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时代力量退党潮—我们需要什麽样的「第三势力」?

2020年10月17日 下午 3:03

时力的路线和组织方法也是其失败的原因。该党并不从事群众斗争,其运作围绕着选举和议会工作而进行。没有群众斗争的力量,小绿政党在议会裡要不是向民进党妥协,就是被排挤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报导

自2019年8月起,时代力量党就对待民进党的取态發生党内路线斗争而造成分裂。尔后,又于今年爆發该党主席徐永明涉嫌受贿200万元新台币一案,并宣佈退党,使时力受到更大的打击。

亲绿与否的路线斗争

这路线斗争的争执关键,乃是在于时代力量党对待民进党的取态。民进党因着收割了群众中高涨的反中共独裁情绪、尔后又因在疫症中呼吁「国民团结」中取得相当的政治声望。时代力量受到这股「团结支持民进党」的压力,因此较亲绿的派别不满其当权派对民进党的批评与监督。退出该党的一大票人物,从林昶佐到黄捷都倾向于与民进党合作或至少不要尖锐批评民进党。

时代力量党成立之初,仰赖着318运动的知名人物光环和当时国内反国民党的抗争情绪而形成。但它从来没有提出过独立于民进党以外的政治纲领,只是作为监督民进党的台派侧翼。面对获取亲绿选民支持的压力,该党内形成一股支持民进党的趋势。在民进党第一次全面执政后民望下跌,接连而来的群众抗争浪潮,也促使了时代力量党内形成了一个主张批判民进党的亲资保守来获取进步性选票支持的集团——而代表这一路线的黄国昌所获取的社会支持则又强化了这股力量。时力的路线和组织方法也是其失败的原因。该党并不从事群众斗争,其运作围绕着选举和议会工作而进行。没有群众斗争的力量,小绿政党在议会裡要不是向民进党妥协,就是被排挤。该党没有基层党员组织和民主架构。青年与工人的参与仅限于投票和追随政治明星,却不能作为建党和决策的一员。这种小圈子领导层的政党在政治情势複杂时必然陷入分裂。而当权派强力把持决策机构,因此被批判党内独裁。

劳工出路

这样的内部冲突致使先进青年与工人对其發展感到失望与挫折。从绿党、社民党到时代力量,这种小资产阶级的第三势力都不能带来任何出路。 若要能够建立一个强劲的、足以挑战所有亲资党派的「第三势力」,我们所需要的正是一个建基于群众运动并具有清晰反资本主义左翼纲领、坚实基层组织与党内民主的工人政党,才能够使台湾政局不再被亲资政党独揽于手。

标签: