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冲击下的租赁车司机甘苦谈

2020年6月10日 下午 11:56

采访者:Yvonne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
受访者:李姓租赁车司机

问 :请问你任职于租赁车司机多久了呢?
答 : 从事这行业大约十年,我的工作主要是接送公司与饭店订车的客人,假日做结婚礼车,包含婚礼迎娶与餐厅接送。

问 : 新冠肺炎所引发的失业海啸已使许多人失去工作和收入,那么对于你的影响是什么呢?
答 : 非常严重。过完年之后生意就一落千丈了,有许多订车都取消了,随着疫情越来越严重,机场与政府的管制越来越严格,已经2个月都没有人订车,婚礼也都延期到暑假或年底才举办,从来都没有遇过像这样萧条的情况。完全失去了既有的收入,现在被迫得转行到零售业打工维生,但收入也远远不如以往。幸亏我有老婆工作还过得去,可以让我不致陷入困顿。但我知道很多开租赁车的同事,他们的收入就是家庭经济来源的支柱,他们该怎么办呢……?

问:最后一次接到租赁车客户是何时?当时的情况如何?
答:最后一次接到客人已经是2月中了,当时的疫情还不像现在这么严重。客人也不一定会戴口罩,我们无法强制要求客人戴口罩,但为了自保,所以我会戴好口罩,接送机前后也会用酒精消毒车子。有人问,为什么疫情恐慌蔓延时,我还要去承担这么高的风险呢?要钱不要命吗? 但是面对着经济压力,要生活,要吃饭,车子的费用(行费、停车费、税金等等)还是得去跑车,为了生存,我们实在没有太多选择权……虽然也是很担心会受到病毒感染,甚至传染给爱人、家人。

问:你认为政府应该给予租赁车司机什么样的援助?
答:我希望能减免牌照与燃料费,发放充裕的纾困金贴补生活开销,申请流程与认定能够简化,快速发放补助给基层。但我也希望我们这群租赁车司机能够组织起来,反对过去种种资方的苛刻对待与剥削。租赁车司机并不受劳基法保障,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这场疫情使我们失去收入、生活陷入困境。我认为,现在基层劳工最需要做的,就是团结行动起来,让我们的生活不要陷入困顿,要求课征富人税、才能广发充裕的基层纾困津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