐败的政治机构戴上左翼的面具。

面对新冠疫情,美国脆弱性的根源不仅在于川普让人叹为观止的失败,也因为缺乏全民医保。长久以来,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长年激烈反对公共医护制度──他们把利润置于生命之上的决心,并不是遇到当前危机才开始的。实际上,我们需要比争取全民医保更进一步,争取医疗服务公有化全民共享,在这样的制度中,医院、照护和药厂会迈入民主公有制,并由工人阶级来营运,且基于人类健康而非资本利润。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民主党建制以拜登为首竭尽全力发动政变。拜登已明确表示他将否决全民医保,以阻止桑德斯及其政治革命。然而,拜登回应疫情大流行是如此无能,以至于甚至有人猜测民主党党大会将会有人干预,让古莫这类更能干的统治阶级代表来取代他出选。尽管我们完全理解许多人不惜一切代价想要摆脱川普,但劳动人民是不能支持拜登或古莫的,我们需要反击整个财团专制!

要赢得全民医保、可负担住房或在全球资本主义崩溃的脉络下赢得其他实质成果,我们就需要组织起来。

在过去的几天、几个星期,工人对资本家展开了英勇的斗争。从Instacart工人和匹兹堡的清洁工人,再到纽约的医护工人,反击正在各地此起彼落不断增加!
我们需要将工人阶级的斗争与更广泛的诉求联系起来。所有工人都有权享有安全的工作环境,没有人应该在生计和健康之间二择其一。工人有权罢工和拒绝工作,我们需要组织起来反对政府与资方把我们赶到职场的意图,直到制定出真正的职场防疫政策。

对抗瘟疫与资本主义

工人和我们的工会必须拒绝暂缓集体谈判权或成立工会的权利。我们也必须要求向所有不可或缺的产业工人提供“危险津贴”,在疫情大流行期间,至少应给他们1.5倍的报酬。拒绝按照这些规则营运的公司应收归全民公有,并转由工人自己民主控管。

全国各地都有人失业,租金缴交期限纷纷到期。名为“罢交租金2020”(Rent Strike 2020)的组织正与社会主义替代(ISA美国支部)及其他组织合作,在未来几周内进行罢工抗议,要求疫情大流行期间暂停所有租金和按揭贷偿还。如果不能实现这些要求,将会号召群众5月1号发动租金罢工。要成功地达到这种规模的租金罢工,将需要在整座城市以及全国范围内,高度组织起各个楼宇和社区内承受租金压力的群众。

疫情大流行已经暴露了资本主义多么腐败和残酷。而这情况本应改变!为此我们不只要为紧急防疫措施而斗争,也要为整个生病的制度寻求替代方案,也就是一个社会主义的世界,在这样的社会主义世界中,整个社会可以将本被财团控制的资源理性地、永续且民主地拥有和规划运用,满足我们的需求、而不是他们的利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